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奧斯曼風2D手繪美學-Minyatür


 

「Miniature」(迷你事物、袖珍畫像)通常用來指日常生活可見事物的袖珍版。這個字源自拉丁文「minium」;在歐洲中世紀時期的繪畫技術中,minium是用來裝飾手抄本書所用的紅色塗料(含鉛)。

Kadırga Minyatür.jpg

現在土耳其用「minyatür」(敏-呀-吐)稱呼這些裝飾,但這個字其實是19世紀時從法文借來的。在奧斯曼時期,「minyatür」被稱作「nakış」或是「tasvir」。這兩個字在阿拉伯文中代表「裝飾物」和「表現」的意思。而9到17世紀間,以波斯文化為基底、混合中式和歐式的新藝術,經由阿拔斯王朝、蒙古人、薩法維王朝以及塞爾柱帝國,在中亞和中東地區迸出了火花,透過奧斯曼帝國的傳承,形成今天我們所看到的土耳其藝術。

不過可別以為「minyatür」就都是尺寸很小很小的繪畫,事實上稱他為「袖珍繪畫」真正的意思是說他可以把很多東西通通「縮小」容納進一幅作品中!也就是說跟那張畫的尺寸沒關係!是他那種風格是容納了許多進去一張畫裡,所以讓他「袖珍了」。

 

奧斯曼袖珍繪畫藝術(Osmanlı minyatür sanatı)

奧斯曼時期的袖珍繪畫手法和歐洲後文藝復興時期的繪畫除了大小有差異外,其他方面也有很大的不同。「最明顯的不同就是土耳其的袖珍畫沒有用歐洲繪畫的傳統透視法,而是用了平行或是垂直的透視法。」當代的袖珍畫師Şermin Ciddi說,「其他特點包含:沒有立體感沒有呈現物體或人物的影子、光線及側面,而僅是加深了畫像的輪廓。」

Hasht-Behesht Palace tar.jpg

雖然聽起來都是有點負面的特色,但避開了西方繪畫技巧,也給予了土耳其袖珍繪畫一些自由-垂直的透式法能夠把不同時空的事件同時描繪出來。「在西方藝術中,單描繪一朵被放在瓶子裡的花是可以被接受的,但在東方藝術中,每一件藝術品背後一定要有故事!」袖珍畫師Bülent Özgen說,

「袖珍畫的這種技巧,以前被用來描繪可蘭經手抄本裡面那些富有詩意、深意的故事,看起來像神話的元素讓這些作品增加了許多色彩,但經專家分析,這些我們曾經以為是神話的畫像,其實是真實歷史事件。」

Sarayi Album 10a

聞玫瑰的蘇丹穆罕默德二世

東方與西方藝術

讓東西方藝術有所差別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宗教。除了透視法的使用上不同外,歐洲繪畫通常描繪同一時空中事物的真實形貌和細節;東方藝術則是為了呈現「神」眼裡的世界而神一眼望來,便能捕捉到這世界的所有事情。因此西方繪畫可能被視為異端。可蘭經中,穆罕默德曾說過:「天使們不會進入掛著狗的畫像的房子裡。」而眾所皆知,視覺藝術在伊斯蘭權威下曾經也被禁止過。

另外一個在土耳其袖珍畫像中的重要元素,就是生動的色彩。許多英文中的顏色的字詞也源自東方:crimson(緋紅色)源自阿文、azure(天藍色)源自波斯文、turquoise(綠松色/有人當作土耳其藍)則源自土耳其。這些強烈的顏色使奧斯曼的袖珍畫像和其他的繪畫也有了區隔,這些顏色甚至不像是現實中能看見的顏色-而是透過神之眼所看到的顏色-這也是為什麼在奧斯曼繪畫中出現的人事物,常讓人覺得有許多相似部分的原因。

OttomanJanissariesAndDefendingKnightsOfStJohnSiegeOfRhodes1522

1522年羅德島戰役

金字塔頂端的藝術

在奧斯曼袖珍繪畫常被用在裝飾宮廷用的手抄本中,描繪了蘇丹們的日常生活和許多政治場合。從重要戰爭(上圖:1522年羅德島戰役)到登基儀式,甚至連皇家動物園新進動物這種事件也被描繪下來。袖珍畫師Şermin Ciddi的作品主要針對奧斯曼時期被描繪的經典人物:蘇菲教派大師魯米(Mevlana征服者蘇丹穆罕默德二世Evliya Çelebi建築師錫南/希南和蘇萊曼一世。以及重要城市風景,城市包含錫瓦斯(Sivas、阿馬西亞(Amasya、孔亞(Konya)、開塞利(Kayseri、艾迪爾內(Edirne、馬爾丁(Mardin和伊斯坦堡(İstanbul)。這些風土民情的描繪是奧斯曼袖珍繪畫的傳統風格,讓我們知道當時的奧斯曼帝國有多富裕偉大。另一個袖珍畫師Bülent Özgen的作品則聚焦在拜占庭、奧斯曼和共和國時期的袖珍繪畫,他也完整繼承了這項技術。

MimarSinan-Detail

建築師錫南/希南

袖珍繪畫技術的持續更新保證了當代藝術的生存。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奧罕帕慕克在1998年出版的《我的名字叫紅》一書中談到許多奧斯曼時期袖珍畫師的故事,也讓國際注意到了這項藝術。「真的,自從他的書出來之後,對袖珍畫像產生興趣的人越來越多」,Ciddi說,「但同時,要每個人維持並發展對這項技術的興趣也很困難。它需要想像力、對歷史的崇敬,以及對描繪歷史的藝術有極高的理解力-而這些是需要時間去耕耘的。」Ciddi自己的作品常常被展示在國家電視台(TRT),給那些對流行音樂和Instagram更熟悉的年輕世代上上歷史課。而Özgen則認為他的作品是為後代留下紀錄。「袖珍畫像不是用來掛在牆上的裝飾品,」他說,「它們是為了紀錄歷史而作,所以我們的子孫可以真正看見我們的生活並理解我們。

把奧斯曼2D穿上身!現代與傳統藝術大remix!(Aponia介紹:【土女推薦】伊斯坦堡必買紀念T-Aponia設計小店【伊斯坦堡】They call it chaos, we call it home-Aponia設計Tshirt

T恤_Banner-01

Şermin Ciddi的官網

Bülent Özgen的官網

資料來源

Çüen
歲月不知人間。
旅遊咖20170210-03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