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当地时间:
安卡拉天气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当地
时间

土国背包客 吃土也要环游世界?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时代在进步,社会改变?

总觉得近两年来台湾旅行的土国背包客蔚为风行,从前那个黄金年代,土人都在土国海岸度假、或者前往欧洲胜地,鲜少来亚洲的背包客。但是这两年陆续看到土人来台旅游住饭店、民宿或是Airbnb,有些土人则选择以不花钱为圭臬,其中最有名的土耳其背包客就是号称「不受拘束的旅人」(Rotasız Seyyah)的 Mehmet Genç,几年来的环球之旅,除了Instagram上23.5万追踪、拿到Canon、卡达航空与Columbia服饰赞助外,还于2017年出了两本同名书籍「不受拘束的旅人(一)」与「不受拘束的旅人(二)」,相信也有相当比例的土国青年看到前人的脚步也想要效仿,不花钱要怎么趴趴走跳世界呢?

节省旅费三步骤不外乎:第一就是搭上便车、第二则是无地不睡、第三是什么都吃。

 

爱图鲁(Ertuğrul)与布拉克(Burak)的故事

在西门电影街末端电影主题公园涂鸦墙前看到两位土人,身旁摆着登山大背包,大喇喇的坐在锡箔纸隔热垫上,加上身旁许多啤酒与饮料罐,不说我还以为是街友的住所呢,有偶像包袱的矮夯北刚坐在他们两位的中间,便被蚊子攻击到五味杂陈,也实在有点太在乎身旁机车骑士的眼色,总觉得不太自在。

爱图鲁(左)在这段旅程中已经练就无处不睡、随时可入梦乡的境界
爱图鲁(21岁)与布拉克(22岁)是伊斯坦堡人,爱图鲁一头铁灰绿的长发佩上浮夸的南洋服饰,加上好动、爱笑又疯颠的行事风格实在与梳着包包头激似印度北方旁遮普省人的布拉克展现出的成熟稳重有着天壤之别,两个人的好友谊甚至在左手腕上刺上了同款的哈利波特分灵体刺青,原来是哈利波特迷布拉克从小看着哈利波特系列电影长大,便怂恿爱图鲁一起刺上分灵体图案的刺青,布拉克甚至在香港购买哈利波特音乐盒当作旅行杀时间的幸运符。

矮夯北总觉得个性反差的两人难道一路上都没有受不了彼此的时刻吗?

布拉克这时就显现出成熟大老哥的真性情,说著路痴爱图鲁如果没有他的陪伴,迷路也是家常便饭。当然两位好友也会因为行程安排而分头而行,给彼此一点喘息的空间。

矮夯北与两位土男孩相谈甚欢,有种看到10多年前自己在土国自助旅行的影子,虽然有种世代隔阂的感觉,但是两位土人自然不作做的真性情,也让矮夯北感到既来之则安之,便认真地问了他们我内心深处的疑问。

 

Why Travel? Why Taiwan?

爱图鲁与布拉克两位从大学辍学后,便在同个公司工作,上班一年之后,因为土耳其经济持续不振,去年人均收入仅为10,597美元,较2016年的10,883美元减少2.6%,两人毅然决然离开职场,决定离开伊斯坦堡前往马来西亚吉隆坡,本来只想要单纯游览两三个国家之后就返回土国,怎知在出发前一天,爱图鲁因缘际会之下,在博斯普鲁斯海峡渡轮上认识了一位曾经壮游亚洲的土人,那位土人告诉他们可以在艾米诺努(Eminönü)旁的香料市场(Mısır Çarşısı批避邪眼串珠,再于旅途中自行加工成手炼,于各地沿途贩卖赚取盘缠 。他们临时决定用7里拉买了500颗避邪眼串珠,就这么的赶鸭子上架出发了。

因为土耳其现今在国际社会的形象,所以土耳其人在东亚能够免签的国家除了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不外乎就是与土国相称友谊之邦的韩国、日本以及2016年10月起适用落地签证的台湾,也因为这样,来台的土耳其人逐年爬升应该非海市蜃楼的错觉。

 

没钱有没钱的玩法

爱图鲁与布拉克到访各个国家如果经济可以负担,他们便下榻民宿的多人房,盥洗、休息兼洗衣服;若是觉得房价过高或是天气不错,便在公园或是公共场所席地而睡,节省住宿费用。听到这边,矮夯北也瞠目结舌,不能同意这种旅游方式,但是看到他们在各国景点拍出的网红美照,也让矮夯北羡慕不已,五味杂陈有点难以言语。爱图鲁更滔滔不绝的分析在新加坡圣淘沙睡得最为舒服,在干净明亮的公共空间、又有24小时开放的公厕,再加上美丽的风景,让他们觉得赚到了,而曾经在香港麦当劳待上一个月的爱图鲁,则是将香港评为最不舒服的栖身之所,但是他也说到香港因为贫富差距大,即便这么不舒服的环境,每天晚上仍有许多外国旅客或游民在麦当劳觅个落脚处。而西门的台北市电影主题公园,则是因为夜晚蚊子猖狂以及时不时会有员警关切,被他们评为两者之间,还算可以接受的范围。

 

