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当地时间:
安卡拉天气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当地
时间

土美龃龉全球吓坏 里拉崩跌经济风险增


取材 : 中时电子报、联合电子报、新华社国际、中评网

 

关键地名:伊兹密尔

伊兹密尔在早期曾是希腊人的殖民城邦,直到15世纪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占领,在今日伊兹密尔市西南约50公里的以弗所(或译:艾菲索斯,土语:Efes,现在是土耳其城镇塞尔丘克),还保留了当年圣母玛利亚的晚年住居。

伊兹密尔地处爱琴海的咽喉,具备希腊、罗马、中世纪、奥斯曼时期的历史遗迹、宗教文化交错其中。迥异于传统土耳其的景色与人文风情也因此吸引外来人口(经济移民)选择在此定居、置产,也是土耳其境内非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地区;政治光谱上,伊兹密尔一直是自由派「共和民主党(CHP)」的根据地。

为了一个牧师,土耳其、美国互杠

安德鲁布朗森(Andrew Brunson)是一位美国福音派牧师,他在土耳其生活20多年,并且在土耳其的伊兹密尔市(İzmir)经营「伊兹米尔复活教堂」。2016年12月,土耳其政府以「暗助军事政变与恐怖主义」罪名关押布朗森,并与其和人在美国滞留的「葛兰教派」连结。在欧巴马执政时期,土耳其曾表示如果美国愿意遣返葛兰回土耳其受审,土国愿意放布朗森;结果土耳其如意算盘落空,川普总统上台后最初也是「口头规劝」,不过近期却是峰回路转急转直下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福音教派在美国自1970年代开始逐渐走向政治舞台并且发挥影响力,主要支持对象正是川普所属的共和党。以其教义上来说,福音派偏向保守势力,对于堕胎、同性恋等尖锐问题都持反对立场,这正巧与川普政府的「国策」相符。面对「金主」的压力,尤其美国的期中选举打得火热,共和党须投其所好迎合选民胃口,川普愿意动用国家之力对土耳其展开不对称的制裁手段似乎不足为奇。

 

川普下手之重,刀刀直冲土耳其的要害

除了冻结土耳其政府官员在美国的资产,川普政府更祭出杀手锏「经济制裁」,宣布将检讨土耳其的免税待遇。根据美国贸易部门的资料,土耳其每年输往美国的贸易金额约94亿美元,其中约17亿可以获得免税待遇,尤其是钢、铝制品就占了13亿美元。土耳其是美国第七大钢、铝制品进口国,美国是土耳其最大的钢、铝制品出口国,两者间谁依赖谁不言可喻。

时间先往前推到2018年3月,美国针对各贸易伙伴的钢、铝产品实施25%、10%进口关税,尽管土耳其努力地争取「豁免」却失败告终。当时有分析师预警土耳其对美国的贸易量将急遽下滑,对于外债赤字占国内GDP达55%的土耳其来说绝非好事。言犹在耳,川普于8月10日在推特上表示:「反正美国跟土耳其现在关系不怎么好,我已经授权对土耳其的钢、铝制品关税将调高至50%、20%」,这也是美国首度对于北约的盟邦施加制裁手段。

相关影音新闻:

 

里拉跳水,新兴市场、金融业震动

欧洲中央银行(ECB)官员对欧洲的银行业表示担忧,因为这些银行对土耳其提供资金,持有欧洲银行股票的投资人可能面临风险。国际清算银行(BIS)数据显示,西班牙承担土耳其借款833亿美元,法国384亿美元,义大利170亿美元。万一土耳其真的「倒债」违约,再加上英国预计2019年将要脱离欧盟,相关的清算机制、资产与债务的权利划分相关决策还是千头万绪,现在又多了一个「未爆弹」在手,恐怕将拖累好不容易慢慢复苏的欧洲金融业

川普的重手吓坏土耳其里拉一度狂贬26%至6.9974里拉兑1美元。地缘政治紧张则带动美元指数涨0.84%至96.305,升抵一年来高点。欧洲的市场连带遭殃,欧元对美元贬值,德国、法国、西班牙股价指数跌幅在8月10日都在1%至2%,连美国道琼指数也一度大跌200多点。

