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土耳其參與G20峰會(下)


取材:BBC中文網、法廣RFI、聯合新聞網、TRT土耳其廣播中文網、新華網國際在線

 

20國集團(G20)峰會剛結束不久,身為會員之一的土耳其在場內、場外都製造不少話題,就讓我們整理出來讓大家看熱鬧、也看門道囉!

 

德國vs土耳其:關係仍持續緊繃

身為東道主的德國總理梅克爾於7月9日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會晤,這場會議不同其他場次,兩人僅在媒體前握手合影後就隨即閉門會談,雙邊在會議結束後皆未對外公開任何資訊,不免引人好奇。

President Trump's Trip to Germany and the G20 Summit
在閉幕記者會上有媒體詢問梅克爾關於德、土的元首晤談的「結果」?梅克爾表示:「我們高度讚揚土耳其為難民付出的一切,會談凸顯了兩國之間存在的一些分歧」。實問虛答也顯示德國、土耳其雙邊的關係依舊很緊張,話鋒一轉,梅克爾提到兩國對於近日伊拉克北部庫德族醞釀在9月份舉行獨立公投的立場一致,梅克爾說:「我贊成庫德族自治區是伊拉克的一部分。這一點庫德人十分清楚,我們給予的支持是有條件的。」

160422-D-PB383-022

德、土兩國在G20峰會的互動看似「行禮如儀」,實際卻非如此。除了會前就已知德國拒絕了埃爾多安想在漢堡參加土裔僑民的集會,這一點讓埃爾多安不爽;德國更在7月10日宣布將撤離駐紮在土耳其境內的德國空軍部隊,肇因於德國議會通過譴責土耳其在1916年對於亞美尼亞進行種族滅絕的行為。土國就拒絕德國國會議員參訪駐防土耳其印吉利克空軍基地的官兵。雙方爭執不下,德國議會6月中旬批准撤軍案,政府在7月10日也批准,德軍官兵將轉往約旦繼續執行任務。就地理位置上來說,印吉利克空軍基地距離目前仍頑抗於敘利亞境內的ISIS較近,轉往約旦將會提高後勤成本,這對國防經費短絀的德軍並非好事,但不得不為之。

 

土耳其 vs 巴黎氣候協定:圖窮匕現

鑒於美國總統川普宣布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分析家就研判土耳其可能會跟進。果不其然,埃爾多安在7月8日的高峰會上就提到此事,他清楚地告訴梅克爾與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說:「只要給予土耳其的承諾無法實現的話,土國國會就不會批准巴黎氣候協定。」

Foreign Leader Visits

埃爾多安拿出法國前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的承諾:「土國是開發中國家,而非已開發國家。」這也意謂著安卡拉將會從全球氣候基金獲得資金補助,而非支付對抗氣候暖化的經費。「不給糖吃就搗蛋」的舉動或許無法被認同,不過土耳其至少點出開發中國家的「需求」,並且得到印尼、阿根廷、墨西哥、沙烏地阿拉伯不同程度上的認同。對此,德國政府發言人塞柏特(Steffen Seibert)在高峰會後的記者會就表示:「出席20國集團高峰會的其中19國領導人,包括土耳其元首在內,都會遵守2015年的巴黎氣候協定,共同對抗全球暖化問題。土耳其與美國對於該協議的立場出發點不同,退出巴黎協議對於任何國家都沒有好處,他們(指得是參與G20的發展中國家與新興經濟體)應該很清楚」。

 

峰會後,土耳其持續炒作其他話題

土耳其在G20峰會場內「刷存在感」,在場外則針對國內的政治議題在峰會後「出口轉內銷」。尤其是2016年7月15日發生的未遂政變已接近一年,土耳其開始「故技重施」,想要派官員藉由到歐盟拜訪僑民的機會來造勢。

15 july 2016
7月10日,土耳其經濟部長尼哈特・澤伊貝克奇接受奧地利的土裔社團邀請,準備從漢堡飛往維也納參加紀念土耳其政府挫敗政變一周年的活動。結果被奧地利政府取消入境許可,此舉引發土耳其政府的不滿,批評奧地利「在維護民主價值觀上並不真誠,土耳其要舉行紀念活動悼念政變中犧牲及受傷的人,正是『對於民主的捍衛者』」。不但奧地利如此,荷蘭也再度拒絕土耳其副總理入境,反倒是法國開了綠燈放行,土國副總理最後前往德、法邊境的史特拉斯堡參加土國僑社集會並發表演說。

 

小結:G20後,西方與土耳其還能否相互接納?

二次大戰後,由于勞動力不足,以德國為代表的一些國家從土耳其大量引進勞工到本國投入基礎工業、公共建設,這些移工往往落地生根。目前常居德國的土耳其公民高達140萬、荷蘭的土耳其籍人數為31萬、奧地利的11.6萬、法國將近有7萬多人。宗教信仰不同以及較低的社會地位,土耳其人無法順利融入當地主流社會,也就在文化和心理上與母國關係密切,歐洲國家的警惕不無道理。

Turkish market
如果允許土耳其政治人士在本國從事政治活動,只會使當地土耳其人更深度介入母國內政,不僅在政治上與歐洲更加疏離,也給社會帶來不穩定因素。事實證明,土耳其2016年發生未遂政變時,歐洲國家的土耳其人就已經分裂成不同陣營,舉行集會、遊行、抗議甚至相互對抗,增大了當地治安壓力。

除了法國,歐洲國家面對土耳其的動作,多數使出「關門充耳不聞」的態度,除了更加彰顯歐洲國家在此問題上的鴕鳥心態,也表示雖然歐洲聲稱奉行民主,卻對於一個「難以捉模」的鄰居更加現實,對積極「脫亞入歐」的土耳其來說,一直吃閉門羹的「耐性已經來到極限」。如今土耳其想藉由內外部的變化衍生出種種「事端」去影響西方傳統盟友(首當其衝的歐洲),是否會反而讓這個懷抱著帝國夢的土耳其與歐洲漸行漸遠,尚需拭目以待。

 

Web
Webber,學生時代,同學朋友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 一直以來就對 土耳其這個橫跨兩塊大陸之間的國家充滿興趣。也是我第一個造訪的歐洲國度,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經濟正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旅遊咖20170210-03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