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当地时间:
安卡拉天气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当地
时间

坎城影展名导人性探讨新作《野梨树(The Wild Pear Tree)》


距离土耳其大导 努瑞贝其锡兰(Nuri Bilge Ceylan,原音译应为努利 毕给 杰兰)自《冬日苏醒》后睽违四年再次端出诚意大作《野梨树(Ahlat Ağacı)》,片长超过3小时挑战观影者的对于人物对白记忆力、专注力、耐力与膀胱的容忍程度,但是在一气呵成的剧情承接之下,3小时8分钟的片长并不算十足难以忍受,其中几场针对宗教、地方文学与人生哲学的反复对白思辨也令人目不转睛、拍案叫绝。

 

导演风格自然转变

从2002年「远方」(Uzak)惜字如金的男主角演变至本片男主角锡南喜爱辩驳,连珠炮似地回嘴,让人也感受到在这10多年来编剧与导演180度的风格转变。根据电影权威网站IMDB资料,锡兰风格转变来自于想要挑战传统电影的教条与限制,想要跳脱出传统窠臼,据说本届坎城影展评审团曾要求锡兰缩短片长但锡兰仍不为所动,这也代表锡兰不落俗套的挑战自己,没有任何创作风格的包袱。

 

剧情大纲

本片「野梨树」故事大纲为甫自恰那卡莱大学毕业的主角锡南回到家乡恰恩(Çan,原音译「呛」),被迫面对家中爱赌博的教师父亲、软弱帮丈夫说话的母亲与爱斗嘴的妹妹、怀才不遇的挫折感与追根究底对家乡不满情绪。故事主轴搭配上今年底选战期间最夯的「北漂青年」议题,锡南回到家乡发现家乡恰恩是个又老又穷的村庄,看原生家庭不顺眼,看政客假勤政爱民与掉书袋商人勾结却对他的创作不屑一顾,看旧识同学遍寻不著教职只得担任镇暴警察、幼时暗恋的女同学辍学找个富人结婚「相夫教子」的不舍以及看乡土作家凭什么获得市场关注的不满,让主角锡南在回乡后的几天内,就把身旁爱他的人与认识的人都得罪过一遍,他就像是个张牙舞爪的刺猬,自认为没有伤害他人的意图,但是让人失望愤慨的言语却又一句句的脱口失言而出,究竟他是否能遇到赏识自已的伯乐,以及是否能够与家乡和解共生,停止假借「乡土文学」作家之名,真正的拥抱孕育自己的土地呢?亦或是他为了达到出书目的不择手段,错怪、利用甚至伤害挚爱的家人呢?

野梨树海报

 

本片对白引申的名言

本片有许多深具哲学意义的引言与对白,在中文介绍文案上写道:土耳其民众最爱的诗人尤努斯埃姆雷及阿拉伯哲圣伊本阿拉比的金句名典。

尤努斯 埃姆雷 Yunus Emre

200 Türk Lirası reverse.jpg

称尤努斯为土耳其国民诗人一点也不为过,尤努斯为13世纪著名的吟游诗人,深受土耳其民众的喜爱与敬重。土耳其作曲家阿赫梅德.赛贡(Ahmed Adnan Saygun)为他创作同名的歌剧。甚至,对广大土耳其语提供许多免费资源的国际文化教学机构 – Yunus Emre学院 (Yunus Emre Enstitüsü),也是以中世纪诗人而命名的,在在显示尤努斯在土耳其文坛上的崇高地位。

伊本.阿拉比 Ibn Arabi

Ibn Arabi.jpg

根据资料,伊本.阿拉比是12世纪出生于安达卢西亚(现今西班牙穆尔西亚)的苏菲派哲学诗人,苏菲派认为伊本.阿拉比为真正的圣人,给他最伟大的大师(greatest sheikh)的称号。

 