卖炼卖照赚盘缠

在台北西门的两人,也趁着白天人潮拥挤的西门町席地贩卖手工避邪眼手炼,他们也曾经将Instagram旅程风景照冲洗后贩卖回忆,两位土人到达新的国家便用Google翻译用当地语言写下「我是环游世界旅行者,你可以帮助我吗?手炼不限金额,谢谢。」听着他们的分享,好像挺好赚的,在台北一天可以赚取新台币1至2千元,布拉克说他的最高纪录是一天6千7百元,看来台湾人对于赞助年轻旅者还持正面支持的态度。

布拉克工作照

爱图鲁四个小时靠着避邪眼手炼赚了4,500元
他们也提到,如果继续留在土耳其领死薪水,可能每天为生活忙盲茫,这次为了环游世界的旅行投注一点旅游资金,再透过各路善心人士的相助,让两位年轻的土男孩可以一边圆梦,一边赚取超过百倍的收获,矮夯北当下对于这种贩卖小物赚取赞助的行径感到不以为然,但是转念一想,一个巴掌拍不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不偷不抢的行径也没有什么值得我说嘴的。

 

自助‧人助‧互助

说到这,布拉克拿出手机登入「İnterrail Türkiye」网站与Facebook粉丝专页,İnterrail Türkiye于2013年11月2日由Bestami Köse与86个志工团队共同创立,成立宗旨希望能够提供土国自助背包客旅行以及安心上路的概念能够更为世人所接受。在İnterrail Türkiye成立后的短短2年半便成为吸引超过80万人使用,成为土耳其青年最大的社群平台之一。

Interrail Turkiye(@interrailturkiye)分享的贴文 张贴

矮夯北定睛一看,粉丝专页竟然有超过14万的土国背包客按赞,更有一个不公开的社团,回答问题加入后,可以与世界各城市的土人联系,只要有困难,大家都会互助伸出援手。布拉克就举例,之前有个女性土国背包客独自在马尼拉旅行,因为身体不舒服前往医院就医,就上社团PO文求助,结果真的有7-8名正在菲律宾当地的土人背包客出手援助,前往医院关怀同胞。

看到社团上许多人热情主动PO文告知欢迎借宿一晚的友善讯息,让我有种好像看到PTT八卦版乡民互助合作的既视感。

 

国道夜惊魂

但是,爱图鲁与布拉克在台湾的自助之旅也并非一帆风顺,在台北多日的他们,从基隆开始打算搭便车方式,前往目的地台中,想要拜会去年于韩国认识的台湾阿姨,就是这么一个缘分,这么一个信念与承诺,让两个土人一路在高速公路上拦车、询问并搭上便车,更惊动了用路人向警方报案,警方接获4个不同的报案讯息,终于在中坜交流道附近找到没有交通常识的不了解台湾交通规则的两位土人,一场国道夜晚惊魂记就此告一个段落。

看完了新闻影片,两位土国大男孩除了很认真的要矮夯北一字一句翻译之外,还要我特别更正,影片中画面有带到警方向便利商店店员询问公车站方向,好像让警方,好像说到警方提供他们食物充饥,他们很认真的澄清,警察没有买食物给他们啦,总之,他们长途跋涉,涉险搭便车,只是为了达成在韩国中许下的承诺。

 

台湾热情跨越语言隔阂

这次在台中与台湾阿姨重逢,阿姨对两位土人就像是自己儿子般的照顾,不但把他们照顾的无微不至,还带他们一起全家出游去佛光山纪念馆、更趁著清明连假去台南以及高雄等地拜访亲戚与朋友,溜冰以及卡丁车等活动,让两位土人感受到南台湾的热情与超越语言友谊,言尽于此,布拉克特别请我翻译他心内话成中文,让他可以传达最深的感谢。

“在韩国认识妳。来台湾真的让我很开心。跟妳们相处的5天,妳们那么热情的招待我,就像是我们的妈妈一样照顾着我们,带我们认识妳的朋友和家人,还带着我们造访台南和高雄,逛逛吃吃喝喝。妳和妳的家人都是非常好的人,我现在在台湾找到一个妈妈和家人。”

而台湾阿姨也很快的回复:

“我很开心认识你们。你们离开我依依不舍。因为你们跟我一样从那么远的国家来。我很珍惜非常开心。也谢谢你把我当你的家人。欢迎你随时来台湾找我们。要保重身体喔

我想,我有什么资格批评20岁初头背包客如何过他们的花样青春呢?

陪着布拉克搭上深夜前往桃园机场的巴士,在等公车的空档,矮夯北访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旅行这么久的时间,每当你离开一个国家、一个城市,难道都不会感到难过或不舍吗?」布拉克放下叼在嘴上的烟,悠悠的吐了一句:「不会,因为我对于未知下一站的挑战,总是充满了兴奋之情。」随后,他便头也不回的上车了。

眼光炯炯有神的布拉克
看着隔着车窗他炯炯的眼神,我突然顿悟,只能说就像是孙燕姿所唱的歌词般,「开始懂了,快乐是选择」。

追踪

爱图鲁(Ertuğrul)的Instagram

布拉克(Burak)的Instagram

矮夯北

矮夯北Ayhan bey – 2004年,某天,我听了奥罕‧帕慕克政大演讲,我的一生从此转变。2006年环绕土耳其,那是我一生中最惬意的时刻,而我却不知道。非土语系毕业生,却又土心积虑的10年来一直在土语圈子里绕啊绕,希望未来有那么一天在直肠上,喔不,职场上能够土破重围,土近甘来。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