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德黑蘭之不「伊」樣的土耳其國慶


久違了,土女時代。

矮夯北居住在這遙遠的伊鄉,也不知不覺過了10個月,到了光輝的十月。

正當我覺得生活已經慢慢步上軌道,臉書卻在某日跳出過去在台北參加土耳其貿易代表處舉辦「土耳其國宴」活動照片回顧,又讓矮夯北陷入了情緒沉思,給自己的期許是,在伊朗德黑蘭參加土耳其國宴。

說來簡單,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國度要能夠獲邀參加土耳其國宴,是談何容易啊?

cumhuriyet bayrami iran

事在人為,沒有事前的努力,矮夯北也拿不到這進入大使館的入場券!

但是,出路是人走出來的,辦法是靠腦袋想出來的。經過了一番的努力,矮夯北終於在收件匣中收到朝思暮想通往土國國宴的入場券,看到郵件的那一瞬間,真的有點佩服自己的毅力與死纏爛打的功力。而今(2019)年土耳其國慶10月29日碰巧是伊朗伊斯蘭什葉派的宗教節日,故國宴活動便順延一天至30日下午4時在土耳其駐伊朗大使館內舉辦。一抵達使館門外,便察覺使館周邊警備森嚴,好巧不巧,剛好遇到尤努斯・埃姆雷學院(Yunus Emre Enstitüsü)的教職員,秀出邀請函、打聲招呼後矮夯北便跟著土語老師們魚貫的入場。

延伸閱讀:【德黑蘭土文課】報名尤努斯・埃姆雷學院(Yunus Emre Enstitüsü)土語課程

走過安檢通道,在伊朗第一次踏進外國使館,總有種劉姥姥進大觀園的魔幻不切實際感。身旁的貴賓,跟台灣土耳其貿易辦事處舉辦的國宴活動相比,少了許多華人與東方臉孔,多了許多中東落腮臉龐與俄國或是中亞臉孔,更讓我感到驚訝的是,許多各國國防部派駐在使館軍官也身著軍服出席,與台北的活動相比,多了幾分剛硬的軍旅氣息。

cumhuriyet bayrami iran

在台北看不到的土國國防部軍官們

cumhuriyet bayrami iran

土國德雅大使與巴基斯坦武官等貴賓合照

走進大廳,土耳其駐伊朗德雅大使(Derya Örs)賢伉儷一一與各國參加使節握手寒暄。輪到矮夯北時,能夠代表臺灣的時刻,讓我頓時感到壓力破表。德雅大使看到矮夯北的亞洲臉孔,他便轉換聲道用英文說聲Welcome,矮夯北當然得使用土語回敬德雅大使感謝他的邀請,他聽到土語馬上驚訝表示,您也會說土耳其語,並面露笑容握手歡迎矮夯北代表台灣參加土耳其國宴。

大廳內早已擠滿提早抵達的各國嘉賓摩肩擦踵,稍微不客觀的估計,現場除了伊朗與土耳其人之外,尚有包括巴基斯坦、俄國、吉爾吉斯、捷克、日本、韓國、越南與中國等各國嘉賓與會?。杯觥交錯之際,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歡愉的氣氛與各個小團體三不五時傳出的笑聲。還好舞台前有土耳其傳統音樂演奏,讓單刀赴會有著社交恐懼症的矮夯北,能夠藉由欣賞絲竹之音稍微地讓自己放鬆心情。

cumhuriyet bayrami iran

土耳其傳統絲竹之音,看看他們華麗又低調的制服

以往在台北,常常可以在國宴上遇到政大土語系的校友或是工作上認識的廠商夥伴們,總是許多話題可以閒話家常,時間總在分享近況時就不知不覺的過去。但是在這形單影隻的矮夯北,如果不趁機到處晃晃,可能發悶到活動結束。首先,趁著天還沒完全變黑之前跟著土語老師們走出會場到戶外空間呼吸新鮮空氣。夜幕半垂伴隨著陣陣強風,看來天公不作美,即將落下暴風雨。

