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1971年從土耳其初次歸國


 

我第一次去土耳其是在1965年10月。

吳老師抱著稚子

1971年攝於土耳其KAPIKULE邊界

6年後,1971年7月,我學成歸國,帶著內人和七個月大的兒子,以及一部土耳其文打字機,從土耳其回台灣。

但這一次不是從土耳其往東直飛台灣,而是先坐汽車西行到德國,然後再坐包機經土耳其,往東返回台灣。
這樣以退為進的走法,完全是因為鈔票的關係。(當年在歐洲各國的台灣留學生,為了節省旅費,包了一架飛機要從德國的慕尼黑(Munich)飛回台灣。我在土耳其因為買不起飛機票,所以就報名搭乘這一架機票比較便宜的包機)

返鄉與別離之路

我們一家三口從安卡拉出發,坐汽車到伊斯坦堡以後,先在我岳母家住了幾天,然後才坐國際線的班車去德國的慕尼黑。因為我整整六年沒有離開過土耳其,當然也沒有回過台灣,只覺得歸心似箭,一點離別的感傷都沒有。但是我內人卻是第一次離開家人,要去陌生的台灣,以當年的時空環境而言,以後真的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見家人一面,因此難免會傷心難過。兩個人的心情完全相反。

保加利亞

汽車裡坐滿了三、四十個來自不同國家的旅客,司機和隨車小姐可能是德國人,但是一路上都用英文和旅客溝通。汽車離開土耳其邊界以後就進入保加利亞,當晚夜宿首都蘇菲亞(Sofia)。包刮旅館在內,整個都市甚至於整個國家都令人感到很單調、黯淡、了無生氣。

南斯拉夫

第二天用過早餐以後,繼續上路,晚上夜宿(當年的)南斯拉夫首都貝爾格勒(Belgrade),景觀比保加利亞鮮豔生動,令人覺得越往西走越漂亮。

奧地利

進入奧地利以後,覺得風景如畫,剛開始時一直照相,後來竟然放棄,因為整個國家就像一座公園,漂亮得照不完。當晚夜宿薩茲堡(Salzburg)。

德國

到德國以後,住在旅館裡面,兒子可能是旅途勞累,身體不舒服,還看了醫生。當時的德國繁華進步,自不在話下。從小地方來說,有自動賣報機,投幣式的瓦斯爐、洗衣機等等,都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真的像劉姥姥逛大花園,令人看得眼花撩亂。

 

故鄉與異鄉

在慕尼黑停留大約一個禮拜以後,很順利的搭上包機。飛機順著我們來時的反方向飛,經過土耳其的伊斯坦堡海峽時,駕駛員好心的報告說,我們正飛越土耳其的伊斯坦堡海峽,請大家欣賞明媚的海峽風光。當時只見內人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項鍊似的掉下來,這一幕令我心如刀割,畢生難忘。

一回台灣就向政治大學報到,開始我的教書生涯。當年收入微薄,養家活口都感到困難。但是,舉國上下都在拼經濟,果然在數年後締造了經濟奇蹟,我們才有錢買飛機票回土耳其。回國七年以後,也就是在1978年,內人終於可以帶著兩個小孩子(1976年小女誕生)回土耳其探親。但是我真的是買不起飛機票,所以並未同行。

 

我甚麼時候第二次去土耳其?

已經記不清楚了,應該是回國十幾年以後的事情吧!

 

以上內容皆由作者吳興東老師授權同意發佈於土女時代網站。

吳興東老師部落格:土耳其語文歷史文化

吳興東

國立政治大學東語系土耳其文組畢業,獲得土耳其安卡拉大學博士後即返回政治大學東語系任教至今,四十餘年來,一直都在從事土耳其語文和歷史的研究與教學工作。編著有《奧斯曼土耳其歷史》、《土耳其共和國史》,以及譯作《黃髮俠客─土耳其國父凱末爾的最後三百天》等書。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