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敘利亞局勢變化牽動土、俄關係


取材:BBC中文網、新華網、路透社、聯合新聞網、地球圖輯隊

 

敘利亞政府軍完全控制阿勒坡

歷經6個年頭,戰火持續4年不曾停歇的敘利亞第二大城阿勒坡(Aleppo,下圖為戰火前的阿勒坡),終於在12月22日被敘利亞政府軍「收復」,至少有3到5萬名平民、反抗軍的武裝人員撤離該城。阿勒坡原本有230萬人口,是敘利亞工業與金融中心,也是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歷史名城。但自從捲入各方勢力交戰、戰況陷入膠著以來,死傷慘重,成為敘利亞內戰的指標。敘利亞反抗軍在2012年7月進攻阿勒坡,控制了市區的東半部,此後數年持續遭受來自政府軍的攻擊與轟炸,但雙方彼此皆無力攻陷對方陣地。

Aleppo

阿勒坡戰役勝敗分析V.S.俄羅斯大使之死

俄羅斯自2015年開始大舉挹注資源支持敘利亞政府軍,執行超過1.8萬次空襲行動。此外,政府軍也得到另一盟友伊朗所支持的各地什葉派民兵支援,包括了黎巴嫩真主黨(Hezbollah)。事實上,敘利亞正規軍有些部隊化整為零成為民兵,拿著政府資源、俄羅斯和伊朗所支持的武裝配備充當先鋒。

另一方面,反抗軍則陷入「內耗」窘境,以遜尼派為主的反抗軍當中,包括許多不同的叛軍團體,他們其中許多獲得國際上反對阿塞德(Bashar al-Assad)勢力提供財力的支援,包括美國、沙烏地阿拉伯與土耳其。此外,還有原本隸屬蓋達分支的「努斯拉陣線」(Al-Nusra Front,今年改名為征服沙姆陣線,Jabhat Fatah al Sham)激進派伊斯蘭組織也參與相關戰鬥。在2013年「伊斯蘭國」崛起後,反抗軍內部開始有了質變,也影響到尤其是美國的外國勢力支持態度。說的直白些,美國抽腿、俄國全力贊助是敘利亞內戰的轉折點,阿勒坡戰役結束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Farewell to Andrei Karlov (2016-12-22) 03

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也因為阿勒坡而付出生命的代價,大使卡爾洛夫(Andrei Karlov,上圖為其告別式現場)遭到土國休假警員槍殺。拜媒體「放送」之賜,寫實又血腥的畫面讓人如同置身現場。兇手奧登塔史(Mevlüt Mert Altıntaş),他聲稱要報復俄羅斯在敘利亞的戰爭罪行。他高喊:「我們死在阿勒坡,你命喪於此!」,擊斃大使後,奧登塔史隨後被支援的警方格斃。

 

槍擊事件反而讓土耳其、俄羅斯站在一起

駐土耳其大使被暗殺身亡的消息傳回俄國,出身特務機構的總統普丁顯得格外冷靜,僅在言語上展現憤怒譴責,並透過外交發言人表示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第一時間就致電俄國表達遺憾,也重申此事件不該影響剛剛重修舊好的土、俄關係。普丁除了認同埃爾多安的觀點,並同時承諾兩國在敘利亞問題上會加強合作。果不其然,在大使遭到暗算的隔天,俄羅斯、土耳其、伊朗在12月20日於莫斯科的三國高峰會議就達成共識,優先處理恐怖主義、持續調停敘利亞正反雙方上談判桌談判,阿薩德政權因為土耳其態度轉變而獲得喘息。

Vladimir Putin and Recep Tayyip Erdoğan (2015-06-13) 4

敘利亞棋局將轉由俄羅斯主導,美國被晾在一旁

外界認為俄羅斯在某種程度上開出相當條件吸引土耳其轉向,阿薩德的政權存亡大局將由俄羅斯主導,估計敘利亞的未來會組成一支聯合政府,阿薩德家族必須分享政權才能獲得俄國持續資助。這表示美國現階段在敘利亞問題的處理上完全失敗,也意味著土耳其等傳統遜尼派的中東國家在戰略上也必須重新思考,可以確定的是「親美」將不再是唯一選項。

Vladimir Putin-6

小結

俄羅斯與土耳其數百年來恩怨糾葛不斷,又在敘利亞內戰因為立場不同導致關係惡化。雙方關係正剛好轉卻又發生大使遇刺身亡事件。外界不免回想到1914年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奧匈帝國王儲斐迪南 (Archduke Franz Ferdinand)大公遭刺殺事件做對比。雖然兩起事件有不少相似之處,但國際事務分析師基廷(Joshua Keating,下圖)表示,兩者不可一概而論,俄大使遭槍殺不會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現今的衝突多屬於區域型、代理人型態的戰爭,想看到因為一個使節被殺而引起大範圍、甚至擴散到全球熱戰的機率幾乎是零

Joshua Keating

阿勒坡戰役結束後的敘利亞,阿薩德政權相對回穩,但仍沒有掌握全國的實力,因為剛收復不久的古城帕邁拉(Palmyra,下圖)又被ISIS奪回,敘國政府軍僅控制主要幾座大城和地中海沿岸地區,若想繼續進取仍是備多力分,仍須俄國傾力相助。普丁卻也未必想乘勝追擊,也有可能見好就收,或將問題留給美國新總統川普,待其上任之後將整個中東局勢當作籌碼端上桌來「博弈」。

Palmyra 03
對於土耳其而言,希望援助敘利亞的反抗軍,推翻阿薩德政權的願望已然落空,因此改弦更張換籌碼爭取利益變成土耳其的新戰略。一體兩面,土耳其也得面對原先「反阿塞德夥伴們」的關係。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藉由和著名的敘利亞女孩芭娜(Bana al-Abed)全家人會面,並在推特寫道:「今天我很高興在總統府接待芭娜與她的家人,土耳其永遠與敘利亞人民站在一起。」爭取反對派的感情,雖然被許多人批評「演很大」,但也成功轉移俄國大使被殺害後帶給土耳其的輿論指責。這顯示未來的敘利亞問題上,土耳其仍保有一定的影響力,也會為這個地區帶來變數。

Web
Webber,學生時代,同學朋友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 一直以來就對 土耳其這個橫跨兩塊大陸之間的國家充滿興趣。也是我第一個造訪的歐洲國度,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經濟正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旅遊咖20170210-03 土耳其古爾莎gulsha玫瑰水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