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土耳其政變後續發展輿論觀點整理


土女時代整理報導

 

事件後續

Darbe Teşebbüsü

15日土耳其晚間時間發生的政變在歷經12個小時後,當局表示已控制局勢,最新官方數據統計至少已有290人死亡,根據土耳其當地報導,其中有一半以上的死者都是發動政變的軍人,另外還有1491人受輕重傷。但是總理尤迪倫(Binali Yıldırım)則在會議上表示,總共有208人在政變中遭軍人殺害,其中有60名警察、3名士兵和145位平民。

 

街頭私刑(linç)

整起事件中,土耳其軍事政變認真算起來只維持了約3個小時後即宣告失敗。在伊斯坦堡,大批民眾和警察湧向跨海大橋,有人帶著土耳其國旗在橋上揮舞,但更多人則是將投降的軍人和士兵們包圍。根據土耳其當地媒體Cumhuriyet報導指出,情緒激動的民眾在橋上對士兵動用私刑(linç),除了拿出皮帶抽打士兵外,更傳出有士兵被毆打、用武器攻擊至死亡的消息。

Cumhuriyet報導指出,一名在現場、為Hürriyet報紙工作的攝影師薩米奧盧(Selçuk Şamiloğlu)表示:

「大約在(16日)早上5點30分至6點期間,我聽見士兵被群眾滯留在跨海大橋亞洲岸一側,便帶著相機前往現場。抵達跨海大橋歐洲岸時發現大家都朝著同一個方向步行,我也跟著走。不過,抵達現場後,看到擁擠的人群和眼前的景象,我心裡想著:『真希望我沒有來!』

我看見警方將士兵一個一個押進鎮暴車,士兵們在過程中不斷被民眾拳打腳踢,有民眾大喊:『警察,把這些人(指士兵)交給我們!我們要把這些叛徒殺死!』他們殺紅了眼、目光堅定。

我一邊拍起士兵被送上警車、民眾毆打士兵等私刑畫面。突然,一旁有人問:『你是誰?』我指著我的相機,向他表明我是一名記者。那個人聽了之後搶走我的相機,然後推了我,接著一旁的群眾開始毆打我,只要有一個人動手後,全體民眾便一起出手,大家知道我是記者之後毆打得更加猛烈。有人說:『等到解決完士兵之後,就輪到你們!』之類的威脅話語,至少有15到20人同時毆打我。我身上有兩台相機,一台當場就被民眾給拆解。警察試圖將毆打我的民眾拉開,但是沒有成功。

當我稍微掙脫人群時,忽然聽到有人大喊:『把他從橋上丟下去!』當我聽到這句話時,心想著是不是要自己從橋上往海裡跳。後來,大批民眾的注意力轉向一位士兵,大夥開始對那位士兵動用私刑,原本在毆打我的人也跟著上前去。混亂當中,有一名警察把我帶上一台大貨車,跟貨車司機說:『把他帶走,不然他在這裡會被打死。』最後,我就被貨車司機送去醫院。」

在安卡拉,政變宣告之敗後也有大批人潮湧上街頭,到處也發生投降士兵遭到私刑的狀況。在臨近安卡拉市區Kızılay的Sıhhiye一帶,發生一起民眾欲毆打士兵、施放催淚彈後將其困在坦克車內的暴力事件。不過當地報導指出這起事件最後有了「出乎意料」的轉變,因為最後出現一名在政變中與士兵持對立立場的警察,畫面中戴著防毒面具的警察爬上坦克車制止毆打士兵的民眾,最後將該士兵從坦克車內救出,兩人當場擁抱,被土耳其當地媒體下標為「事件中難以置信的畫面」。

 

肅清行動

官方表示事件落幕後,土耳其總理尤迪倫在18日晚間宣佈,已經有7543人在政變宣告失敗後因涉嫌策劃與參與遭到逮捕,其中有100名警察、6038名軍人、755名法官和檢察官以及650名平民,而官方指稱這些被逮捕的平民皆隸屬於親葛蘭派的組織FETÖ(Fetullahçı Terör Örgütü)之所以針對「FETÖ」這個組織,是因為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指控這起政變為人在美國的伊斯蘭教士葛蘭(Fetullahçı Gülen)和其支持者所策劃。埃爾多安在事發後不斷指控葛蘭參與此次推翻政府的嫌疑,土耳其官方也有人透漏,表示政府握有葛蘭一直以來和土耳其軍方高層緊密聯繫的證據。

埃爾多安與葛蘭可算是同源,在埃爾多安剛創立政黨時,因兩人的理想和價值觀相近而成為盟友,兩人皆是保守伊斯蘭思想主義者。但後來兩人關係生變、老友撕破臉,最後分道揚鑣。1999年,葛蘭「自行流放」至美國賓州,在美國與世界各地發揚其hizmet(服務)運動。但葛蘭在宗教界較為資深且影響力較大,他的支持者認為與地方出身的埃爾多安相比,葛蘭更有資格做為伊斯蘭世界的領導者,這讓埃爾多安倍感威脅,希望清除葛蘭派,做過的行動像是無預警接管和葛蘭運動關係密切的土耳其最大報時代報(Zaman)、清算軍警法界中的葛蘭運動分子等等。

