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一張照片,掀起歐盟和土耳其之間的矛盾


Aylan Kurdi Body


此張照片 引發全球震撼

取材:中央社、國際日報、新華網、路透社、法新社      

 

引言

一個三歲小孩之死。 小男孩臉朝下倒臥在海灘上,口鼻浸泡在海水與沙粒中。潮起潮落,小男孩動也不動,顯然已經死亡。鮮紅的衣裳,荒涼的沙灘。小男孩今年3歲,艾蘭.庫迪(Aylan Kurdi),來自敘利亞的庫德族(Kurds),和父親阿布杜拉(Abdullah)、母親芮韓(Rehan)、哥哥加利普(Galip)及多名敘利亞難民,2日從土耳其的波德倫(Bodrum)出發,航向希臘的科斯島(Kos)。小船出海才4分鐘,船身就開始進水,人蛇集團指派的船長二話不說棄船逃逸,小船很快就翻覆。不幸,3歲的艾蘭和5歲的哥哥加利普雙雙淹死,35歲的母親芮韓也淹死了,只有父親阿布杜拉一人活了下來。已經進入第5個年頭的敘利亞內戰,還沒有結束或緩和的跡象。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權與伊斯蘭國繼續殘民以逞,繼續製造大量的死亡與難民。

Abdullah Kurdi, father of three-year old Aylan Kurdi

艾蘭的父親 

 

土耳其的呼籲

歐洲要承擔起救助難民的責任。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9月3日呼籲歐洲國家為接收戰亂地區的難民承擔起應負的責任。埃爾多安當天在安卡拉召開的二十國集團商業高峰會上說,世界文明搖籃之一的地中海地區,如今已成為難民和非法移民的聚集地。土耳其已經為難民打開了大門,不能看他們死在槍林彈雨之下。埃爾多安嚴詞批評多數歐洲國家只想購買便宜的伊拉克、利比亞石油,但對難民缺乏關愛。土耳其已接納了200萬敘利亞難民,還為此花費了鉅額資金。埃爾多安希望全球特別是歐洲承擔相應的責任。 聯合國難民署最新公佈的數字顯示,今年前8個月已有30多萬難民和非法移民經地中海進入歐洲,超過去年總和。法新社報導,土耳其副總理尤瑪茲(Cevdet Yılmaz)在首都安卡拉與20國集團(G20)的財政部長與中央銀行總裁開會2天後表示:「難民議題不只造成地緣政治風險,也帶來人道問題。」他說:「這絕對會在領袖層級討論尋求解決。

Cevdet Yılmaz (cropped)

Cevdet Yılmaz 土耳其副總理

矛盾

歐盟意見紛歧,依然各吹各調。 海灘上男孩的屍體,此番景象立刻激起國際社會的強烈反應。而真正讓人難過的根本在於國際社會對於這場21世紀最嚴重的人道災難,其實拿不出真正辦法。打擊人蛇集團、加強海上巡邏、要求先進國家擴大接受難民、募集救援資金,都只是治標而不治本。
難民危機導致歐洲聯盟(EU)28成員國意見分歧,德國呼籲要接納更多難民;匈牙利等歐盟較新成員則反對強制性地訂定配額。

我們就簡單看幾個歐洲國家對於接納難民的政策。

法國&英國:

兩國先前對於難民政策屬於「不歡迎、不鼓勵接納」,也盡量將難民牽制在希臘、義大利兩國;法國在給予簽證也將群眾集中在幾處難民營地,也疏於管理。已經發生多起難民脫離營地,通過英法海底隧道前往英國,因而導致交通事故。本次事件後受迫於國際和輿論壓力,英法兩國同意難民入境,然而族群和宗教衝突,以及倫敦、巴黎發生多次的恐怖攻擊案件都讓兩國「無法拒絕,又不甘情願」。這間接造成英國脫離歐盟的呼聲再度升高,法國部份保守派地區始終堅持只收「基督教難民」等荒謬現象。

奧地利&匈牙利&波蘭:

European People's Party


波蘭總理

波蘭總理科帕奇說:「歐盟必須協助逃離戰爭的人們,波蘭已準備好在其中扮演協助的角色,但不接受強制配額」,又說:「波蘭不會拒絕責任,我們的決定必須對需要幫助的人有用,而不是為了那些伺機(移民到歐洲)尋找更好生活的人」波蘭將經濟移民與戰爭難民作區隔。這相當反映了中歐及東歐其他國家的立場。

