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当地时间:
安卡拉天气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当地
时间

「土」然好想「尼」,跨国婚礼趣


你,参加过土耳其的土式婚礼。

但是你参加过土耳其与印尼跨国联姻婚礼吗?

跟着矮夯北的镜头一探究竟!

 

11年友谊一眼瞬间

认识新郎Selo是在2006年夏天矮夯北初次造访土耳其时,透过Selo家庭接待与Selo热情地地陪,让我很快的在伊斯坦堡找到归属感,就像是在伊斯坦堡有个弟弟般的归属感。那时还未满18岁的Selo带着矮夯北参观多玛巴切皇宫(Dolmabahçe Sarayı)与伊斯坦堡考古博物馆(İstanbul Arkeoloji Müzeleri),更带我观赏西克塔斯足球队(Beşiktaş)的球赛,体验球迷的执著与疯狂。

虽然那是个没有iPhone也还没有土女时代的年份,伊斯坦堡的一切透过Selo的细心安排让那时仍天真烂漫的矮夯北着实大开眼界。

2010年,再次看到Selo是在中国厦门。他在厦门大学念书,也在求学阶段认识了来自印尼雅加达的Fitri,两人是这么登对,他的好配上她的甜羡煞了旁人。

不论是2006年的伊堡或是2010年的厦门,黑与白就是贝西塔克斯球迷的印记!

不论是2006年的伊堡或是2010年的厦门,黑与白就是贝西塔克斯球迷的印记!

2017年7月初,Selo邀请矮夯北8月初前往印尼雅加达参加他俩的婚礼,没想太多立刻下订机票,在他人生重要的一日见见好久不见的老朋友。

 

女方家中进行宗教仪式

当矮夯北搭红眼班机从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抵达新娘Fitri家时,首先对于豪宅规模吃了一惊,正面看来像是三栋并排的四层楼别墅打通,屋内还有游泳池,客厅大到可以在室内使用体感平衡车。

整日的宗教仪式,我们因为非家属且非穆斯林,仅能静静远观。新娘Fitri的家庭更邀请了孤儿院的女童们一同诵经祈福,并让孤苦伶仃的女童可享用美味的自助餐佳肴。著素衣的新娘Fitri一手拿着麦克风,一手拿着面纸拭泪,一面虔诚念著经文一面向女方家长辞行。「吾家有女出嫁」的气氛让宾客与家属都感到非常的感动与不舍。

宗教仪式后与孤儿院女童合影

宗教仪式后与孤儿院女童合影

而当日晚上,是女生专属的Henna之夜(又称「指甲花之夜」)。新娘与女性友人留在家里在新娘的手掌及脚上绘上悦目的图案作为装饰,然后吃吃喝喝度过一个精彩的单身派对。

 

饭店证婚仪式

隔天早上,矮夯北吃力的叫醒疲累的Selo,梳妆换装完毕先在五星级饭店拍摄婚摄照片与活动影片侧拍,然后新郎官Selo又马不停蹄地参加证婚仪式。

由男方父母带头,带着男主角及6位穿着印尼传统正式服装「贝斯卡努山塔拉(Beskap Nusantara)」的伴郎浩浩荡荡的进入会场。Selo的伴郎是他在土耳其、厦门以及台湾的土国好捧油,伴郎手里皆拿着象征要给女方的名牌鞋嫁妆,,先由男方证婚代表用英文简单说明来意「我们的儿子想娶你们的女儿」后,再由男方的母亲致赠嫁妆给女方。随后由女方母亲致赠花环,代表接受新郎Selo的提亲,由女方父母站在新郎两旁,牵起新郎Selo的手缓缓接受现场亲友祝福步入证婚桌。

出乎矮夯北意料之外,现场的司仪除了以印尼文主持外,男司仪竟然还能够以土耳其文进行,侧面了解男司仪曾经在土耳其念过宗教学校,故能够以流利的土耳其文主持证婚仪式。

Selo 2017年证婚仪式与伴郎合影

证婚仪式与穿着印尼传统正式服装Beskap的土耳其伴郎合影

就在我还在赞叹司仪的土语流利程度后,会场后一阵惊呼,原来是伴娘领着精心打扮的新娘入场了,气势震慑让全场的手机镜头像是飞蛾扑火饿虎扑羊般此起彼落拍个不停。而后,在一长串诵经文的祝祷之后,新郎Selo与新娘Fitri在众人的见证下签下了婚礼协议,代表双方正式结为连理,上午的证婚仪式也在亲友团在笑僵的新人旁疯狂地拍照中,暂时告一段落。

 

五星级豪华婚宴

以土耳其传统致赠新娘手炼祝福新人百年好合

以土耳其传统致赠新娘手炼祝福新人百年好合

相信我,这个婚宴场地是我参加过最豪华的婚宴,没有之一。

挑高宽阔的场地、火树银花的装饰、现场乐队的演出还有目不暇给的印尼与土耳其佳肴,让矮夯北叹为观止。听说新娘Fitri的家庭重金礼聘印尼阿Ken担任婚礼主持人并邀请印尼黄小琥劲歌表演,马上炒热现场气氛,让印尼宾客有视觉、听觉更有味觉的多重享受。

身为土耳其人的伴郎群们,站在新郎Selo后方缓缓陪着新郎走向晚宴的场地中央,新郎Selo在中央的舞台单膝跪下接过场地另一端走来的新娘Fitri与伴娘们,接着两支队伍像是水乳交融般,一同走向富丽堂皇的婚宴主舞台,不夸张,舞台大到可以办场校园演唱会了。

印尼式的婚宴不像我们圆桌用餐,印尼人喜爱站着吃把费,与亲友宾客交谈的气氛。还好,还有一区是保留给伴郎与伴娘的座位,让矮夯北可以稍稍的喘息。

接着趁著新人稍微休憩之际,矮夯北赶紧冲上主舞台,亲身将准备的红包直接交给老朋友新郎官Selo,我知道我可以在报到处直接交给收礼金的,但矮夯北希望能够亲自的与新人传达祝福之意,希望他们收下这微薄之礼。

来自土耳其的伴郎们,也依照土耳其传统婚礼习俗,在婚礼中将钱币用别针别在男主角Selo西装胸前,也准备一条手炼给新娘Fitri,让她感受到土国来的祝福与心意,紧张过度的伴郎手抖了半天都无法成功将手环扣在新娘的手腕上,也让新郎Selo与新娘Fitri都笑了开怀,现场喜悦的笑声从爪哇海传回马尔马拉海。

趁著婚礼的最后,土耳其伴郎起哄请音控播放土耳其耳熟能详的婚礼国歌「Ankara Bağları」,接着新郎新娘跟着伴郎们,疯狂的围成一圈跳舞狂欢,庆祝两人的共结连理,虽然宾客渐渐离去,布景也慢慢拆卸,但是在音控断电之前的那一刻成了永久的回忆,那一夜的雅加达非常土耳其。

 

恭喜,Selo与Fitri有情人终成眷属,也祝他们百年好合。

 

矮夯北

矮夯北Ayhan bey – 2004年,某天,我听了奥罕‧帕慕克政大演讲,我的一生从此转变。2006年环绕土耳其,那是我一生中最惬意的时刻,而我却不知道。非土语系毕业生,却又土心积虑的10年来一直在土语圈子里绕啊绕,希望未来有那么一天在直肠上,喔不,职场上能够土破重围,土近甘来。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