葛蘭運動 Gülen Hareketi

葛蘭運動是當代相當受矚目的伊斯蘭運動之一,其運動以土耳其為中心在世界各國展開,其組織的宗旨為透過以伊斯蘭思想為基礎的教育,培育「黃金一代」的模範。與葛蘭運動有關的機構包含媒體、學校、商業集團以及非營利組織,相關勢力遍布全球。

面對策畫政變的指控,葛蘭透過在美國的「共享價值聯盟(Alliance of Shared Values)」發表聲明,表示這對他來說是一項嚴重的侮辱,一概否認所有指控。他也強烈譴責土耳其政變,且認為「一個政權應該要透過自由、公正的民主程序選出,不能透過武力」。

另外,尤迪倫也宣布事件結束後有8777位官員、公務員、法官、檢察官等與政府相關的職務遭到解職。根據當地報導指出,遭解職的名單中包含了約3千位法官。三軍領導階級官員也徹底大風吹,各大職務皆換角,肅清行動十分徹底。

補充說明:在土耳其多數不喜歡總統埃爾多安的民眾很可能是因為他明顯的宗教化傾向,並運用信仰強化權力,而他們認為這不應該出現在民主的社會,對於葛蘭也是同樣的道理,不希望宗教成為權力的工具。

 

參考資料:CNN TÜRKHürriyet Daily NewsCumhuriyet端傳媒

 

埃爾多安:人民希望這些叛軍被處死 

根據外國媒體最新報導,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對於發動叛變軍人的處決發表新的言論,埃爾多安說:「人們希望看到這些恐怖份子(指叛軍)死」,且表示不排除重新啟用死刑的選擇,「不過一切仍需經過大國民議會的核准」,他補充道。埃爾多安接受CNN TÜRK採訪時提到:「人民希望一切迅速結束,因為他們痛失親朋好友,這些痛苦造成大眾變得十分敏感,因此我們(指政府)必須理智且果斷地做出行動。」目前在網路上也紛紛出現支持執行死刑的言論,部分城市也發起示威活動,由於土耳其政府現在將罪行推向人在美國的葛蘭,不少民眾做出葛蘭的假人到大街上以吊繩懸掛,要求美國將葛蘭遣返土耳其接受制裁。

民眾示威要求處刑葛蘭

圖片取自土耳其網路媒體

土女補充土耳其在1984年後就沒有實施過死刑,也在2014年正式廢除死刑制度。

 

歐盟警告:土若重啟死刑則等於跟歐盟說再見

另一方面,歐盟則警告土耳其,用「‘Yes’ to death penalty will mean ‘No’ to EU membership」字句警告土耳其,如果土耳其當局真的決定執行死刑的話,則代表著土耳其將與歐盟說掰掰。

值得注意的是,不論是土耳其各大政黨,還是普遍土耳其人民,皆對這次的政變持負面態度,這跟以往的土耳其政變很不一樣。有分析因此指出這可能也是該政變壽命短暫的原因,另外也有說法表示,這樣草率、無擄獲民心就發動的政變令人懷疑是否背後有有心人刻意操弄大局。

 

新聞來源:RT News

 

陰謀論

圖片取自網路

圖片取自網路

在政變隨著時間落幕之時,「陰謀論」的觀點開始在土耳其傳開。由於有國際媒體指出整起政變欠缺策畫、處理手法略顯拙劣,以及過程中種種疑點,讓國際與國內專家開始分析與討論這起被總理尤迪倫形容為「愚昧(silly)」的軍事政變,其背後是否隱藏著不為人知的隱情。

葛蘭在澄清影片中也提到,這起政變「可能遭人故意安排」:

 

總統傳簡訊、伊堡大眾交通免費

政變夜晚,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除了在CNN TÜRK現場直播新聞上透過即時視訊軟體呼籲民眾走上街頭之外,還一一發送簡訊給民眾,要大家為了土耳其的民主立刻到廣場集合,一同對抗發動政變的軍人、坦克車和戰機。總統一聲令下,伊斯坦堡大眾交通運輸隨後發布免費搭乘的公告,鼓勵民眾到現場支援。

BMC- locally built bus

補充資料目前伊斯坦堡的大眾交通運輸仍然免費提供民眾使用,官方表示這是為了「歡慶民主」,此外,伊斯坦堡在政變失敗後也宣布舉辦為期一週的「慶祝遊行」。根據在土耳其當地的朋友表示,慶祝典禮聲勢龐大,各大城市皆設有舞台和現場直播大螢幕,人民唱著以「埃爾多安」為歌詞的祝頌歌,可明顯感受到許多民眾將埃爾多安視為拯救整起事件的英雄,大大增強埃爾多安的支持勢力。

