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当地时间:
安卡拉天气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当地
时间

德黑兰 FIFF国际影展 观赏土耳其电影游记


电影痴电影狂应该同意伊朗电影在亚洲影坛,甚至是国际影坛上影响力是举足轻重的,最近10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得主也于2011年与2016年两度由伊朗大导阿斯哈・法哈蒂(اصغر فرهادی ,Asghar Farhadi)抡元。也正因伊朗电影产业蓬勃发展,每年4月在德黑兰举办的德黑兰「Fajr国际影展(FIFF)」,总是聚集中东与世界各地的电影工作者,齐聚一堂欢度属于伊朗电影最重要的节庆。

而刚好身处德黑兰的矮夯北,虽然无法及时观赏好莱坞电影《复仇者联盟:终局之战》,能够在中东艺术瑰宝之都,寻找属于土耳其的相关线索,也算是稍稍弥补遗憾。本次德黑兰Fajr国际影展共有4部土耳其电影、1部土耳其短片:余味饼干(Balık Kraker,Fish Cracker)土耳其影评讲座与担任国际评审团的土籍成员,只要细细寻找其实到处都可以看到土耳其电影工作者的影响力。

 

土耳其电影:《政变宣言Announcement》

Anons.jpg

翻开了洋洋洒洒的片单,首先ctrl+F选择了土耳其这个关键字,选择观看由导演Mahmut Fazıl Coşkun执导的黑色荒诞剧:政变宣言(Announcement,Anons)。电影是由60年代土耳其军事政变失败事件发想,剧情描述1963年5月22日,一群对于土耳其政府现况不满的军官,决定起身投入政变,而电影中的主角群,唯一的任务便是在发动政变当晚,夺下控制伊斯坦堡电台总部,借着配合安卡拉的同伙,于政变成功后,旋即利用广播向土耳其民众宣布政变成功的心战喊话讯息。

但是就像每一个电影主角,总是会遇到许多的任务挑战与困难,电影主角群遇到了包括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同伙的窝里反背叛、唯一懂得操纵广播机器的技工不在电台以及与安卡拉参与政变的同伙失联等种种挑战,他们在起义当晚,需要在天不时地不利的状况下,一一排除难关,并安慰鼓励彼此,希望能够在曙光照亮金角湾,成功完成任务向全国同胞宣告政变成功的好消息,又或者⋯⋯事情有像他们计画的这么简单吗?

这部电影虽是改编自真实事件,但是从故事的第一个场景,导演特别使用灰暗镜头与充满异国风味的土式音乐创造出风雨欲来的悬疑感。接着安排的台词与剧情都让观影者感受到满满的怪诞感。导演Mahmut Fazıl Coşkun希望透过黑色幽默的手法,让土耳其或是国际影迷能够了解土耳其近代政治几乎每10年都会轮回一次的军事政变就是最荒诞不羁的现实。

新锐导演Mahmut Fazıl Coşkun在2009推出电影处女作时就获得伊斯坦堡国际影展最佳导演的殊荣,导演Mahmut在2016年土国军事政变失败之后,仍不畏艰能国内政治不正确氛围之下,拍摄这部利用喜剧包装针砭土耳其政治的讽刺电影,也难怪政变宣言获得本届德黑兰Fajr国际影展,获得东方视角(Eastern Vista)最佳剧情片的奖项。导演Mahmut也以此片于2018年获得威尼斯影展地平线单元评审团大奖。

 

国际评审团-土国影评:Cüneyt Cebenoyan

正当矮夯北于等待入场之际,突然发现一头灰白大卷发胡子的居内伊用土文与伊朗志工聊天。我也用土文跟他打招呼,居内伊十分惊讶会在德黑兰遇到会说土语的台湾人,惊讶之余,仍不忘利用等待接驳车回饭店的空档,与矮夯北一同喝柠檬汁谈电影。

国际评审团-土国影评:居内伊 Cüneyt Cebenoyan

国际评审团-土国影评:居内伊 Cüneyt Cebenoyan利用一杯柠檬汁的时间与我分享土耳其电影的点滴

矮夯北首先分享,本届土耳其电影我只看了上述的《政变宣言》,也不甚满意结局的安排,居内伊只是静静的听着我班门弄斧的影评,没有什么回应。正当我回问,那依他专业的影评意见,本届最喜欢的土耳其电影是哪一部,他眨眨眼睛微笑对我说,身为国际评审团成员,他无法在影展闭幕与颁奖典礼之前分享有关于本届影片的相关意见,这让矮夯北突然觉得自己也太不专业了,竟然连这种业界常态都不明白。我便生硬的转了个话题,百惹味,我最喜欢的土耳其导演是锡兰(Nuri Bilge Ceylan),他这时候也比较放松,也分享他最爱锡兰的2011年出品的《安纳托利亚故事(Once Upon a Time in Anatolia)》,每一个场景每一个内敛的对白都是十足的艺术。矮夯北此时也只能吸了一口酸涩的柠檬汁,同时并把我卡在喉咙本来想与居内伊分享我在金马国际影展观看沉闷的《安纳托利亚故事》后睡死的陈年往事硬是吞回了肚内。

