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遊記】愛琴海切什梅(Çeşme)一遊(下)


此次的土耳其西岸行,結束切石美(Çeşme)之行轉往愛琴海大學休閒中心。
遊記上半部請看本篇

 

Alper醫生與我的合影

Alper醫生與我的合影

2009年07月22日下午,離開「切石美碉堡」(Çeşme Kalesi)以後,車子直接開到愛琴海大學的休閒中心。Alper是該校醫學院畢業生,校友可以使用該中心的休閒設備:旅館、餐廳、海灘、游泳池、咖啡廳等等。

早上出發時,他約略說過今天要去哪些地方,做些甚麼事情。有的我知道,有的我根本都聽不懂。

心想: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帶我去甚麼地方,我就看甚麼地方。

在海邊的軟墊上悠閒打盹

在海邊的軟墊上悠閒打盹

已經三點多了,有午睡習慣的我,在海邊看到這麼多的紅「懶骨頭」(塑膠皮內填充保麗龍粒,可以任意改變形狀的「沙發」),一躺下就睡著了。

在進入夢鄉之際,昏昏沉沉的想到許多事情⋯⋯

早在四十幾年以前,當我還在土耳其留學時,我就認識土耳其留華學生Ayşe Onat。後來我們各自回國,而且都在大學裡面服務,她現在是安卡拉大學歷史系教授。我知道她數十年來,每個暑假都來切石美(Çeşme),在自己的別墅裡度假。

但是,為何沒有通知她呢?

好像睡醒了,但是思路並未中斷⋯⋯

從台北出發前就答應要想辦法去拜訪Elif的婆婆,但是Didim在哪一個方向呢?要如何向Alper開口呢?

殊不知她婆婆還準備了茶點要招待我們呢!

結果,不但沒去拜訪,連一個電話都忘了打。

既傷了遠在土耳其的老太太的心,也辜負了近在台北的小女孩兒的美意。

配著海上的艷陽

配著海上的艷陽

都快七十歲的人了,怎麼如此粗心大意呢?

 

還有,在出發前即已透過Alper和前幾年來政大敎過書的Alimcan老師聯絡過。Alimcan當然希望能見面敘舊。但是,當我們抵達伊茲米爾時,Alper說Alimcan為了「7月5日新疆事件」,非常傷心難過。

因為他是新疆人,還有親戚在當地。難道⋯⋯

而我,竟也忘了打個電話問候他,如今回想起來,真是懊惱不已。

土耳其海邊的艷陽風光

土耳其海邊的艷陽風光

我們睡覺休息的地方,是一個用木板在海上搭起來的平台,想要游泳,必須從平台下樓梯,直接到海裏面。

海水當然很深,有多深我也不知道。因為我不敢在踩不到底的地方游泳。何況我並沒有帶泳衣來!

雖然沒有沙灘,但還是可以在平台上面做日光浴。如果要游泳,請仔細看!在那位女士和瞭望台之間,就有一個通往海面的樓梯。

架在海水上的平台

架在海水上的平台

我們睡飽以後,從海邊沿著坡道往上走,準備離開,轉往下一個景點。

在海灘美景前留影

與內人在土耳其海灘美景前留影

從上往下看,風景確實純樸迷人。

不禁想到:

「如果我們政治大學也有這麼一個休閒中心,該多好!」

(土女也向政大喊話)

 

露天游泳池

露天游泳池

哇! 還有游泳池呢!

我的臉都黑了!

我們夫婦兩個人,帶著泳衣從台北飛到伊斯坦堡,然後又帶它們飛到伊茲密爾,一點都沒累到。

今天早上出發時,心想我們要去那麼多地方,應該沒有時間在切石美海灘游泳,所以故意沒帶泳衣。

早已曬黑的我

早已曬黑的我

請注意看!我的臉真的黑了!

泳衣放在汽車裡面,又不用自己背著⋯⋯

帶了會累死你啊!

 

 

以上內容皆由作者吳興東老師授權同意發佈於土女時代網站。

吳興東老師部落格:土耳其語文歷史文化

吳興東

國立政治大學東語系土耳其文組畢業,獲得土耳其安卡拉大學博士後即返回政治大學東語系任教至今,四十餘年來,一直都在從事土耳其語文和歷史的研究與教學工作。編著有《奧斯曼土耳其歷史》、《土耳其共和國史》,以及譯作《黃髮俠客─土耳其國父凱末爾的最後三百天》等書。

旅遊咖20170210-03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