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土耳其風波不斷的外交爭議


取材 : BBC中文網、法新社、路透社、RFI法國國際廣播電臺、新華網國際在線、轉角國際

 

德國始終在風暴核心

隨着4月16日的修憲公投時間逼近,土耳其與歐洲多個國家的外交關係就日趨緊張。儘管在3月15日荷蘭大選結束後,兩國外交從互相噴口水的「熱戰」,回到相應不理的「冷戰」;但是土耳其馬上將焦點拉回風暴核心的起始地德國。德、土關係的緊張,正因為德國有140萬張的海外選票,埃爾多安多次指責德國採取「納粹手段」,是「法西斯殘餘」。3月19日,德國總理梅克爾終於打破沉默,譴責埃爾多安已經「越線」

Political Leadership to Prevent and End Conflict

埃爾多安在一個電視訪談中就日益升級的土、德爭端就點名譴責梅克爾,他說:「當人們稱德國是納粹時,這讓德國不高興,他們想顯示團結,尤其是梅克爾」。這是埃爾多安首次將「納粹」一詞點名梅克爾。德國外長加布里爾在向德國媒體「帕紹新聞報(Passauer Neue Presse)」的採訪中回應說:「我們已非常克制,可是我們不是傻瓜,德國已經明確向土耳其外長表達抗議」。這顯示出埃爾多安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的表態,已經超出德國能容忍的界限。

延伸閱讀:撕破梅克爾的臉:土耳其的「納粹算盤」

3月18日,逾萬名庫德族人於法蘭克福聚集,原本慶祝春分節(庫德人稱「Newroz」,土耳其文是「Nevruz」,更多可參考M40 間諜米格鲁的土耳其與希臘深度報導內容)的活動,卻演變成反埃爾多安集會,庫德人呼籲群眾向公投說不,部分人士更舉起正被囚禁的庫爾德工人黨領袖奧賈蘭(Abdullah Öcalan)的肖像。目前庫德工人黨仍在與土耳其政府作戰,被國際社會包括英美列為恐怖組織,這記「回馬槍」讓土耳其為之氣惱。

 

土耳其亮出王牌

土耳其外長卡夫索格魯(Mevlüt Çavuşoğlu)針對德國政府允許庫德族發動遊行,並用上恐怖組織的旗幟、肖像;然而卻不批准土耳其官方的活動發表聲明,批評德國當局雙重標準、偽善並支持反對派。德國派駐安卡拉的大使還被土國外交部召見譴責。

德國居於土、歐爭端的核心,對於要強化總統權力的土耳其修憲公投,德國輿論大多持負面看法,認為是埃爾多安挖空民主,走向專權的重要一步,但不少土裔德國人是擁護埃爾多安的。一直以來,德國政府對於安卡拉方面的指責始終保持克制,認為土耳其過激言辭只是有意挑釁、以樹立敵人,把自己扮演成受害者的角色,用來拉攏選民支持修憲通過而已。柏林當局表示地方政府有權根據各自的情況作出決定。不過,埃爾多安激烈的言論,德國顯然終於沉不住氣,與梅克爾同屬基督教民主聯盟當(CDU)副主席克羅克納(Julia Klöckner)質疑埃爾多安是否還有理智,她要求歐盟停止向土耳其提供用於難民議題的資金援助

Flag of the Germany-Turks.png面對德國威脅,土耳其有所準備。埃爾多安3月17日在一場國內造勢大會上向住在歐盟境內的土耳其公民喊話:「你們現在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就是新的家園,去擁抱那些地方吧! 開闢新的工作場所,讓你的孩子好好學習,和更好的鄰居住在一起,開最好的車,住最好的房。孩子生3個不,要生就要生5個,各位是歐洲的未來!」埃爾多安也宣布修憲公投通過後,將會慎重重啟在2004年取消的死刑,並重新「審視」未來與歐盟之間的關係。內政部長蘇萊曼・索伊盧早前在3月16日警告:「若歐盟繼續和土耳其「玩兒戲」,土耳其隨時準備開放邊境,將每個月1.5萬名難民送入歐洲,我們沒這樣作,歐盟最好認清這點」。回嗆話的弦外之音是歐盟答應提撥至少30億美元援助土耳其處理難民,既然錢不想給,土耳其也沒有必要幫歐洲「看門」。雙方隔空交火雖然是「老調重彈」,但證明土耳其手上握有王牌是足以挑戰梅克爾領銜的難民政策。

RefugeeBoys-3

 

安卡拉突然鳴金收兵,另有盤算?

3月21日,土耳其政府宣布在4月16日修憲公投前,所有德國的官方層級宣傳活動都將取消,若民間社群另外有集會,政府成員也不會出席站台。媒體形容這項緊急決定「讓德國政界鬆了一口氣」。土耳其執政黨發展與正義黨(AKP)發言人表示,4月16日前,官方首長在德國將不會有任何宣傳活動,總統埃爾多安也不打算前往德國。

德國輿論對於土耳其忽然鳴金收兵感到有些困惑,政界的看法多屬正面性,歐洲土耳其民主聯盟秘書長比爾基(Bülent Bilgi)接受德新社訪問表示:「安卡拉的決定應該被視為一種善意」。近期民調與梅克爾分庭抗禮的左派社民黨新領袖舒爾茨(Martin Schulz)認為:「這是理智的信號」。聯盟黨議會黨團主席考達(Volker Kauder)對於土耳其的決定感到欣慰。不過,另一派看法認為安卡拉另有打算。「明鏡」周刊就認為,埃爾多安叫停在德國的宣傳活動,「表面上是他撤退了,實際上是他已經得到了他想要的效果」。

EPP Summit, Brussels, March 2017

德國不來梅大學副校長及土耳其專家Yasemin Karakaşoğlu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土耳其人在德國覺得被排斥,並被德國社會當作負面教材。部分狹隘言論描述土耳其人通常教育程度低、技能低落以及缺乏對教育的興趣;但母國卻給予這群異鄉人一個希望:『當土耳其人是件正面的事』,埃爾多安讓認同土耳其的人重拾信心,再次感到偉大和強大。我認為,許多人從中得到一定的力量」。顯然主政者已經看到這一點並加以操作,收到成效後見好就收,也給自己一個轉圜的空間,待公投結果出爐後盤整籌碼。現階段,土耳其仍需要歐盟在經貿上持續往來,歐盟還是需要土耳其幫忙看管後門,雙方緊繃關係還是有機會緩解,一切只待時間合適,還有埃爾多安「想恢復關係」的時候。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