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執政黨的大老出走潮影響 土耳其9月份新聞整理


取材:中時電子報、聯合新聞網、新華網、Motorsport.Com

 

前任執政黨官員掀起跳船潮,各有各的盤算

自從土耳其執政的「正義與發展黨」在地方省市選舉中大敗,丟失6座指標城市之後,黨內的「異音」四起,接著內外輿論諷刺「輸不起」的狀況下又再次輸掉伊斯坦堡市長補選。

前情提要:六月下旬紛擾暫止 土耳其時局靜觀中

這一回,執政黨內的「不同路」人終於「撿到槍」紛紛宣布「跳船」另謀新的政治路線,尤其具指標意義的前總統居爾(Abdullah Gül;或翻莒內)、前總理達夫托奧魯(Ahmet Davutoğlu)、前副總理、財政部長的巴巴江(Ali Babacan)等人,都名列其中。

Ali Babacan - World Economic Forum Annual Meeting 2012 crop

Abdullah Gül 2011-06-07

Davutoglu Harvard University

時間先往前拉到7月8日,前副總理巴巴江率先宣布退黨,並宣布預計在今年底另組政黨投入之後的選舉。接著前總統居爾、前內閣多名內政官員也跟進退出。9月13日,被稱為埃爾多安「左右手」的前總理達夫托奧魯也發表聲明宣布要離開執政黨,他在寫給媒體的公開信中提到:「正義與發展黨已背離創黨的核心理念,我們希望有法治、能力、自由的基礎上建立民主程序,不是某人說得算」。他同時預告:「我們廣邀認同者一同參與建設、同時承擔責任」。被外界認為這是達夫托葛魯要「另闢蹊徑、自立門戶」的起手式。

AK parti logo.png

對於黨內重量人士紛紛離開,正義與發展黨的回應都是:「交付紀律委員會」來處理,刻意淡化衝擊。儘管這些「重量級」大老求去看似對於執政黨傷害甚大,分析師卻不那麼認為,因為土耳其在2023年總統大選前已沒有大規模的選舉,執政黨又有足夠的國會席次,滿手「國家機器」不愁沒作為,這些「枝微末節」目前可以忽略不計。再者,離開黨這些號稱「菁英」的份子其實也各懷鬼胎彼此不對盤,例如巴巴江與達夫托葛魯共事時就經常「網內互打」,如今兩人都離開各自算計,其實也有利正義與發展黨日後藉機「各個擊破、收編」的可能性。

延伸閱讀:背刺黨主席?土耳其「AKP三巨頭」的脫黨崩解危機

 

埃爾多安:聯合國是我的秀場

9月25日是聯合國大會各國領袖的發言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發表演說時,拿出2015年伏屍在土耳其西南海濱沙灘上的「亞藍.庫迪」照片,提醒世人支持安卡拉在敘利亞北部劃出「安全區」的方案。埃爾多安說:「土耳其接納500萬難民,這數字超過美國29個州的人口。我提醒各位,或許這事件很快又被遺忘,但是隨時有可能會再度發生,土耳其對於難民危機擔負著重任,現在還有超過300萬人滯留在我的國家,不可能一直持續」。

同時間,埃爾多安也抨擊以色列、印度,以國總理納坦雅胡為了勝選不惜又再次挑動敏感的以、巴關係,其政見之一就是要「擴大」併吞約旦河谷地,這裡水源充足,被視為巴勒斯坦的「糧倉」。此一舉動讓埃爾多安怒不可遏,高分貝痛斥以色列:「哪邊才是你的國界」?土耳其會站在巴勒斯坦這邊!至於印度、巴基斯坦為了喀什米爾再次大打出手,以及印度取消喀什米爾的自治權,儘管土耳其與印、巴關係都有不錯的關係(印度與土耳其的商貿往來頻繁、巴基斯坦是土國軍工體系的重要客戶),埃爾多安用「和事佬」的觀點要求兩國必須坐下來談判,尤其是警告印度不可忽視穆斯林的基本權利。

相關報導:喀什米爾危機 巴基斯坦總理警告恐爆發核戰

原本外界預期埃爾多安與川普會在聯合國大會期間碰面,但最後只有互通電話,發言人對外表示川普再次就S-400採購案、禁止向伊朗採購石油的議題與土耳其討論,也承諾土耳其所提出「安全區」的相關細節會盡力配合。土耳其多家媒體引用相關消息指出,美國正考慮出售「愛國者3」系統、依合約交付F-35、調降鋼、鋁關稅的誘因,吸引土耳其「回心轉意」。特別注意的是美國新任國防部長艾斯培(Mark Esper)本身就是一位「軍工超級業務」,能夠保障美國就業、軍工企業穩健獲利現在是他的首要任務。再者,被視為「冷戰活化石」的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去職,川普身邊的鷹派頓時沒了靠山,自然也就讓土耳其有了討價還價的機會。不過,由於土耳其不甩美國的禁令仍持續向伊朗購買原油,所以各方角力仍有變數。

 

土耳其拓展賽車運動,拉力賽成為新寵

今年的世界拉力錦標賽(2019 World Rally Championship)第十一個分站於9月在土耳其地中海區舉辦,土耳其的汽車工業底蘊深厚,除了是許多汽車廠的最佳代工生產基地,土國也有自主品牌銷售歐洲、非洲、中東地區。話雖如此,土耳其的賽車運動卻不甚發達,除了兩輪的Kenan Sofuoğlu的重機界在闖出名號(後來從政)、2018年在MOTO 3初出茅廬就拿下冠軍的15歲小將Can Oncu(今年賽季成績普普),4輪的賽事也僅於F-1(世界一級方程式賽車)曾在2005-2011在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舉辦,賽道的設計也是目前為止僅有的三條「逆時針」跑法,相當考驗車手的方向感。由於轉播權利金實在太貴,賽車場自2011年賽季結束後除了單項賽事,其餘的時間都是閒置。一直有消息指稱賽會與土耳其政府都很希望該分站能重新加入,只是還有些問題(當然是錢)需要雙方在協調。

比起場地的限制,同樣是4輪的世界汽車拉力錦標賽(WRC)則相對入手簡單,土耳其在2018年首度加入賽程,地點在愛琴海沿岸的穆拉省馬爾馬里斯地區,場地結合車迷最愛的碎石、乾沼、小溪流、搭配少許的農莊石板路、柏油路面,相當考驗車手的技術、車隊的後勤等各個層面。2018年由豐田車隊奪冠,總統埃爾多安親自出席頒獎典禮,今年由雪鐵龍車隊拿下分站第一、二名,政府部門由穆拉省的省長授予獎盃。

官方網站:http://www.rallyturkey.com/

 

從嚴肅的黨政、涉外關係的新聞,我們也會在每一次新聞整理中找一些不一樣的話題,希望大家更認識、更理解這個充滿驚喜(驚訝)的國度!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