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当地时间:
安卡拉天气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当地
时间

2018 土耳其国会大选回顾 新世纪苏丹之路


取材 : 中时电子报、联合电子报、新华网国际、BBC中文网、法新社

 

土耳其已在2018年6月24日进行修宪后的首次总统、国会大选,现任的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与「民族主义行动党」合组「人民联盟」,推出现任总统埃尔多安代表参选修宪后的首次总统;在野势力则是共和人民党派出的资深议员殷斯/殷杰(İnce)声势最大。就让我们简单回顾这场选举的「选前」、「投票结果」、「后续效应」吧!

 

选前:执政者没把握会赢、在野势力力求翻盘

前两周回顾:

埃尔多安的总统梦,恐难「轻骑过关」?

埃尔多安的总统梦,聪明反被聪明误?

虽然执政党掌握执政优势、国族主义认同、舆论风向,被预料能「轻骑过关」,不料时间越逼近投票前夕,看似政绩的题材却成了包袱。例如出兵叙利亚、货币政策、与北约、欧盟、美国因为区域问题、军购议题而持续僵持交恶,加上埃尔多安的人格特质不断被外界形塑为「21世纪的鄂图曼苏丹」,政治作风也师法于俄罗斯总统普丁的强人统治,原本的一手好牌优势却逐渐丧失,这逼得埃尔多安不得不放手让土耳其的央行大幅拉高利率纾解通膨压力,还同时释出若国会无法与友党一起取得过半席次,他愿意与国会协商筹组执政团队,避免国会重选。

Muharrem İnce presidential candidate
相较于执政者受困泥淖,代表在野势力的殷斯声势却日趋看涨。殷斯与埃尔多安都是「很会说话」的政客,善用词藻、辩才无碍,对于政策走向也都能言之有物,但是殷斯比埃尔多安更会抓住目标选民「求变」的心理,掌握话语「首发」权。例如土耳其在2016年7月流产政变后就一直处于紧急状态至今已达7次,殷斯告诉选民:「我若胜选,第一道公文就是解除紧急状态,把权力还给大家」,并且抨击埃尔多安:「土耳其会陷入紧张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埃尔多安)」。埃尔多安面对批评则只能以「恐怖、阴谋」反呛对手,让执政党陷于被动回应的状态。

 

投票结果:执政党有惊无险,在野党分崩离析

Turkey 2018 elections, ballots
6月24日投票结束,土耳其在86.24%的高投票率下,以52.59%的得票率选出埃尔多安为土耳其修宪后新任总统,任期5年得连任一次。换句话说,埃尔多安5年后若连任成功直到2028年,在任期间将超越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将军。这场硬仗执政党虽然一次就取得总统、国会双双过半的胜利,但是赢得不轻松,区域问题专家也认为这次选举是土耳其在「十字路口」上的一次重要选择。

在野势力虽然声势不差,但除了殷斯独领风骚之外,也不见其他候选人提出整合力量单挑埃尔多安的声音。这或许是土耳其与其他多数国家「多党政治」、实施两阶段投票的共通现象-无法凝聚力量。民调显示只要能把在野党集结整合起来,支持度绝对不会输给埃尔多安,反而是在野党都认为自己能掌握「关键少数」,只要把埃尔多安逼进第二轮投票,届时再来整合就好。「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结果,在野党的「空气票」效应成了推力,反而让执政党有机会力搏「首轮过半」,各个击破。

 

后续效应:土耳其用选票认证「鄂图曼苏丹」的诞生?

Grand National Assembly of Turkey 2018

紫色 HDP: 67席/ 红色 CHP: 146席/蓝色 İYİ: 43席/ 黄色 AKP: 295席/ 深红 MHP: 49席


从国会席次的分布上来论,这次「正义与发展党」的席次从316跌到296,明显滑落不少,若没有「民族主义行动党」取得49席的挹注,无法在这次600席的国会取得过半优势。届时埃尔多安只有两条路-国会重选、释出部分权力分配,让在野党入阁担任部长。这也让人不得不佩服埃尔多安的「政治精算」,先解决国会席次的难题。同样的场景,亲库德族势力的「人民民主党」得票率也颇斩获不少,再度跨过10%的门槛可以分到67席,土耳其东部各省的总统选票也都是开给了尚在狱中的萨拉赫丁·德米塔尔什,显示土耳其的内部矛盾仍然无解。

Turkish election Parliament, 2018 map
回到总统选战,败选当下的殷斯上台演说先不忘酸了一下埃尔多安:「我输了,我们承认败给那个男人(埃尔多安),共和人民党虽然在选举过程当中蒙受各种不公正的打压、挫败,但基于各项数据与官方版本没有重大差异,我们坦然接受选举结果」。接着殷斯提醒:「不要忘记,埃尔多安是土耳其8000万人的领袖,你代表土耳其」。

埃尔多安的胜选感言不外乎流露八股,诸如「土耳其不会停止前进,我们会铲除那些阴谋家、恐怖组织;不看好土耳其的人,我们导正他们的看法」,还承诺会持续「解放叙利亚的土地,让身在土耳其的难民们安全回家」。同一时间,俄罗斯、匈牙利、伊朗等国也拍发贺电;欧盟、美国等西方国家则是「冷处理」。

有观察家分析这次的土耳其大选,是场「政治先凌驾经济,经济将反扑政治」的戏码。目前高举著民族主义、民粹舆论的执政者占了上风,因为目前手上还握有国家机器、政治、经济、军事资源的筹码;可是土耳其面临通膨、失业率、国际关系的恶化情况也是事实,经济选民在这回选举里头发生「分裂投票」的情况,根据出口民调,半数左右的年轻选民投给殷斯,但是中产阶级、保守派却多选择投给埃尔多安,因为将近18年前的「里拉风暴」殷鉴不远,而当年带领土耳其走出困局的政党就是「正义与发展党」,当年的领导人正是今天的总统埃尔多安。换作其他人执政,有办法让土耳其脱困吗?这恐怕是未来观察的重点。

 

总而言之,选民们用选票选择「再相信」埃尔多安一次,就看这位「新世纪的苏丹」要如何带领土耳其在十字路口做出选择了。

Web

Webber,学生时代大家都称呼我 「历史地理通」,大学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职业是国际运输业,任职于国际型海运公司。一直以来对土耳其充满兴趣。希望透过不同于传统学术的眼光,用我的所见、所接触、所听闻的资讯和大家分享这个充满历史文明、人文冲突、处在十字路口的国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