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讓人望眼欲穿的土耳其居留證(ikamet)


 

過了一段時間,總算能心平氣和地寫下在土耳其辦居留證的奇幻過程了。

一來到土耳其後,除了卸下快要30公斤的行李,還有很多瑣碎的事得一一辦理,其中,最讓大家望之卻步但又非得處理的就是居留證(ikamet)了。拿學生簽證的我們,必須要在入境土耳其三十天內到位於Akköprü(捷運紅色線metro)的警察局(Emniyet)將居留證的事情辦好。

2012交換學生那年,辦理居留證要價175里拉左右,為了一個小本子這還真是個天價。不過,我記得當時只要一個禮拜的工作天就可以拿到居留證,人潮也沒有現在那麼擁擠,就算語言班下午一點下課再去辦也綽綽有餘。那個時候的居留證是一個小本子(見圖右下)

passaport
居留證的制度更改後,雖然大大降價,從原本的175里拉變成50里拉,形式也從小本子電子化為一張卡片,不過辦理過程卻更加麻煩又折磨人了。現在回想起來,去年重返土耳其後,每天為了居留證一顆心不上不下的日子真是一場惡夢。現在且讓我皺著眉回想一切,並與大家分享。

 

又到了申請居留證的季節

近年越來越多外國人到土耳其生活,有些是以交換學生的名義,有些透過申請土耳其政府獎學金(可參考去年的介紹文章→土耳其政府獎學金),有些是土耳其人的外籍配偶,有些則是工作外派駐土。在安卡拉辦理居留證的警察局,有兩個是固定專門辦理外國學生的窗口。

當時正值開學季,9月底10月初,即使早已耳聞可能會大排長龍,但還是想說應該不會太誇張吧,甚至天真地認為早上6點出門應該還能搶個頭香。結果驗證,人真的不能不信邪,一到現場,隊伍已經排得落落長,不過鐵齒的我還是決定賭賭運氣。8點一到開放入場,大家紛紛睡眼惺忪地進入。當排在中後段的我通過安檢、快步走到外國人居留證辦事處時,現場已經水洩不通。一片混亂之下,我穿越人群上前詢問站在號碼牌機器旁的警察,他說,今天的150位外國學生簽證辦理名額已經額滿,明天請早,還要大家大概5點半來排隊⋯⋯想到剛才在外面排隊自己身後也還有一大票人,當下也只能摸摸鼻子離去。

透早排隊
有了第一次無功而返的經驗後,第二次我跟阿富汗室友起了個大早,不到五點天還沒亮就準時出門去。要按指紋check out的時候還被宿舍警衛制止,說政府宿舍最早的出門時間是6點,但好心的他聽了我們的遭遇之後還是放行了。這次,我們5點多就乖乖到警察局門外報到,不過卻發現人潮居然比昨天還多。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有很多人因為一直辦不到,甚至居留證都過期了,無計可施只好乾脆晚上在警察局門口打地鋪等天亮

等待的時間總是漫長,途中有許多人不斷經過正門往別的地方走去(後來聽說是去離外國人居留證辦事處比較近的側門等開門),也有一些裝熟插隊成功的人。吹風空等了一個小多時後,突然有兩名男子開始發放自己寫的號碼牌,說要一起抵制插隊。大家對於這種突然跳出來的英雄表示讚許,人人緊握著手中在150號之前的號碼,想著太好了今天終於可以結束這一切。

自製號碼牌
殊不知,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一過安檢後,眾人開始以比賽跑百米的速度直奔辦公室。在冷風中站了將近3個小時後,我的雙腳當下完全不聽使喚,只能一邊苦笑一邊擺動軟趴趴的雙腿奮力跑在後面,加上一大批早已在後門蓄勢待發的人,當我衝過終點線到達辦公室後,警察又用了相同的眼神對我說:

「明天請早。」

此時辦事處內情緒高漲,有的人上氣不接下氣地說自己再辦不到居留證就得被遣返回家,有的人明明凌晨2點來露營卻還搶不到區區一張號碼牌,大家都有各自的不滿,現場引起一陣騷動,尤其當大家又看見坐在辦公桌的警察們一個個端著土耳其紅茶在寒暄,情緒簡直就要爆發。後來,有一群人到主任辦公室去理論,女主任無奈地說現在制度就是這樣子。不過,最後她讓那些居留證已經過期的人寫下他們的名字和護照號碼,說會盡快幫他們處理,不過後續怎麼發展我就無從得知了。眼看著宰牲節假期就要到來,我只能再度徒手而歸,做好假期後再度拜訪的心理準備。

 

人森就是這樣

但我還是不顧一切去度了假,去了土耳其美麗的渡假勝地死海,真想念陽光、沙灘跟海水。

死海
假期過完後,一大清早我馬上又到警察局報到。看見依舊不短的隊伍,心雖然都涼了一半,卻還是選擇默默留下等待。門快開之前,突然有兩個警察走出來,手裡拿了一大疊小紙片。原來是歷經接二連三的抱怨跟投訴後,官方終於採取了應對措施-發放號碼牌(如第一張圖左上) 給來排隊的人。但別高興得太早,因為你拿到的可能不是當天的號碼牌⋯⋯

