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失焦」的國是訪問,英、德領導人出訪土耳其


取材 : BBC中文網、法新社、路透社、土耳其TRT中文網、端傳媒

 

英國 vs 土耳其:生意擺中間,人權擺一邊

英國首相梅伊與美國總統川普會面後,1月28日至土耳其訪問,土國是梅伊第一次以首相身份外訪的行程中的最後一站。本次到訪僅在首都安卡拉停留一天,先後與總統埃爾多安及總理耶爾德勒姆會晤。

相關新聞:結束華府行 梅伊將訪土耳其會艾爾段

Ukraine Forum on Asset Recovery (14038928986)

發言人表示,梅伊此行將加強英國與土耳其的安全合作,特別是航空方面,英國航空航太系統公司(BAE Systems plc)隨即宣佈,與土耳其國家航空及太空工業公司(TAI)達成了合作協議,為土耳其下一代的戰機TF-X提供發動機、電子系統等技術支援,粗估價值約1億2千萬歐元。雙方還討論英國脫歐後的英、土貿易關係,同意成立工作小組整合各方資源。

目前土耳其空軍的主力戰機為F-16 & F-4 未來將有F-35 & TF-X & F-16 擔負重任

目前土耳其空軍的主力戰機為F-16 & F-4 ,未來將有F-35 & TF-X & F-16 擔負重任

土耳其2016年發生的流產軍事政變後,埃爾多安打壓言論自由及人權,這段期間英國政府的態度因為不如其他歐洲國家激烈而遭致批評。因此,梅伊於會談期間也敦促土耳其擁護法紀、維護人權。不過,土耳其對相關的議題反應非常冷淡,反倒順著梅伊「想做生意」的主軸順水推舟。土國官員引述:「我們(英國、土耳其)討論不少議題,包含了敘利亞、賽普勒斯皆交換意見;(因為一次大戰後,敘利亞的民族復興運動失敗,主事者費薩爾流亡到英國,並在其扶植下成了伊拉克國王;賽普勒斯曾是英國殖民地,至今仍有駐軍。因此兩國與英國、土耳其有相當淵源),不過重點還是在經貿往來,兩國皆希望雙邊貿易額由目前150億美元增加至200億美元」。除了經貿議題,雙方加強航太、軍事合作可說是本次一大亮點。只是,軍事專家在檢視協議內容後認為,土耳其想花1.2億歐元買到高科技的戰機系統是天方夜譚,因為依照「潛規則」實際花費的通常遠高於此,屆時土耳其會不會買單就很難說。對於梅伊的出訪,向來「毒舌」評析的英國媒體毫不留情,直指這是土耳其送上空泛的經濟大禮,暗諷梅伊「賺錢比人權更重要」。

 

德國 vs 土耳其:各有堅持的結果就是狗吠火車

緊跟在梅伊後頭,德國總理梅克爾在2月2日前往安卡拉與埃爾多安會面。出發之前,德國媒體同樣毫不客氣的質疑:「她會助長土耳其總統獨裁的氣勢,還是德國會堅持為民主發聲?」面對質疑聲浪,可想見這趟訪問的任務非常不輕鬆。因為這是土耳其發生未遂政變以來首次有德國領導人到訪。

左派在野黨達格狄倫(Sevim Dagdelen)認為梅克爾的訪問「不合時宜」。她向德意志廣播電臺表示:「土耳其將舉行從議會制走向總統制的憲法修正案公投,總統制將賦予埃爾多安更多實權,梅克爾此時的現身會被解讀支持埃爾多安」。德國綠黨政治家洛特(Claudia Roth)則感覺梅克爾2015年的土耳其之行依舊歷歷在目。她在接受德新社採訪時指出,當時兩國首腦的會面被埃爾多爾利用為幫助其執政黨「正義與發展黨(AKP)」競選造勢,這趟土耳其之行並非好徵兆,反而是個大錯特錯的信號,梅克爾根本就不應該去安卡拉。

Angela Merkel Apolda 2014 003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德國分部的土耳其專家盧卡斯(Marie Lucas)也要求梅克爾主動要求土耳其遵循人權。盧卡斯認為,迄今為止德國政府都不敢多言,特別是流產政變後的調查發現,被指參與政變的人受到嚴重酷刑。對此,德國政府到現在都沒有做出太多表態。

德國政府發言人塞伯特(Steffen Seibert)反駁對梅克爾訪問土耳其的批評。他說:「任何認為德國總理對土耳其憲法修正案全民公投有偏袒的想法都是荒唐至極。這是一次對一位北約盟友的公事訪問,訪問對象是歐盟的一個重要鄰國」。塞伯特補充道:「我們必須討論敘利亞局勢以及土耳其和歐洲的關係,德、土的雙邊也存在一些問題,尤其是現在這段時間,尋求對話特別重要」。間接閃過了敏感的人權議題。

 

「失焦」的國是訪問,宛若三個老人的下午茶時光

土耳其將在2017年4月舉行修憲公投,反對派擔憂這將促使埃爾多安更加獨斷之際,英、德、土這三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成員在關鍵議題的看法上,依舊存在嚴重分歧。忙著脫離歐盟的英國對於經濟議題有迫切性,較能和欲加入歐盟卻不得其門而入的土耳其搭上邊,不過雙方對於「人權」議題仍針鋒相對,經濟、軍事合作等協議遠水救不了近火,土耳其用一杯紅茶的時間,讓英國收了一個空泛的「紅包」還沾沾自喜。

德國也忙著和土耳其修補關係,尤其是土耳其與俄羅斯最近越走越近,德國身為歐盟、北約「幫主」,實有需要出來拉攏這位「難以掌握」的鄰居。同樣議題,雙方對於新聞、言論自由、人權議題保障都沒有交集;倒是土耳其對德國每個月自土國接收500名難民的配額不滿意,抱怨德國在反恐議題(針對庫德族工人黨)情資交換不夠積極,也要求德方將40位近期申請政治庇護的土耳其軍人引渡。顯示過去德國與土耳其兩個相知相惜的老朋友,早已「貌合神離」。

因此,不妨想像三位年紀相加超過180歲的領導人(梅伊60歲,梅克爾、埃爾多安62歲),圍著圓桌一同喝著下午茶,各言爾志而沒有交會點的聊天,恐怕局勢就是如此!

ピークラウンジ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