有民眾在instagram張貼了諷刺埃爾多安在這次政變中要大家「走上街頭」一事,圖片內容舉2013年Gezi公園社會運動為例,表示當時總統辱罵參與的民眾為「笨牛」,且要大家離開現場、速速返家,但面對這次的軍事政變卻在第一時間要求民眾到大街上示威,十分令人不解。

Trend Videolar(@trendvideolar)張貼的相片 張貼


新聞來源:CNN TÜRK

 

清真寺喚拜聲號召人民上街

16日凌晨約1點40分,土耳其宗教事務部門下令要全國的清真寺開始持續發送喚拜聲(ezan),藉由宗教的力量號召人民外出,讓更多民眾到街頭對抗政變。不過,有許多人民在毫不知情的狀況下聽到接連不斷的喚拜聲,有媒體解讀為感覺人們還沒弄清楚外頭發生了甚麼事就被逼著出門。

 

士兵:「上面說是演習,我們被出賣了!」

土耳其當地媒體Show TV到收押士兵現場進行採訪時,有士兵從車內探出頭向記者激動地表示:「我們被出賣了,你知道嗎?上面跟我們說是要去演習(takbikat)。我們難道會出賣國家嗎?我的爸爸、叔叔也曾為這個國家奮戰過。我們4個小時都待在這裡,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甚至不知道要被帶去哪裡(…)。士兵們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上級的人!

最新消息指出,土耳其國內媒體也出現相互矛盾的報導,阿納多盧通訊社(Anadolu Ajansı)報導前空軍指揮官歐歐茲圖克(Akın Öztürk)向檢調單位稱「行動目的是發動政變」,不過,同時有兩家土耳其民營媒體表示歐茲圖克面對偵訊時堅決否認策畫這場軍事政變,且表示「不知道是誰所為」,讓事情陷入膠著。

 

網路諷刺出現

下圖為網友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頭像合成的一張電影海報劇照,取材自著名的土耳其宮廷劇,上頭標題寫的「正義發展黨電影出版(Bir Akepe Filmi)」,主角則是埃爾多安近乎佔滿全版面的臉,副標則寫上「欸土耳其,這是對你的最後警告!(Ey Türkiye. Bu sana son uyarı!)」。整齣電影取名為「政變(DARBE)」,不過,若仔細一看可發現DAR和BE用不同的顏色區隔開,「DAR」在土耳其文中的意思為「狹窄的」或是「困難的」,「BE」則是語助詞,相近於中文的「唉!呀!唉唷!」等意。因此,可用中文解讀為「阿~難啊!」,諷刺意味濃厚。

Aşk Laftan Anlamaz(@ask_laftan_anlamaz_hayat_murat)張貼的相片 張貼

資料來源:BBC中文網euronews、instagram

 

民意裂痕越破越大

雖然這次的軍事政變可說是告一段落,但土耳其社會的混亂和矛盾卻越來越明顯不管整起事件是否只是粗糙未經縝密規畫的政變行動,或者是上位者刻意為之的行動,土耳其的民意裂痕都已經越來越大。外界評論指出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是整場政變的最大且唯一贏家,伴隨著各高層官員的人員調動、擁護者的增加和種種有利於埃爾多安的現象,有媒體認為這將促使埃爾多安打的「總統制」計畫更邁進一步。

其實對於陰謀論一事,土耳其人民並不是沒有迴響,尤其是土耳其年輕世代,部分的論點指出可能因為土耳其政府近期各種限制言論自由相關的行動還有埃爾多安執政的強勢作風,導致土耳其人謹言慎行,不敢輕易發出反對的聲音,年輕族群沒有能夠自由宣洩的管道,導致對政府的不滿日益上升,也讓土耳其社會增添了緊張的情緒。

Mardin's Old Market
另外,整起政變事件對土耳其社會帶來許多負面影響,也讓國際對土耳其的印象更加惡化。土耳其人民可能對近年不斷發生的衝突與攻擊日漸習慣,不過心裡的恐懼與徬徨就如同土耳其的現況一樣,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夠撫平和重整的。多數的民眾無奈但又束手無策,可是日子還是得繼續過下去。未來土耳其的政治和社會走向將變得如何?官方要如何收拾殘局、重新整頓土耳其社會秩序、穩定民心?這是全世界都關注的重大議題。

My Flag

 

延伸閱讀

〈驚駭土耳其,政變傳統沒落後肅清的開始〉

 

土女時代編輯部
集結不同背景的編輯們,呈現給網站讀者最全面的閱讀角度與觀點。 提供與土耳其相關、多元豐富的文章, 給認識土耳其的人一再回味;給不認識土耳其的人全新靈感。
旅遊咖20170210-03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