改编自同名短篇小说

根据资料,导演锡兰童年是在本片拍摄地点恰那卡莱度过,而为了本片,锡兰与妻子常驻该市,并邀请同名小说野梨树的孤独(Ahlat’ın Yalnızlığı)作者,同时也是锡兰外甥的阿肯(Akın Aksu)共同编剧,更让阿肯在本片中饰演重要配角:鄙视主角教长外公且违反教义贪财的年轻教长。

 

野梨树与挖凿水井寓意

野梨树是主角努力筹资想要出版的同名处书籍名称,主角将处女作设定为半自传后设小说散文集。在接近片尾与父亲的对话中,观众将可以窥见野梨树片名与书名的起源,也透过锡南父亲的口中道出,他们祖孙三代,都如同其貌不扬却果实甘甜的野梨树:格格不入、离群索居与其貌不扬,终于在经过了3个小时的思辨与探讨后,观众终究获悉导演想藉本片传达的寓意—「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不需时时与他人比较,我就是我,唯一的我」,最后一幕主角拿起锄头,抛下归乡高材生的骄傲,重新开挖父亲愚公移山式的目标却沦为村民笑柄的凿井工程,也代表了父子终于体认彼此关爱,凿井成为修补两人亲情的媒介。

 

本片男配角带来的惊喜

身为土女时代的一员,要带给土女粉丝其他影评写不出来的专业(冷)知识。在本片前段锡南与高中同学阿里瑞札在河边因为高中旧情人另嫁有钱人争风吃醋进而拳打脚踢的场景,矮夯北突然觉得饰演阿里瑞札的演员十分眼熟,后来惊讶地想起,饰演阿里瑞札的演员是导演锡兰旧作「三只猴子」(Üç Maymun)的男主角—阿赫梅特.勋伽(Ahmet Rıfat Şungar),本片中的阿赫梅特以跳脱10年前饰演三只猴子主角之一的稚气,蜕变出成熟面貌,也算是给喜欢土耳其电影(特别是锡兰拍摄的电影)的矮夯北惊喜的彩蛋。

 

总结 – 绝非大众电影,但求有缘人欣赏

本片以无止尽的对白贯穿,佐以恰那卡莱自秋天黄澄澄落叶到冬天的白皑皑风雪,锡兰执导的每一场景都美不盛收,除了几处剪接用了不同的摄影机镜头让矮夯北稍微有些出戏以及几个虚实莫辩的诡异惊吓镜头外,矮夯北仍诚心推荐「野梨树」给以下几类观众。

  • 对于土耳其与土语抱持浓烈兴趣的观众

  • 想知道如何表达细腻的父子之情的观众

  • 各地对于未来迷惘不安的返乡_ 漂青年

  • 接受快速冗长哲学思辨对白的文艺观众

  • 喜爱各国艺术电影风格的电影痴电影狂

野梨树酷卡

这部电影绝非好莱坞电影雅俗共赏,这部电影绝对需要打起精神,聚精会神与悬梁刺骨的观影,一旦撑过前两小时的缓慢步调,最后一个小时的剧情推展与虚实画面的穿插,会让观影者大呼值回超过2小时所要加收的20元票价,当然矮夯北个人认为,本片结尾父子情缘未能达到前作「冬日苏醒」给我的震撼之感,也让锡兰的第七部片长片成为第一部参加坎城影展空手而回未获任何奖项的电影,但如同本片寓意,现阶段的锡兰已经无须获得奖项来刷存在感或是确立影坛地位,野梨树仍是导演锡兰最具人性的一部长片,值得土女影迷们挑战。趁著一年之初,赶快踏进戏院让锡兰睽违的人性光辉与思辨对白开启2019年吧。

矮夯北

矮夯北Ayhan bey – 2004年,某天,我听了奥罕‧帕慕克政大演讲,我的一生从此转变。2006年环绕土耳其,那是我一生中最惬意的时刻,而我却不知道。非土语系毕业生,却又土心积虑的10年来一直在土语圈子里绕啊绕,希望未来有那么一天在直肠上,喔不,职场上能够土破重围,土近甘来。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