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土、俄關係在僵局中另闢舞台


取材:美國之音、BBC中文網、中央社、法廣RFI、法新社

 

土、俄 先從天然氣重溫「舊情」

俄羅斯總統普丁在10月9日前往土耳其出席油國組織的高峰會,法新社消息,俄、土兩國在10月10日於伊斯坦堡簽署天然氣管道建設項目協議。依照內容:「土耳其流 (Turkish Stream )管線確定通過黑海先進入土耳其境內,最終到達希臘,再轉送至歐洲市場」。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的總裁米勒(Alexei Miller)表示管線將滿足土耳其內需,以及南歐、巴爾幹地區的需求。

札格雷布的暖氣供應站

克羅埃西亞首都扎格雷布 (Zagreb) 的暖氣供應站,燃料已從煤炭改成天然氣 暖氣由配線管輸往用戶暖風爐中,筆者提供。

土耳其國內幾乎沒有天然氣儲存設施,多以船運向俄羅斯採購並用於發電。為了爭取專用管道擴大供應面,趁著俄羅斯和西方在烏克蘭克里米亞問題僵持不下,讓俄國在2014年放棄了「南流(South Stream pipeline)」管道從保加利亞登陸的計畫後,土耳其搭上便車和俄羅斯開始談判。兩國在2015年簽署備忘錄,南流管道改稱為土耳其流 。雙方都已完成合約審核。

未料,2015年11月土耳其擊落俄軍戰轟機,此議題立刻被普丁「凍結」來對付土耳其,直到2016年6月下旬兩國關係破冰,此案也重見曙光。8月9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準備出訪俄羅斯聖彼得堡前表示:「到2016年7月,土耳其從俄羅斯進口的天然氣總量已到達125億立方米。這足以證明土耳其是俄羅斯多麼重要的經濟合作夥伴,我們希望有一條專用管線,這是必要的」。

延伸閱讀: 餘波盪漾,土、俄關係解鈴仍待繫鈴人

Turkish Stream

 成功簽署「土耳其流Turkish Stream」天然氣管道(上圖,紫色部分為土耳其)項目之後,每年運輸量將為630億立方米,土耳其、歐盟採購國將平分配額。目前俄國運送至歐洲的天然氣可分作兩組,一組是經過目前停用的烏克蘭,另一路則經由波羅的海取道波蘭。土耳其花在能源進口的金額占了經常帳赤字極高比例。管道運輸一方面節省能源運送費用,還能藉管線通過、保養維護向買賣雙方收費,土耳其算盤怎麼打都是划算。最明顯的例子是2014年俄國和歐盟齟齬時,俄國切斷由波蘭送往德國的天然氣,除了造成當時歐洲暖氣燃料來源不足,還造成波蘭當年的管道歲入金額大減至少20%。俄羅斯的能源部長諾瓦克(Alexander Novak)9日接受土耳其《自由報》專訪時說:「俄、土合作的天然氣管道、位在梅爾辛(Mersin,下圖,為梅爾辛省位置)的『阿庫尤核電廠(土耳其第一座』是雙邊關係正常化的「關鍵」,他認為兩個項目只要完成投入運作。對雙方都有利。

Latrans-Turkey location Mersin

延伸閱讀: 從土耳其的大停電,淺談土耳其的電力政策

 

加碼買防空飛彈?

普丁在元首會談中提及願意和土耳其企業的軍工產業展開合作,立刻被各界聯想這筆懸而未決的防空飛彈採購案。據「防衛新聞」引述土耳其外交部消息指出,土國打算邀請俄羅斯再次投標防空飛彈系統,但土耳其的國防部國防工業事務秘書伊斯馬伊(Ismail Demir)表示,土耳其想要自組導彈防禦體系項目,尚未與俄羅斯接觸,否認有此消息。三年前,俄羅斯所推出的S-400因為賣價高昂而為土耳其軍方淘汰。當時,中共用於海外銷售的FD-2000防空系統(共軍自用稱作紅旗-9「HQ-9」)一度以34億美金拿到議約權,但因為系統無法相容、電子參數可能會外洩、技術移轉比例喬不攏、遭到美國、北約的反對,最終沒有談成。

