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土、德關係因修憲公投在即日趨緊張


取材 : BBC中文網、法新社、路透社、RFI法國國際廣播電臺、美聯社

 

土耳其開始在歐盟各國造勢

土耳其將在4月16日舉行修憲公投,這項公投被視為總統埃爾多安要擴張權力、遏制異議人士的手段。依照土耳其法律,海外公民若達一定人數,政府得設置海外投票處所(所在國的大使館、商務辦事處等官方機構)。土耳其正積極透過各種海外宣傳手段「促銷」公投。根據統計資料,歐盟各國是土耳其最大的僑居地區,其中300萬住在德國;約有140萬的土裔德國人在本次修憲公投中有投票資格,因此被土耳其視為境外的最大票倉並且積極拉攏。其他如奧地利、荷蘭、法國等國也都會展開造勢衝刺。

Turkish embassy in Paris

延伸閱讀:土耳其外長禁入荷蘭 示威聲援民眾也被水砲驅離

 

造勢不成反吃閉門羹

土耳其政府官員藉著出訪參加造勢活動,造成土國與歐盟各成員的外交關係越趨緊張。3月2日,德國地方政府以「維安」理由,取消一場有土耳其司法部長博茲達(Bekir Bozdağ)在德、法邊境城市加格瑙(Gaggenau)出席的支持集會。

不僅德國,荷蘭在同一天也取消了類似的集會遊行。據美聯社分析,歐洲國家的領導人對於埃爾多安將政治活動伸入各國感到不滿,荷蘭的總理馬克‧呂特表示,土耳其的修憲路線是往較不民主的方向,荷蘭的公共空間不會是他國政客舉行政治活動的地方,政府會使用所有法律的途徑,阻止土耳其的政治人物造訪荷蘭時宣傳政治活動。右派的自由黨主席威爾德斯則形容埃爾多安是一名法西斯主義的領導者,且承諾如果他在即將到來的下議院選舉中當選總理,會將整個土耳其內閣列為不歡迎人物,暫時禁止他們進入荷蘭。

Geert Wilders op Prinsjesdag 2014

荷蘭自由黨主席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右)

自難民危機以來,奧地利與土耳其雙方就素不和睦。不過奧國總理柯恩此次回應較為中性,他表示:「歐盟應對於這種他國在歐盟成員國進行競選活動採取限制」。不過,他也呼籲歐盟應該與土耳其重新調整關係,因為現在與土耳其徹底切割並不符合歐盟的利益,土耳其在安全事務、難民問題、經濟合作方面都是歐盟的重要夥伴,尤其土耳其在近年大幅減少了難民湧入歐洲的壓力,想必這點讓奧地利「點滴在心頭」。

 

「納粹」一說直踩德國痛處

面對在最大的海外票倉「吃閉門羹」,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3月5日重砲抨擊德國拒絕土耳其官員出席社群的集會「無異於納粹」,並聲稱反對這些集會遊行與歐盟所追求的民主自由相互矛盾。埃爾多安表示:「你們的行徑跟納粹無異,我以為德國脫離納粹很久了,但我們錯了」,直接踩中德國的痛處。

 

遭羈押的德國記者讓梅克爾備感壓力

Deniz Yücel

德尼茲・於切爾(Deniz Yücel)

德國「世界報」派駐土耳其的記者德尼茲・於切爾(Deniz Yücel),因為報導有關埃爾多安女婿的負面消息時被拘捕,他具備土、德雙重國籍,也為首位被土耳其拘禁的德國公民。此事件使得梅克爾政府在國內備受壓力,不論反對黨還是梅克爾的黨友全都要求梅克爾「硬起來」,拒絕埃爾多安出訪德國。庫德族血統的德國議員達格迪倫(Sevim Dağdelen)表示,梅克爾有「政治上的責任和法定權力阻止土耳其總統,在德國的土地上爭取支持,藉以廢除民主及實施死刑」。

梅克爾透過發言人賽貝特(Steffen Seibert)表示:「發布禁令會傳遞錯誤訊息,德國政府強烈譴責土耳其箝制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但他又指:「若我們為此強烈譴責另一國家,那麼我們更應注意到,必須確保言論自由在法律制度之下,在我國得到尊重。我們要求別人的,自己亦該做到。」德國基民盟的副主席克勒克納則說,埃爾多安將現在的德國與納粹相提並論是無限上綱之言,就像一個要不到糖吃的頑固小孩。德國政界人士坦言,允許在德國境內舉辦支持土耳其的修憲公投集會破壞國家穩定。

 

修補裂痕但爭議仍在

法新社報導,土耳其總理耶爾德勒姆已經和德國總理梅克爾通過電話,就兩國間最近發生爭論的問題交換意見,耶爾德勒姆呼籲德國面對土耳其的公投宣傳改變立場,並稱片面取消土裔社群的集會「有損於兩國關係」。不過,梅克爾則表示,取消群眾的決定「這是各地方政府所作出,原則上,德國尊重言論自由」。答案軟中帶硬。

Sigmar Gabriel

德國外長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

土耳其外長查武什奧盧原本要在3月7號要參加漢堡市一場土耳其社群的集會,依照慣例,漢堡市政府以安全為由拒絕了集會申請查武什奧盧在受訪時繼埃爾多安後,也同樣用「納粹」一詞來表達憤怒;3月8日,查武什奧盧和德國外長加布里爾在3月8日在柏林舉行會晤,結果兩國罕見地並未發表任何聲明。加布里爾的幕僚表示,席間兩國進行坦誠且友好的意見交流,雙方認為兩國關係不應長期受到損害。但加布里爾警告土耳其政府,不要再把今日德國和納粹德國相提並論。土耳其外長則表示會晤很順利,但批評德國政界和媒體對土耳其懷有越來越深的敵意。另外,土耳其不希望德國用干預手段去影響土裔人民想表達意見的機會。僅管兩國都希望爭鋒相對的情況可以降溫,仍產生看不見的傷害。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旅遊咖20170210-03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