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公投後的土耳其,大家怎麼看?


取材:中評網、新華網、BBC中文網、天下雜誌

 

埃爾多安的觀點:贏了就是贏了

獲得微弱的優勢取勝後,土耳其的政體將於2019年開始沒有總理一職;總統掌握財政權、軍權和行政監督權於一身,權力將凌駕於國會。這將是土耳其自1946年引入多黨制選舉體系之後政治結構發生的最大變化。

選後,埃爾多安在4月18日首度接受CNN記者安德森(Becky Anderson)專訪,他表示:「修憲目的不是滿足個人利益,而是改善土耳其政治制度。我是個平凡人,我隨時會死去,修憲代表改變,是土耳其民主歷史上的一次改革」。埃爾多安也強烈否認透過全民公投走向專制統治,他說:「如果存在獨裁統治,根本不需要總統制,我們是經過投票的,土耳其民主政體由民眾賦予權力。體現了我們所說的民族意志」。

在專訪過程中,埃爾多安以運動比賽作比喻:「我曾經是足球員,無論最後比數是1:0或5:0都沒關係,反正就是贏球。」他也同時對歐盟喊話,「歐盟已讓我們在門外等候54年了,從政治關係的觀點,這是不可接受的。我們很努力地接受歐盟的所有要求,但歐盟未兌現支票,他們若履行諾言,土耳其很願意坐下來談判。」埃爾多安在姿態上稍微放軟,但口氣依然強硬,很符合「埃式風格」。

 

歐美觀點:Hold不住牢騷的土耳其

土耳其除了在歐盟議題和西方國家爭執不休,北約各國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發生流產政變後態度一直舉措不定,讓埃爾多安有了放棄西方,轉向東方靠攏,外界把這種情況比喻為「向東走」。西方國家看穿埃爾多安的企圖,於是在土國公投期間發動輿論戰,也透過技術手段干擾想使公投無法通過。最後當局以微弱優勢取勝,挫敗的西方列強對這件事情其實是很惱火的。

土女選前閱讀:土耳其、荷蘭齟齬,各取所需的暴走式外交

延伸閱讀報導:土耳其修憲公投完成點票 埃爾多安宣布勝利 籲外國勢力尊重

難民是另一項土耳其和歐洲激烈爭吵的問題。土耳其因為地域原因,要承擔更多接收難民的責任。若土耳其拒絕或者不接收難民的話,意味著難民可能會在歐洲形成衝擊,這對面臨大選的歐盟各國來說,難民這張「鬼牌」簡直是土耳其百用不厭的「王牌」。專家認為,土耳其在修憲後對於難民政策不會有很大的影響,因為基於「穆斯林」的族群情感,也迫於「不能選擇鄰居是誰」的原因,土耳其還是會延續過去的政策。但不排除埃爾多安在獲得更大的總統權力後,開始利用難民問題加強與歐洲喊價。路透社的報導,土、歐盟的難民協議於2016年3月訂下,目標是雙方交換安置16萬名不合資格難民和敘利亞難民,歐盟同時承諾向土耳其提供30億歐元(約32億美元)援助。但一年過後的報告卻顯示,歐盟竟僅重新安置了1萬6340名敘利亞難民,僅有原訂目標的1/10,資金也只提供了7.5億歐元(約8億美元)資助,土耳其的滿腹牢騷其來有自。

土耳其從前一陣子就有了轉向的策略:再現「髮夾彎」的土耳其外交戰略

 

土耳其在地觀點:城鄉投票意向迥異,社會陷入分裂

Turkish constitutional referendum 2017.png

用開票結果來作比較,除了海外選票如預期般由執政黨取得較大優勢外,土耳其二、三線城市、土耳其東部、甚至庫德族聚居地區,支持埃爾多安的人都比較多,反而是伊斯坦堡、安卡拉等大都會,反對修憲的人比較多。埃爾多安的票倉押寶在農村和中小城市策略算是成功,因為精英階層由於教育程度比較高,對修憲、加強總統權力的行為往往持反對態度。偏偏這類型選民對於政治較為冷感,導致反對票催不出來。類似情況在多個國家都出現過,最近例子就是英國的脫歐公投,都會型留歐派輸給鄉村型脫歐派。投票和公民複決是民主的形式,但是正反兩方的差距不足1.5%。兩者勢均力敵,已經造成了土耳其社會明顯的分裂。

Saltanata Teslim Olmayacağız (4).jpg

延伸閱讀:土耳其封殺公投反對聲 傳媒被轟偏幫政府 打造一言堂

 

秋後算帳的清洗仍在持續

據美聯社(AP)報導,土耳其官方在4月26日再度發動搜索,共逮捕千餘名關於流亡教士葛蘭有關的公職人員。這樣的激烈手段引發歐洲國家不滿,德國外交部發言人費歇爾(Sebastian Fischer)在柏林表示,政變的確需要好好調查,但是調查手段需要符合法治原則,德國認為在這政變事件過了這麼久後,逮捕這些人是不合適的。

 

激情後,理性對話更重要

歐洲人權組織「歐洲委員會議會(PACE)」擔心土耳其公投後對人權的影響,已通過將土國列入危害人權民主的觀察名單。雖然不是歐盟的下級機關,但此舉動已引起歐盟注意,PACE曾於2004年提議將土耳其列入民主與人權危害國家的觀察名單,恰逢當年土耳其開始研議加入歐盟,所以暫時推遲相關的議案。然而隨著公投結束,PACE已意識到埃爾多安擴權的危險性,歐盟各國外長也要集會討論公投後的對土關係,因而決定重提這個提案。

土耳其對此提議強烈反彈,並指控PACE這樣的行為是基於強烈的種族主義和伊斯蘭恐懼症,不只「不正義」,更嚴重危害民主的精神,身為PACE的最元老會員國之一,土國政府可能將被迫「重新考慮繼續擔任會員國」。

PACE的議員則引用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OSCE)的調查指出,土國公投的支持、反對雙方,在不公平的立足點上競爭,不符合民主真正的價值,同時也表示,政府明顯濫用了去年七月政變後通過的國家緊急狀態,藉此通過緊急狀況明顯不需要的法律,已經踩到議會的底線,除此之外,PACE也表達了對土耳其將重新開始執行死刑的關切,表示將會「好好注意」土耳其。

德國總理梅克爾和副總理兼外長加布里爾在4月17日發表聯合聲明,除了表示「尊重土耳其公民決定他們自己的憲政秩序的權利」,並且希望土耳其在平等的基礎上與國內各方進行對話,呼籲土耳其儘快與歐盟恢復並展開政治對話。聲明強調:「微弱多數通過的結果暴露出土耳其社會割裂嚴重,德國希望土耳其政府現在能夠在尊重其國內各種政治和社會力量的基礎上尋求對話」。

 

目前歐盟和土耳其關係仍劍拔弩張,只能用時間來沉澱情緒等待後續進展了!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旅遊咖20170210-03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