就這麼巧,我拿到了星期三的號碼牌,而不幸地是,星期三是我從早到晚不間斷的上課日。向警察表明我的情況後,他們聳聳肩說:

「沒辦法摟(Yapacak bir şey yok.)」

噢,順帶一提,這句話應該是我在土耳其聽到最多但卻最厭惡的話。人家說,事不過三,而當下我也無法再接受還得為了區區一張卡片來這個鬼地方第四趟的事實,真的是心中悲戚一股湧上哈哈哈。

在一旁坐著冷靜時,剛好遇到一個在中東科大唸書的哈薩克女生,總之呢,在她的幫忙下,我化身沙丁魚擠進隊伍,投機取巧地就在當天就把辦理居留證這事給順利KO掉。

擠沙丁魚
辦完之後警察伯伯示意要我進去辦公區,一開始我還以為是資料不足,心裡緊張了一下。沒想到進去之後他對我說:「外面太擠了,妳走這邊的門出去吧~」我覺得在土耳其常常是這樣,前一秒被他們弄到腦袋快要爆炸,但偶爾下一秒還是會有窩心的事情發生就這樣,我的居留證伴隨著我洗三溫暖的心情,在一個亂中有序的步調中順利送件了。走出警察局大門時,我快樂地想要大叫。

等阿等,等阿等,眼看著其他比我晚辦理的朋友紛紛拿到居留證,而12月底也就要到來,我的居留證卻遲遲還沒寄到我手裡,沒消沒息,不知道到底跑去哪裡。於是,我發動了第四次前往警察局的個人行動,準備一探究竟。不過最後只得到了「正在製作」的回應,然後說如果下禮拜還沒拿到的話可以再來詢問看看。於是,出了警察局後,馬上到旁邊的購物中心Ankamall逛街療癒自己。

時間又這樣過了一週,我只好展開第五次的警察局之旅,這次還有一路上幫了我很多忙的維吾爾同學Elfiye同行,她要領駕照,而我則依舊是居留證的老問題。這邊問,那邊跑,我真是把辦事處裡能問的人都煩了一遍,最後趁著之前幫我辦理的櫃台警察伯伯有空檔時(噢,這個時期的學生簽證受理櫃檯空空如也,讓我哭笑不得⋯⋯)問了他居留證的去向。他指了指坐在裡面大辦公桌的女人,說可以進去問問她,也順便和我寒暄了一番。

親切的女人叫做Zuhal,她說看到我跟維吾爾同學笑容滿面的臉很開心,我心裡想著,笑臉和賣萌是我們最後僅剩的招數了。她馬上幫我查了系統,說資料已經輸入,不過卡片還沒有做好,之後會自動寄到宿舍去,要我不用擔心。然後,她看了看系統,向我確認其他身分資料。突然,她大驚呼了一聲,原來是發現我跟她的生日同一天,我頓時也被她的熱情感染,兩個人大聊了起來,還要我以後常去找她喝茶聊天~

 

居留證國籍

接著,我問了她系統上我的國籍是顯示甚麼,「是中國(Çin)噢。」我下意識地詢問能不能幫我改成台灣(Tayvan),一旁的Elfiye也拿出她中國的紅色護照和我台灣的綠色護照對照。不問還好,一問不得了,Zuhal興沖沖地開始在辦公室巡迴,徵求大家對於我系統上國籍的意見,於是展開了一場類似投票的活動。看著這一群在警察局辦公的土耳其人談論著我們複雜的國家問題,我跟Elfiye相視而笑,當然也一邊覺得這一切實在太鬧了!

後來,Zuhal回到自己座位上,可能是同一天生日的情愫還在蔓延,她說,「不然妳想要哪裡我就幫妳寫哪裡吧!」真是不知道該說她可愛還是胡亂來。

於是,之後在某個已經望眼欲穿到麻痺的午後,我終於收到來自土耳其郵局PTT的包裹,裡面裝著我等到天荒地老的居留證!!!

紅色信封

包裝的滿像紅包或紅色炸彈的,感覺十分喜氣,但好像有一點過於浮誇哈哈哈,因為其實裡面只有一張粉紅色的居留證。

登登登登!!!請見我的居留證本人,也許可以發現甚麼亮點噢 ↓

居留證
呼,總而言之,經過一波五折後,居留證就這樣到手了,而且還很幸運地一次拿到一年的期限,簡直差點沒把眼睛給望穿了呢!

居留證的事,是待在土耳其最重要的事!一定要有耐心與溝通技巧,訓練你的社會力!

 

Ümran

Ümran,名字是抽籤抽來的,喜歡Ü這個笑臉字母。小時候帶著扯鈴闖進土耳其參加兒童節表演,過了與轟媽轟妹比手畫腳原始人般的生活。殊不知後來又投入土語系的懷抱,走上不歸路!在安卡拉度過不長不短的日子,但心繫酷酷的伊斯坦堡。最愛探索咖啡店和古怪小店,目前的人生志向是活得有質感還有不要忘記土耳其文。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