在使館後庭有著土耳其紅茶、土耳其航空贊助的土耳其軟糖Lokum伴手禮以及土耳其Apostrophe餐廳現切的土耳其烤肉。讓賓客在活動正式開始前就可以大快朵頤。

cumhuriyet bayrami iran

土耳其航空 贊助的 軟糖與Baklava,土航的廚師永遠那麼笑容可掬

正當矮夯北四處拍照時,突然被叫住:「請問您是台灣來的貴賓嗎?」一問之下,原來龔珈(Gonca)女士正是寄給我邀請函的土耳其大使館秘書。矮夯北當然一定得當面跟她道謝,感謝她讓我有機會能夠參加盛宴,而她也趕緊介紹她的先生,原來她的先生是伊朗人,因為他的土語十分流利,我也一時無法從面容或是語言分辨他的國籍。

cumhuriyet bayrami iran

飢腸轆轆的貴賓享用著葡萄葉鑲飯Dolma, 肉丸子與土耳其烤肉等佳餚,但是土語老師偷偷爆料說Dolma不合她的胃口,笑說,大使館應該付錢讓她來準備葡萄葉鑲飯。

而就在此時,天空落下了斗大的雨滴,在庭院的客人便魚貫的回到使館大廳內,就在此時我認識了土耳其大使館的二等與三等秘書亞達(Arda)與古夏特(Kürşat)兩位優秀的外交官。

cumhuriyet bayrami iran

土耳其大使館的二等與三等秘書亞達(Arda)與古夏特(Kürşat)

原來亞達與古夏特兩位都是剛抵達德黑蘭三個月的新任秘書。而古夏特更是第一次代表國家外派,所以興奮之情表露無遺,跟同樣是第一次參加土耳其國慶活動的矮夯北一拍即合。古夏特秘書說,土耳其外交部一任派駐是5年,可連續派駐2任前往不同的國家服務。所以古夏特也說,常常同事回到土國後,總有種滄海桑田之感。

就在此時,喇叭中傳來了德雅大使的聲音,看來典禮即將正式開始。矮夯北也顧不得手上裝滿的鑲飯與肉丸子等土耳其菜餚,一手拿手機一手托著盤子,嘗試擠向前,希望能夠仔細記錄這一刻

cumhuriyet bayrami iran

土國德雅大使仔細聆聽伊朗魯哈尼總統特使的致詞

致詞典禮共有安納托利亞通訊社(AA)與HABERTÜRK兩家媒體採訪,德雅大使致詞表示:土耳其與伊朗兩國間有深刻的邦誼,政經社會各個層面都互相影響,雖然兩國享有超過500公里的國界,但是過去400年來土伊兩國和睦相處,從未發生嚴重齟齬。伴隨著波斯語與英語的逐步口譯,德雅大使致詞內容讓現場各國嘉賓都可以充分了解土耳其政府對於代號「和平之泉」的軍事行動的官方立場。隨後代表伊朗魯哈尼總統的總統府官員也致詞表示,土耳其和伊朗兩國皆反對美國等西方國家加諸於伊朗的經濟制裁,希望各國能夠聲援伊朗拒絕美國為主的霸權單邊主義,強調希望用外交手段解決現今的困境。最後則是在宣讀土耳其埃爾多安總統電報後,結束莊重的開幕致詞。

從外交政治味濃厚氣氛,又瞬間隨著現場土耳其歌聲恢復了原有的熱鬧喧囂。大家聊著天、吃著佳餚並與難得一見的老友合照。現場最忙的莫過於德雅大使,除了需要陪伴重要伊朗政府官員之外,還得滿足各國嘉賓想要合照的需求,來著不拒,當個稱職的東道主,賓主盡歡就是現場最佳的註解。最後,在現場歌手結束演唱之際,德雅大使便帶頭鼓掌,希望樂團能夠在演奏一首安可曲,主唱也恭敬不如從命的,帶來一首現場土人與德雅大使朗朗上口的土國傳統民謠Gesi Bağları,讓矮夯北見識到專業外交官無微不至的體貼,讓現場演奏樂團也感受到備受尊崇的感覺。

cumhuriyet bayrami iran

國慶晚會結束後,德雅大使貼心的幫夫人拍照。

土耳其國宴慶祝活動從下午4時開始,到矮夯北依依不捨離開使館,也已經超過7時30分了。雖然雙腳痠痛,也沒吃到太多土菜,但是參加土國使館的多重感官體驗也真的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很感謝土耳其駐伊朗大使館的盛情邀請,矮夯北在伊朗德黑蘭參加土耳其國慶初體驗就這麼畫下完美的句點,祝福土耳其國運昌隆也希望明年今日仍有機會能夠繼續參加國慶慶典。

 

矮夯北

矮夯北Ayhan bey – 2004年,某天,我聽了奧罕‧帕慕克政大演講,我的一生從此轉變。2006年環繞土耳其,那是我一生中最愜意的時刻,而我卻不知道。非土語系畢業生,卻又土心積慮的10年來一直在土語圈子裡繞啊繞,希望未來有那麼一天在直腸上,喔不,職場上能夠土破重圍,土近甘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