居内伊也分享这次是他第一次参加德黑兰国际影展,他参加过许多国际影展,但是德黑兰国际影展的特别之处是选了许多哈萨克、乌兹别克与吉尔吉斯等中亚国家或伊斯兰背景的电影,这与主流影展的选片独树一格,甚至在伊斯坦堡国际影展都很难看到本影展选择放映的许多国家的独特电影。居内伊也委婉分享伊朗影展仍有许多可以改进之处,让国际评审团或是外国影迷能够更能舒适地享受盛典。但是同时他也谢谢全体工作人员与志工从早到晚的微笑与协助,让他在德黑兰的这几天都享受到伊朗人举世闻名的待客之道。

居内伊在离开会场搭乘接驳车之前,总结说到他在伊朗感受都能够轻易的跟任何伊朗工作人员连结,因为伊朗与土耳其共享许多相似的文化面,甚至土耳其文有许多单字从波斯文借词而来,他只是不懂波斯文,但是在德黑兰感觉就像是在土耳其一样自在。他最后分享他评断电影,最重视的是电影需要能够让主角有角色成长,饰演主角的演员需要搭配缜密撰写的剧本,运用高超的演技让观影者信服,这就是他挑片评比的重点。

 

土国艺术电影最强背影杀手:Muzaffer Özdemir

转瞬间,德黑兰国际影展即将画下句点。趁著认识的记者朋友带我勇闯德黑兰国际影展闭幕暨颁奖典礼现场,我看到了台上来自土耳其的电影工作者兼演员莫札菲与其他国际陪审团成员排排站时十分的安静却又坚定,他虽然没有拿着信封公布得奖者,但在台上从头到尾都给人暖暖的感觉。

土国艺术电影最强背影杀手:Muzaffer Özdemir

在典礼结束人潮疏散之际,矮夯北突然看到莫札菲迎面走来,就像他在台上那样,静静地坚定地走着,也或许这边是伊朗导演与演员的主场,伊朗影迷都争相与伊朗明星合照,矮夯北决定背道而驰,与莫札菲打声招呼。

Muzaffer Ozdemir 莫札菲用土语亲切与矮夯北分享从影工作经验谈

莫札菲一听到矮夯北用土语跟他打招呼,就好像是转换个角色性格似的,用土语总是能够快速的拉近我们与土人之间的距离。莫札菲大学念的科系是地理工程系,现在却在影坛发光,自他有记忆来,他就为电影痴狂,他说当他就学期间,土耳其境内没有任何一所大学开设电影系,而他同时也喜欢地理知识,便决定就读地理工程系,并同时自学电影拍摄等相关的技术。

Uzak afiş.jpg

矮夯北狂乱地Google了莫札菲之后才惊觉,他曾经出演土国大导锡兰前3部长片《小镇(The Small Town;1997)》、《五月云(Clouds of May;1999)》与《远方(Distant;2002)》,并以远方男主角抱回2003年法国坎城影展最佳男主角奖项,但是莫札菲仍谦虚地说道,这个国际奖项对于他往后的演员生涯并没有显著的镀金效应,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加分。

他也分享担任锡兰导演3部长片的主角一切都是巧合,他在锡兰执导小镇时就是影组的工作人员,就这么糊里糊涂被锡兰钦点成为第一部长片的男主角,他也说锡兰导演的执导风格与伊朗导演是非常的相像,锡兰常常会让他自由发挥即兴台词,也许因为这样子没有台词的束缚,让锡兰导演的电影看起来十分自然,就像是日常生活对话那样,让影迷都可以很快进入角色的心境。

土国艺术电影最强背影杀手:莫札菲 Muzaffer Özdemir与国际评审团排排站

土国艺术电影最强背影杀手:莫札菲 Muzaffer Özdemir与国际评审团排排站

挥挥手向莫札菲道别之后,看着手机上Google到的远方电影海报,莫札菲在伊斯坦堡金角湾看着海景抽烟的那张照片,对照此时看着莫札菲好缓慢的脚步,我想我此次德黑兰国际影展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

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

 

矮夯北

矮夯北Ayhan bey – 2004年,某天,我听了奥罕‧帕慕克政大演讲,我的一生从此转变。2006年环绕土耳其,那是我一生中最惬意的时刻,而我却不知道。非土语系毕业生,却又土心积虑的10年来一直在土语圈子里绕啊绕,希望未来有那么一天在直肠上,喔不,职场上能够土破重围,土近甘来。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