延伸閱讀:土耳其防空飛彈採購案,比八點檔還戲劇化的轉折

筆者作品,美軍加派重裝部隊前往與俄羅斯接壤的北約盟邦,防止俄羅斯誤判情勢蠢動

筆者作品,美軍加派重裝部隊前往與俄羅斯接壤的北約盟邦, 防止俄羅斯誤判情勢蠢動

 

普丁藉由出訪土耳其,加重在敘利亞議題上插手的力道

俄羅斯總統普丁除了親自出席會議、簽署天然氣銷售合約,外界更聚焦土耳其、俄羅斯兩國領導人的會談。外界認為普丁是藉機展示俄、土耳其關係改善。今年7月中旬土耳其境內發生未遂政變之後,埃爾多安政權對俄羅斯多了幾分友善,埃爾多安認為在政變危機中土耳其未能從其西方盟友那裡獲得足夠支持。俄羅斯伸出了援手有如「雪中送炭」。改善與俄羅斯關係,在經濟利益之外,還能在未遂政變的震盪之後,向西方國家顯示自己獨立於西方的外交政策;對俄羅斯來說,走出烏克蘭危機後美、歐國家制裁帶來的外交孤立及經濟困局也十分重要。

Sergey Lavrov in Poland 34

經濟合作的問題解決後,政治上的衝突則無可避免。俄羅斯因為在敘利亞危機中立場而與西方國家關係緊張之際,特別在俄、美圍繞敘利亞危機的對話中斷後,俄羅斯在聯合國安理會否決了法國提出在敘利亞第二大城阿勒頗(Aleppo)恢復停火的決議草案,普丁也取消出訪英、法的行程。東西方冷戰對峙似乎又重回國際舞台。立陶宛發布消息,俄羅斯打算在與北約國家接壤的地區(波羅的海、波蘭東部)部署攜帶核彈頭導彈,美國和北約盟邦則籌組數支機動打擊旅,加派戰轟機隊進駐波蘭、波羅的海週遭,近兩年來更多次在北歐如芬蘭、波羅的海三小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黑海等地實施實兵演習。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上圖)在10月9號警告說,倘若美國轟炸駐有俄軍的敘利亞政府軍基地,俄羅斯有能力保護其利益。與此同時,敘國阿薩德政權的軍隊在俄羅斯戰機支援下,向敘、土邊境的阿勒頗推進。這次會談,兩國元首並未對敘利亞進行商討,僅表示人道救援物資不該被無辜誤炸,應儘速送往阿勒頗

 

小結

普丁出訪土耳其名義上是和油國組織商談減產共識;油、氣占了俄羅斯經濟收入比重甚高,賣價長期偏低不利俄國;適度「保障」售價對俄國、沙烏地阿拉伯、甚至委內瑞拉都能穩定國內政局。土耳其在東西兩大強權插手區域政權環境下,還有多少籌碼能用?土耳其是否會因為收到俄羅斯的「經濟善意」而放棄敘利亞危機中的立場?

國際事務分析師指出,土耳其、俄羅斯彼此間的親善是在對應本身的盟邦、潛在戰略敵人上增加籌碼。美國、歐盟之間對於敘利亞問題的價值理念不同、又對於決心恢復其大國地位的俄羅斯左支右絀。正好給埃爾多安、普丁表演的機會。

Putin with Erdoğan

不過,能源合作的意願無法掩飾兩國在敘利亞危機上的立場分歧,國際社會圍繞敘利亞危機的談判正陷入泥潭,俄羅斯與西方國家的關係又再次緊張,如何面對俄羅斯開始讓西方政府進退兩難。土耳其國際關係主管尤斯魯爾(Ayşe Sözen Usluer)受訪時未正面回應俄、土兩國會否建立新聯盟,只表示這不代表土耳其外交政策不可以多元化。搖擺的外交政策或許能左右逢源,也可能兩面挨耳光,土耳其終究需要選邊站,而目前看來俄國占了上風。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