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土耳其伊朗嫌隙起源 或是一條河?


人在伊朗的矮夯北,最近幾天從報章網路社群媒體中得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12月10日(週四)於亞塞拜然首都巴庫參加軍事閱兵,紀念亞塞拜然44天對亞美尼亞的戰爭勝利。在閱兵典禮上,埃爾多安精心地用亞塞拜然語朗誦亞塞拜然裔詩人巴克緹雅(Bakhtiyar Vahabzadeh)所描寫有關伊朗亞塞拜然邊界河川 – 阿拉斯河(Aras River)的詩句,頓時引爆伊朗政府敏感神經。

「他們分隔了阿拉斯河,並用石頭和桿子填滿了它。我不會與你分開。他們強行把我們分開了。」

翻攝電視新聞畫面

在埃爾多安發表這個精心設計的談話橋段後,伊朗境內政府與人民的反應瞬間炸鍋,矮夯北的許多伊朗朋友社群媒體洗版推文、國營電視台新聞推波助瀾再加上伊朗朋友知道我在學土耳其語,多人詢問我的意見,有些伊朗朋友認為伊朗政府大驚小怪,意圖凝聚國內民眾並且轉移民生經濟蕭條困境,也有不少伊朗朋友認為土耳其總統發表這樣的言論,實在太不恰當。

 

土庫曼恰伊條約(Treaty of Turkmenchay)

要瞭解伊朗人對於土國總統發言這麼的不爽,可能要先瞭解200多年前的時空背景。當時的統治現今伊朗境內的波斯帝國卡扎爾(Qajar)王朝與俄羅斯爆發俄羅斯-波斯戰爭(Russo-Persian War),波斯戰敗後與俄羅斯帝國簽訂「土庫曼恰伊條約」(Treaty of Turkmenchay)。

Turkmanchay

條約中明訂原屬於波斯的領土 -南高加索部分地區割讓了給俄羅斯,其中包括當今的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南部,並將阿拉斯河定為波斯與俄羅斯兩國的邊界。條約簽訂之後,伊朗境內數百萬計的亞塞拜然裔人突然就與邊境另一邊同源同種的亞塞拜然人變成異鄉人。

矮夯北與亞塞拜然裔的伊朗朋友,於去年造訪伊朗與亞塞拜然邊境的阿拉斯河, 對岸就是亞塞拜然國境,還看見童稚的亞塞拜然裔伊朗孩童在阿拉斯河旁奔跑玩耍。

矮夯北與亞塞拜然裔的伊朗朋友,於去年造訪伊朗與亞塞拜然邊境的Aras河

阿拉斯河的對岸 就是 亞塞拜然國境

童稚的亞塞拜然裔 伊朗孩童 在阿拉斯河旁奔跑玩耍

 

土伊政府唇槍舌戰

在土國總統埃爾多安讚頌敏感的詩篇後,伊朗外交部長穆罕默德・賈瓦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在推特上寫道:「他(埃爾多安)是否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破壞亞塞拜然共和國的主權?」

除此之外,伊朗外交部12月11日(週五)便召見土耳其駐伊朗德黑蘭的德雅大使(Derya Örs),並要求土耳其解釋埃爾多安總統的言論。而土耳其政府也不甘示弱,旋即於12日(六)在安卡拉召見伊朗駐安卡拉的穆罕默德大使(Mohammad Farazmand)。

土國駐伊朗德雅大使(左五,資料照片)

土國駐伊朗德雅大使(左五,資料照片)

同時,土耳其外交部長恰武什奧盧(Mevlüt Çavuşoğlu)告訴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德黑蘭當局針對土耳其總統的公開聲明是「毫無根據」的指控,而且當土伊兩國政府之間溝通管道暢通無阻時,未經外交管道溝通前擅自發表重大指責言論,土國當局也無法接受。

根據土耳其政府的聲明指出,伊朗當局曲解此詩的含意,「助長無意義的緊張局勢」,土耳其埃爾多安總統完全尊重伊朗的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這首詩『熱切地反應當時亞塞拜然人被亞美尼亞人佔領的委屈情感經歷,此詩篇並未提及任何有關伊朗的暗示。』」

阿拉斯自由貿易區 提供伊朗、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 便利暢通的貿易管道

阿拉斯自由貿易區 提供伊朗、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 便利暢通的貿易管道

伊朗和土耳其儘管在敘利亞戰爭和美國對伊經濟制裁等站在對立面,但絕大多數時間土伊兩國仍保持著親密夥伴關係,這次的土耳其與伊朗兩國針對亞塞拜然的嫌隙,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詩句的詮釋變成政治口水戰,恐怕也只能等待時間平息。

註:就在矮夯北發表這篇文章之際,土國總統埃爾多安再次於12月14日(一)晚間記者會上,重新朗誦這首有關伊亞邊境阿拉斯河的詩句。看起來一波未平,一波馬上又要再起,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伊朗要如何接招。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