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時事懶人包 土耳其2019年4月份大事記


取材:中央社、中時電子報、聯合新聞網、土耳其國家廣播電台、風傳媒

 

執政黨大選嘗敗績

土耳其於3月31日舉行省市選舉,儘管執政黨與其聯盟保住了過半省市執政的優勢,但是首都安卡拉、最大城伊斯坦堡的市長寶座卻都輸給最大在野黨-共和人民黨(CHP)的候選人,所以基本上還是「挫敗」作為結局。尤其,首都兩座城市長期都是執政的正義與發展黨所掌握,埃爾多安更從伊斯坦堡市長一路爬升到總統。

由於伊斯坦堡市長的選舉得票數差距甚近,導致兩位候選人都說自己當選引發了「鬧雙胞」,雖然最高選舉委員會認定由共和人民黨參選人伊瑪莫魯獲勝,儘管執政黨提出異議要求「驗票」冀望翻盤,選委會最後仍然頂住壓力拒絕執政黨的訴求、法院也認定伊瑪莫魯的勝選有效,大局終於抵定。

專文請見:省級選舉嘗敗績 埃爾多安政治路的下一步?

 

政策壓不住,里拉再度走貶

為了維繫選情,土耳其央行在選前祭出多項干預措施預防里拉再度走貶,其代價十分慘烈,根據英國金融時報、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財經頻道的報導,土耳其外匯存底在第一季大減了451億里拉,相當於30%的「家底」都被拿來救火。減幅過於驚人也嚇壞投資者,紛紛拋售里拉轉換成歐元、美元等具保值的貨幣,導致里拉在選後再次重貶。土國媒體指出,4月初報告顯示土國人民的外匯存款來到1800億歐元,創下過去新舊里拉轉換以來的最高紀錄。

針對外匯存底流失的消息,土耳其央行在最新一期的報告提出澄清,表示已利用短期借貸與回沖等措施填補缺口,目前短絀金額已縮小到167億里拉。不過這些政策工具在專家眼中都是「挖洞補洞」,土國央行隨時會打光這些寶貴的「彈藥」,一旦落入「流動性陷阱」,帳面成績亮眼卻抽不出鈔票,里拉勢必再度崩跌。

 

對美關係繼續「風雨飄搖」

4月22日,美國總統川普表示不再延長8國(中國、希臘、印度、韓國、日本、義大利、台灣、土耳其)從伊朗進口石油的豁免權,表示從5月2日開始將對於伊朗祭出全面的「石油禁運」,缺口將由沙烏地阿拉伯、阿聯酋、美國等國供應。身為伊朗的「鄰居」,同時也是高油價「前段班」的土耳其就表示「無法接受」,外交部長恰武什奧盧(Mevlüt Çavuşoğlu)就直言美國逼迫其他國家改變採購方向太過「霸道」。伊朗、土耳其兩國之間有4條主要的管路輸送油氣,土國原本不需捨近求遠就能夠保有能源供應,如今被迫要改從海上運輸取得將大幅提高成本,對於脆弱、能源高度仰賴進口的土耳其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

Mevlüt Çavuşoğlu, Foreign Minister of Turkey, speaking at the Jordan: Growth and Opportunity Conference, London, 28 February 2019

同一時間,土國官方也表示俄羅斯提供的S-400防空飛彈將「提前交貨」,目前相關零件、備料、營區工程物件都已送達土耳其境內的工事據點開始組裝,對於美國放話要脅將終止出售F-35A「閃電II式」戰機作為報復,土耳其國防部長艾卡也反嗆:「美國不願出售、技轉『愛國者3型』給我們在先,採購、訓練F-35計畫依然繼續,我們不怕威脅也隨時有備援計畫,除了自製戰機,採購俄國的SU-57也是選項之一」。

土、俄之間的軍火交易在S-400案子之前只在冷戰後曾少量購入輪型裝甲車,現在已經「升級」到高端的飛彈系統,美、土、俄三方的關係也將牽動區域內各方勢力消長。

Moscow National Parade 2013

 

伊斯坦堡機場正式開航,土航A340-300機隊將退役

4月7日,全新的伊斯坦堡機場正式全面啟用,較原先預定的時間晚了近半年。目前營運的規模屬於「第一階段」,包含可以處理9000萬人次的航廈大樓(分別用於國際線、國內線,也是全球最大的單一屋頂建物)、4條跑道與8條平行的滑行道、塔台、機庫、油庫、維修區。未來將再興建4條跑道(其中2條備用)、8條滑行道、兩座航廈(一共可處理1.1億人次),一旦全數完工將能應付2億人次的進出,成為世界上最大、最忙的機場。

新機場轉移相關指南

雖然位居歐洲前五大繁忙的機場,舊的阿塔圖克機場由於空域不足、沒有額外的空間再興建跑道、航廈,貨運倉儲設施,因此備受航空公司與旅客的批評。土國政府遂決定在伊斯坦堡靠近黑海的國有地(部分地段是廢棄的煤礦場)另外新建機場,經過一番波折最終在2015年5月開始施工建造,過程中免不了被外界用放大鏡檢視工安、勞權、進度等問題。但畢竟是土耳其「頃全國之力」的大建設,而且進出新機場還只能用公路運輸,捷運、鐵路系統仍還在規劃、興建中,不過一旦相關的建設完成,對於土耳其的就業機會、創造的經濟產值仍值得期待。

「人去樓空」的阿塔圖克機場短期內不會跟著「走入歷史」,因為新機場的貨運設施還沒完成,所以貨機還是以阿塔圖克機場為目的地;此外,VIP專機、航空展覽等服務仍將持續一段時間。未來將轉型為博物館、公園等設施,屆時才會是阿塔圖克機場「功成身退」的時候。

作為這次「世紀搬遷」行動中的主角,土耳其航空也宣布旗下的4架A340-300機隊一併「退休」,消息不免讓人感傷!土耳其航空開航伊斯坦堡-台北航線時,用得正是旗下A340-300客機提供服務。這款經典的4引擎客機雖然被批評功能「高不成、低不就」,爬升速度慢、載客量、航程都不如其對手波音777-300ER客機,不過A340仍憑藉較大的貨艙容積、中距離航程、中度旅運需求的航線上仍有一定的運用彈性。

隨著土航擴大777W機隊的運營,台北航線隨之升級更換為777機隊,年事已高的A340改為全機經濟艙用於土耳其國內航線上繼續發揮價值。土耳其航空將在今年中旬開始引入B787-9、A350-900等新世代客機投入服務,這也代表A340-300優雅地退下舞台!

A343-Mersin

2015年搭乘土航A340-300往返於台灣與土耳其,這架已出廠19年的Mersin號於2019年4月11日從土航退休,隨後與另外3架姐妹機在4月12日一併出售給南非的包機公司繼續服務。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