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和平之泉」土耳其出兵劍指庫德族 看盡大國嘴臉


取材:中時電子報、聯合新聞網、法廣RFI、BBC中文網、新華網

 

第三次出兵敘利亞:和平之泉(Barış Pınarı Harekâtı)

繼「幼發拉底河行動」、「橄欖枝行動」之後,土耳其於10月9日正式發起第三波的軍事行動,代號:「和平之泉(Barış Pınarı Harekâtı)」。

從土、敘兩國的邊境兵分兩路進入敘利亞北部,試圖依照自身意志建立一塊長480公里、寬32公里的「緩衝區」,藉此將長期因內戰所逼逃向土耳其的300多萬敘利亞難民「送回家園」。然而這個區塊幾乎是庫德族人的勢力範圍,土耳其軍方這回強勢「排除」庫德族離開家園,直接挑動敏感的區域、民族情緒、國際政治等多方問題。

Barış Pınarı Harekatı

橄欖枝行動之前情整理

 

川普反覆的性格,讓埃爾多安「借題發揮」

上個月埃爾多安已經在聯合國領袖會議時提出「安全區」的行動

10月6日,美國總統川普宣布「美軍將從敘利亞撤出部分兵力」。此話一出形同對土耳其開了「綠燈」,土軍迅速在邊境集結「南征」,利用空中轟炸、砲兵投射火力開闢進攻走廊,卯上庫德族的人民保護軍(YPG)。自10月8日以來,土耳其已經在敘國境內建立據點,引發庫德族居民外逃,YPG也朝土國境內發射迫擊砲還擊,雙方互有傷亡。庫德族武裝畢竟不是土耳其軍方的對手,在無法承受大量損失的現況下只能「轉進」,尋求更好的時機點加以還擊,並且不排除「投效」原本是敵人之一的阿薩德政權,好讓戰事直接升級為「國與國的對決」。不過,阿薩德現在也是俄羅斯總統普丁的一枚「棋子」,其政權存亡也命懸一線,因此敘國現階段應該是「隔岸觀火」靜待土耳其如何「追殺」庫德族再說。

Changing frontlines of the Turkish offensive in Rojava, 2019

面對國際社會一面倒的批評,埃爾多安在10月10日火力全開,堅稱對抗敘利亞北部庫德族的軍事行動是有助於敘國領土完整,打造安全區讓百萬的敘利亞難民「回家」;他指出:「土耳其不接受所謂的軍事行動被稱為『占領、侵略』,我們已經受夠了,你們(西方)聽清楚了,繼續這樣指責下去,土耳其就大開國門讓難民進入歐洲,如何?」。根據「敘利亞人權瞭望台」組織指出,軍事行動已經造成超過六萬人流離失所;國際紅十字會先前警告,恐有高達30萬人淪為難民。

Barış Pınarı Hârekatı sonrası Resulayn (Serêkanî) bombalanıyor

川普自己發現又捅了一個「馬蜂窩」之後,連忙「硬抝」稱撤軍是有其必要性,他說:「我們已經花了8兆美元的天文數字用於維繫中東和平,現在正是將我們子弟帶回來的時候」。接著天外飛來一筆:「庫德族沒有協助我們打二次大戰、沒參與諾曼第登陸,我喜歡庫德族,但我不認為要一直幫他們」。川普也同時警告土耳其:「不要以為美國准許土耳其任意升級軍事行動,要摧毀你(土耳其)的經濟太容易了,我們試過而且成功(布朗森牧師事件)」。此話也引起土耳其政府反唇相譏,埃爾多安已表示:「土耳其的左右都有威脅,我們不會後退,並且會針對美國的報復以牙還牙」。

 

兔死狗烹,庫德族數度遭大國擺弄

對於土耳其而言,不管SDF還是YPG,都是「PKK(庫德工人黨)」的「附隨組織」,庫德工人黨過去已為土耳其帶來相當的困擾,也是土耳其、歐盟、美國等列強的「恐怖組織」,即使後來「轉型」有了合法的「人民民主黨(HDP)」,土耳其政府仍亟欲將工人黨的「遺毒」除之而後快,推動安全區的不單純只是想把百萬難民「送回家」,而是想把庫德族勢力徹底抽離土耳其東南部,避免與境內的庫德族沆瀣一氣。

族群人口約4000萬的庫德族是中東第四大民族(依序:阿拉伯、土耳其、波斯、庫德族),也是中東地區唯一沒有創建國家的民族。一次大戰期間,英、法兩國為了裂解奧斯曼帝國,鼓動庫德、阿拉伯人起來騷亂,並「允諾」事成後讓他們得以建國。豈料,大戰結束後列強們大筆一揮,將庫德族一分為四,庫德族就被切割在現今土耳其、伊朗、伊拉克、敘利亞境內的山區。成為當地的「少數民族」,在土耳其,庫德族被喻為「山地土耳其人」,其他三國的統治者也沒有對庫德族擺好臉色看,只要有機會就修理一番。因此,庫德族人常自嘲「庫德族沒有朋友,只有山」。波灣戰爭時,庫德族人鼎力相助美軍夾擊伊拉克,因此美國戰後劃設「非武裝區」,禁止伊拉克軍方進入庫德族的勢力範圍,並且壓迫新政府要承認庫德族「高度自治」,讓原本想藉機「建國」的希望又再度破滅。ISIS猖獗時刻,庫德族人成立「敘利亞民主力量(SDF),用旗下最強的武裝人民保護軍(YPG)」協助對抗ISIS的攻勢,驍勇善戰的形象贏得不少掌聲,讓庫德族第三次燃起「建國」的可能。可是一旦沒ISIS的威脅後,庫德族再度淪為「棋子」被列強玩弄於股掌之間。

土耳其的軍事行動並未得到多數國家支持,甚至引發歐盟、美國揚言祭出制裁的殺手鐧,但是有沒有「效果」卻是未定之天。理由不外乎誰有「籌碼」。庫德族認命、賣命地為西方列強效「犬馬之勞」,最終卻成了「棄子」,成為區域勢力要剷除的對象;土耳其帶著投機者的性格牽制各方,既是「球員」又兼任「裁判」玩起合縱連橫的把戲,正因為土國擁有百萬難民在手,有本事向西方叫板喊價。目前,阿拉伯國家聯盟已在開羅集會並做出譴責土耳其的決議,法國、德國宣布暫停出口武器到土耳其,歐盟也在14日於盧森堡開會協調各國立場,但是想要拉升「制裁」的等級到聯合國安理會,可能會讓美國、俄羅斯祭出「否決權」,缺乏強而有力的懲罰使土耳其得以「有恃無恐」,庫德族的險境可想而知。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