Viktor Orbán

匈牙利總理奧班 

奧地利、匈牙利兩國則是心力交瘁地面對蜂擁而入的難民,不僅交通系統癱瘓,邊境管制和社會治安都在告急邊緣。奧國邊界開開關關,收緊驗關和審查程序,有此一說這樣可讓難民知難而退,但人們已經跋山涉水而來,豈能放棄?匈牙利則開始在接壤塞爾維亞的邊界修築鐵絲網長城,國內也對難民議題意見分歧,右派執政者總理奧班(Viktor Orban)屢屢失言也讓人不免對這個中歐古國不敢恭維。

奧班也倡議歐盟應提供土耳其和其他非歐盟會員國財政支援,協助這些國家處理源源不絕試圖抵達歐洲的移民與難民。他指出,歐盟無力捍衛外部邊界,討論28個會員國分別要安置移民的配額尚言之過早。「只要歐洲無法保護外部邊界,討論這些湧入者的命運是沒有意義的」。匈牙利並未排除日後有關「公平」討論配額的議案。也希望歐盟能和土耳其等重要國家達成協議,提出一筆專款經費提供協助,去幫助那些國家處理難民問題。立意上,這還是「阻於境外」的觀念。

芬蘭&瑞典&德國:

社會福利相對較佳的芬蘭和瑞典對於難民政策較為開放;然而德國對難民的態度大轉變,讓人見識到這歐洲領導者不一樣的一面。在艾蘭事件之前,德國的態度和英、法兩國雷同,只願意加強撥款給義大利、希臘,對於難民收容等議題也意興闌珊。然而,當媒體畫面不斷重複播放後,德國總理梅克爾態度翻盤,開始積極介入也成為歐盟同意難民入境數最多的國家。固然,有評論家認為德國此舉是為了彌補過去二戰期間納粹屠殺猶太人的補償作用;也有人認為梅克爾本身沒有主心骨,是受到輿論譴責和抨擊後迎合其所好的作為。這可從同陣營的姊妹黨基督教社會聯盟發出不平之鳴可以看出端倪;不過,基本上德國在廣納難民之舉並且在區域分配上展現效率還是值得肯定。梅克爾也表示,不符合庇護條件的申請者,將被遣返原居地。

Angela Merkel Security Conference February 2015 (cropped)

德國總理梅克爾

 

G20的重要議題之一

土耳其是20國集團今年的輪值主席,11月15至16日將在安塔利亞(Antalya)召開高峰會。土耳其副總理尤瑪茲表示,解決難民問題最終將有益於全球成長與就業。他說:「經濟和政治密切相關。」

現階段,土耳其和歐盟間對於難民議題的矛盾還未解決,土耳其軍方和海巡單位從艾蘭事件後,已增加邊境管制還有海上和空中大範圍巡邏的力度。專家也提出警告,IS前線已經接近敘利亞一條連接首都大馬士革和大城荷姆斯之間的國道,一旦政府軍棄守後果不堪設想。此外,阿塞德政權不斷引入俄羅斯的勢力,企圖扳平日益衰敗的局勢,兩因素交互作用下,流亡的難民和IS滲透「孤狼」份子讓歐洲繃緊神經,外界也冀望本次高峰會能夠對於這議題有所共識。

 

關心難民議題,我們能做些什麼?

台灣其實也在難民問題上出了不少力,例如紅十字會、世界展望會和一些廠商都出錢出力,在土耳其、黎巴嫩、約旦建立組合屋,也有志工群在難民營協助心理復健、醫療、教育的任務。除了這些,以下國際捐款單位也可以參考,均為英文網站:

  1. 拯救兒童(Save the Children:分發必需品,如尿布,衛生用品和食品。
  2. 歐洲紅十字會(Red Cross Europe:在中央火車站提供緊急醫療服務。
  3. 農民海上救護站(Migrant Offshore Aid Station:專用於防止在海上移民死亡。
  4. 國際救援委員會(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改善生活條件而設立的營地。
  5. 聯合國難民署(The UN Refugee Agency – UNHCR:提供水,蚊帳,帳篷,醫療保健。
  6. 難民行動(Refugee Action:申請庇護,庇護程序,庇護支持。
  7. 世界宣明會(World Vision:提供食物,水,住房,教育和心理護理。
  8. 無國界醫生組織(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大家都可以進入裡面流覽,行有餘力也可以到捐助專區盡一點綿薄之力囉!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