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重新認識羊肉的美好滋味:水煮羊頭肉(Kelle Söğüş)


偶然發現詹宏志先生於2015年出版的暢銷書《旅行與讀書》中有一篇寫關於伊斯坦堡的美食,這篇是在全書的最後一篇,不想直接跳到最後,一篇一篇地終於讀到《兩個羊頭》。內文是在說詹先生到訪伊斯坦堡的相關美食體驗,讓他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那些有名的高檔餐廳,而是兩種「羊頭肉」,分別為烤羊頭與水煮羊頭,獲得食事靈感後,馬上就放入下一趟旅行的目標之一。

 

循線追尋羊頭肉

上網找了些相關推薦,某天一大早心血來潮便揪了剛剛睡醒的朋友一起前往。原來對於羊頭肉的感覺被羊雜湯影響,會歸類在「夜晚的食物」,不過時間有限,還不到中午就看著地圖往獨立大街的巷子走去,早晨的獨立大街非常安靜,甚至也很少人在走動,跟晚上的吵雜動次動次真的是天壤之別。就在一個非常不顯眼的轉角發現了傳說中的木頭攤位,由於時間很早,小桌上的椅子都還沒放下來,木頭櫃子內也空空的,攤位旁聚集了三兩個喝茶的阿伯。問了開張沒,其中一位大叔便站起來接待,準備出餐。

Kelle Söğüş

 

抽屜裡的羊頭肉

這位大叔是穆阿梅爾師傅(Muammer usta),因為好奇,還有想見到羊頭本尊的期待,在準備時走近看,大叔有建立自己的Facebook頁面,會叫你錄影照相那類,可能很知道社群力跟觀光客的行為模式,邊跟大叔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邊看著他的動作。剛開門還沒把攤位給佈置好,正好奇羊頭勒,只見大叔打開抽屜,已經有好幾顆頭躺在裡面,然後就是拿出來切一半手剝。

Kelle Söğüş

這時我恰好與已經掛了的羊對到眼,確認這是煮熟的版本,白白灰灰的很像是煮過雞湯的去皮雞肉。用手分開各個骨頭,再剝下肉之後,用小刀整理並切成好入口的大小。

Kelle Söğüş

因為在書裡有看見關於羊眼睛周圍的描寫,加上自家奶奶偶爾會特別購入牛眼睛周圍的肉回家炒,就問了問大叔說眼睛是不是特別好吃,結果大叔順手切下一塊白白的地方遞上來,說:「這很棒喔」。

Kelle Söğüş

看起來是真的沒有太大感覺,想像中白色部分應該都是油,一口吃下去,真的是嫩但有筋的嚼勁再加上小小的肉味,並不油膩,味道很好。手腳很快刀很利的大叔接著切起洋蔥與香菜,最後跟肉拌在一起,再撒上乾辣椒跟些許香料、鹽,鋪張紙就上桌了,印象沒錯的話是半份。

Kelle Söğüş

也可以直接放麵包裡,但是想要純粹吃肉的話,會有半個麵包放在旁邊可配著吃。模樣有點像是去小吃攤切的肝連之類,意外地在土耳其吃到這麼熟悉的感覺,很多朋友都不吃羊肉,因為怕那羊的肉騷味,但這水煮羊肉一點都沒有那種羊侵略性的味道,不僅聞不到也吃不到,反而就是嫩嫩的肉,裡面除了眼睛周圍還有羊臉頰肉等,簡單的調味,清爽的滋味,如單吃肉的話,不是太餓的兩人分剛剛好。

慢慢吃,也適合剛起床的感覺,大叔送上兩杯熱紅茶,這次的水煮羊頭肉初體驗成功!

這份街頭美食的價錢目前是一顆頭50里拉,半顆頭26里拉,做成三明治就15里拉,半份大約可以坐進餐廳吃一份烤肉了,不過羊頭肉倒也不是隨處吃,以目前里拉的匯率換算,還行啦!攤位的地點與獨立大街很近,容易前往,看得到有很多亞洲觀光客去吃,後來就在他的粉專照片裡發現自己⋯⋯

下次還要去看看另一家烤羊頭肉,吃吃兩者的差別!

羊的其他好表現:夜晚時分餓了嗎?來碗土耳其羊雜湯吧!

 

Zeren

政大土文系畢,自此在土耳其圈打滾,謝天謝地謝爸媽,至今滾出了三本書、一個網站。自以為可以把土耳其發揚光大,讓他鹹魚翻身。現在要把鳥仔腳伸入媒體界、旅遊界還有文化界,如果土耳其紅了,也就欣慰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