TCMB
面对里拉自2010年至今已贬值超过37%,通膨率将突破15%的绝境,外界看来,土耳其政府有些「精神胜利法」的怪招,例如「将枕头下的美金、黄金换成里拉」、「他们有美元,我们心中还有阿拉」等口号,埃尔多安所领导的土耳其政府似乎「无招胜有招」。有些分析师指出,土国必须寻求IMF(此字很夯,但这里是指「国际货币基金」)援助,如同阿根廷在6月也曾向IMF求援。不过,由埃尔多安任命女婿阿尔巴伊拉克(Berat Albayrak)出任财政部长后,这个选项可行性不高,最大主因是IMF的「特效药」是紧缩货币和财政政策,这跟土耳其的政策相违背。

十年来里拉与土耳其是间关联影片

 

土耳其找盟友帮忙「赞声」

目前土耳其政府最可能采行的方案是静观其变。因为8500亿美元GDP的国家虽然预算赤字庞大但仍在控制范围内,比土国还糟的国家多得是。再者土耳其与美国其实不是没有转圜空间,就拿「布朗森」事件来说,土耳其透过管道也向美方释出善意,表示如果葛兰遣返不成,可以退而求其次,请美国释放今年1月因金融诈欺及合谋罪判决有罪的土耳其人民银行副执行长阿提拉(Mehmet Hakan Atilla),换土耳其政府释放布朗森,但是谈不谈得成还在未定之天,然而就算谈成功,川普会不会「网开一面」还很难说。

土耳其一面与美国交涉,一面拉拢「友好支持」也是必要的手段之一,尤其是「同病相怜」者,必定「惺惺相惜」。伊朗就率先发难谴责美国「霸凌、制裁成瘾」,外交部长查瑞夫(Mohammad Javad Zarif)在推特表示:「我不解川普为何对于一个同为北约盟国的土耳其下重手,对于击溃土耳其的经济感到兴奋,这种可耻行径令人不齿,大家不应该只是口头谴责美国,应该要用实际行动让美国『改正』其行为」。接着表示「伊朗绝对与土耳其站在同一阵线,过去如此,现在、未来也是如此」。

埃尔多安也亲上火线,在川普最僧恨的「纽约时报」专栏表示:「不要让美国与土耳其的关系承受不可挽回的风险,土耳其会找到新盟友与新朋友」。此话一出,不免让人想到除了伊朗,俄罗斯普丁总统更是埃尔多安的「救命草」之一。据报导,两国元首已经热线讨论此事,并且就经济、区域战略交换意见。土、俄、伊三国曾在哈萨克首都阿斯塔纳(Astana)签订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协议,也就三国未来的「前景」擘画蓝图。

President Trump & the First Lady's Trip to Europe
事实上,土耳其在拥有伊朗、俄罗斯两条输往欧洲的油气管线后也抢到一席「话语权」。虽然目前为止土耳其的「底气」还不够,让川普的贸易大刀造成土耳其受到重伤,不过「雪中送炭」是真朋友,俄国在这场土、美龃龉中无疑又是个「无声的胜利者」。

 

土耳其的贸易风险上升,台湾如何应对?

一个国家的景气好不好,问问从事外贸、运输的人可以略知一二,笔者就第一线的观察,发现部分厂商自5月份开始输往土耳其的提单条件从原本的电放提单(Telex Released,简单说就是卖方将提单用E-Mail、传真等方式通知买方,货到港后直接用其邮件附件、传真件至当地卖方指定的窗口领取提货文件领货),改成正式提单(Original Bill,此份提单由卖方原件寄出送到买方手上),甚至在正式提单上新增银行押汇、指定领货人等相关字样。一部分原因是里拉狂贬,为了避免买方付不出货款(多数是尾款)而在买卖双方于合约成立前就会谈妥的事项。改变文件的格式都是风险控管,也是根据业内的惯例。有些土耳其买方会在合约履行的过程中提出希望延长付款期限、增加分期付款的时点来减轻资金调度,或是采用第三地转汇的方式来支付货款,都会对于台湾厂商或多或少造成压力。生意本来就是「风险控管」,厂商对于合作伙伴的征信、实地了解还是要多作点功课才能避免损失。

 

 

Web

Webber,学生时代大家都称呼我 「历史地理通」,大学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职业是国际运输业,任职于国际型海运公司。一直以来对土耳其充满兴趣。希望透过不同于传统学术的眼光,用我的所见、所接触、所听闻的资讯和大家分享这个充满历史文明、人文冲突、处在十字路口的国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