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和平之泉」行動結束,土耳其「贏者全拿」?


取材:中時電子報、TRT土耳其國家廣播電台、BBC中文網、新華網、中央社

前情提要

「和平之泉」土耳其出兵劍指庫德族 看盡大國嘴臉

「和平之泉」行動:列強與土耳其的「敘利亞博弈」賽局

 

見好就收,土耳其緩解「國際壓力」

Barış Pınarı Harekatı sonrası Suriye Demokratik Güçleri tarafından terkedilmiş bir kontrol noktası

自從土耳其發起「和平之泉」行動以來,站在「對立面」的歐盟、「髮夾彎」的美國紛紛採取制裁行動,希望「亡羊補牢」化解輿論壓力,安撫庫德族的情緒;同理,土耳其也面臨「兩線作戰」的處境,對外有軍事行動、列強的口誅筆伐,對內也有庫德族的憤怒、不安的氣氛擴散。對此,土耳其趁著國際間合縱連橫的機會「借力使力」,達成預定目標之後隨即「見好就收」緩解壓力,可說是少有「左右逢源」的經典案例。

 

俄羅斯的擴大介入,土耳其對敘利亞態度「大轉彎」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10月22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俄羅斯總統普丁再度於索契(Sochi)碰面,商討土耳其在美國府總統彭斯緊急斡旋停火120小時的「下一步」計畫。經過了6個多小時的會商,土、俄兩國發表共同聲明:

1. 雙方同意「反恐」、「反對敘利亞分裂」並行不悖

在土耳其的認知上,庫德族武裝「人民保衛軍(YPG)」與庫德族組織「庫德工人黨(PKK)」彼此聲氣相通,而「庫德工人黨」是土耳其、歐盟、美國都「認證」的恐怖團體。既然如此,列強們搶著跟「恐怖團體」眉來眼去,土耳其不會同意。

敘利亞爆發內戰以來,土耳其原先的目標是「阿薩德家族」必須交出統治權,以宗教的立場,阿薩德屬於穆斯林的「什葉派」不同於土耳其的「遜尼派」,兩派本來就不對盤。不過,阿薩德成功拉攏俄羅斯、同宗派的伊朗共同介入內戰,讓土耳其早有覺悟阿薩德這根「眼中釘」無法拔除,就不妨為阿薩德「續命」,才能符合土耳其的利益。

2. 給予庫德族武裝150小時「完全撤離」控制區

美國副總統彭斯銜川普之命來到安卡拉「善後」,並且在10月17日「喬」到120小時的「停火」令(土耳其的認知是「暫停攻擊」不是「停火」,事實上,這段期間土軍、庫德武裝仍在幾處「熱區」持續交火)。土耳其與俄羅斯趕在時效截止前再「延長」150小時(約6天)的時間給庫德武裝「永久離開」,由於土耳其在先前120小時的協議中設定但書,同意「永久停火」的條件為庫德武裝必需後撤10公里(土軍已深入敘境至少10-15公里),這次土、俄再延長150小時的條件是庫德族必須再撤20公里(總和30公里),為土耳其增添「棒子與胡蘿蔔」的籌碼,意即如果庫德武裝想混水摸魚,土軍仍可在150小時當中「敲碎恐怖份子的腦袋」。同時間,俄羅斯憲兵會同土耳其軍方將在「安全區」縱深至少10公里內進行綏靖、巡邏任務。

這次的撤離範圍包含泰勒里法特(Tell Rifaat)和曼比季(Manbij)兩處庫德族關鍵的據點,在此之前美軍的陸戰隊曾進駐兩地。美國人前腳剛走,俄國人立刻接手美軍的營盤,另一處據點卡米什利(Qamishli)因為無險可守且庫德族本地人口比例佔絕對優勢而得以豁免。

 

川普機關算盡,搶著當「七月半的鴨子」

話說從頭,如果美國總統川普沒有為埃爾多安開啟「綠燈」,今天局面或許不會如此險峻。川普的「商人調性」套用在外交上無疑是災難連連。得知土耳其宣布「『和平之泉』行動告一段落,不再有進一步的軍事行動」之後,川普隨即推特發文表示:「我(川普)已通知財政部長,可以解除對土耳其先前的加倍制裁」,並且邀功「多少美國子弟為了這片沙地、這些古老教派、部落的衝突付出性命?是該改變這一切了,我們的談判也挽救無數人的性命,沒有美國人在這次衝突中死傷」。川普不是第一次這樣「吹口哨壯膽」,美軍在撤離後也並不是「回家」,而是轉往敘利亞、伊拉克邊境的油田區,從媒體流出的畫面可看到美軍車隊所經之處皆被庫德居民用馬鈴薯「熱情歡送」,十分狼狽。

*跟砸雞蛋的概念差不多

俄羅斯介入敘利亞內戰甚深,礙於國際形勢本來就對俄國不利,克里姆林宮苦於等待有「戰略缺口」的機會,土耳其出兵敘利亞等於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既能讓土耳其、庫德族、阿薩德政權都有求俄羅斯,普丁自然樂得當個「和事佬」,調停土耳其、庫德族的衝突,並且伺機提供更多軍火給阿薩德派兵進入庫德族的控制區,搖身一變成了「影武者」藉機建立更強的話語權,西方各國只能眼睜睜看著普丁插旗中東,為自詡制定世界價值「圭臬」的川普搶著當「七月半的鴨子」。

President Trump Watches as U.S. Special Operations Forces Close in on ISIS Leader

 

埃爾多安手握「難民炸彈」,庫德族又一次淪為「棋子」

土耳其在敘利亞內戰中的角色舉足輕重,不只是難民們的「救命繩」,也是歐洲列強後院的「守門員」,根據統計,土耳其登記在案的的敘利亞難民多達360萬,加上「黑數」更可能突破450萬。這麼多人湧入本來就是「時機歹歹」的土耳其,即使有「善心」也無法承受如此龐大的負擔。土國政府一方面要滿足流離失所者最低的生活所需(我們可以從許多媒體提供的報導看出,土國內政、醫療單位已引入許多新的科技用於管理),也嘗試讓難民有機會立足土耳其(如慈善機構建立學校、工廠讓難民仍有機會受教育、學習一技之長)。但是歸根究柢,列強還是老梗「難民留給你,安全留給我」的霸權心態,一旦威脅降低,就時常拖欠要支付給土耳其用於難民安置的「作業費」。埃爾多安在這次「和平之泉」行動發起前也不忘對歐盟「打預防針」,他說:「如果你歐盟敢定調我們的行動是入侵,我們對應的方式很簡單,就是開門讓360萬的難民進入歐洲,土耳其不欠歐洲甚麼,做了那麼多努力卻得不到該有的回報,我們已經受夠了」。

對應雙手握著「難民炸彈」的土耳其,庫德族則是又一次淪為「棋子」,一再被列強們利用,即使「流血流汗又流淚」擋下了ISIS「伊斯蘭國」的邪惡擴張,終究還因為「利益」被犧牲。這次土耳其「如願以償」建立「安全區」,顯然是「賭」對了,因為土耳其希望能遷移至少200萬難民進入面積大約台灣2/3大的土地上,當中又以阿拉伯裔的族群為主,藉此稀釋當地的庫德族人口比例,切斷敘利亞、土耳其兩邊庫德族的直接聯繫。除此之外,由於建設也需要時間,相信政客如埃爾多安者,為2023年的連任鋪路「想要怎麼收穫先要怎麼栽」的意念必定強烈,掃除障礙獲得支持才是王道(從土耳其國內的民調看來確實如此),因此庫德族想要「建立庫德族國家」的想法只能遙遙無期了。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