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当地时间:
安卡拉天气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当地
时间

执政党的大老出走潮影响 土耳其9月份新闻整理


取材:中时电子报、联合新闻网、新华网、Motorsport.Com

 

前任执政党官员掀起跳船潮,各有各的盘算

自从土耳其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在地方省市选举中大败,丢失6座指标城市之后,党内的「异音」四起,接着内外舆论讽刺「输不起」的状况下又再次输掉伊斯坦堡市长补选。

前情提要:六月下旬纷扰暂止 土耳其时局静观中

这一回,执政党内的「不同路」人终于「捡到枪」纷纷宣布「跳船」另谋新的政治路线,尤其具指标意义的前总统居尔(Abdullah Gül;或翻莒内)、前总理达夫托奥鲁(Ahmet Davutoğlu)、前副总理、财政部长的巴巴江(Ali Babacan)等人,都名列其中。

Ali Babacan - World Economic Forum Annual Meeting 2012 crop

Abdullah Gül 2011-06-07

Davutoglu Harvard University

时间先往前拉到7月8日,前副总理巴巴江率先宣布退党,并宣布预计在今年底另组政党投入之后的选举。接着前总统居尔、前内阁多名内政官员也跟进退出。9月13日,被称为埃尔多安「左右手」的前总理达夫托奥鲁也发表声明宣布要离开执政党,他在写给媒体的公开信中提到:「正义与发展党已背离创党的核心理念,我们希望有法治、能力、自由的基础上建立民主程序,不是某人说得算」。他同时预告:「我们广邀认同者一同参与建设、同时承担责任」。被外界认为这是达夫托葛鲁要「另辟蹊径、自立门户」的起手式。

AK parti logo.png

对于党内重量人士纷纷离开,正义与发展党的回应都是:「交付纪律委员会」来处理,刻意淡化冲击。尽管这些「重量级」大老求去看似对于执政党伤害甚大,分析师却不那么认为,因为土耳其在2023年总统大选前已没有大规模的选举,执政党又有足够的国会席次,满手「国家机器」不愁没作为,这些「枝微末节」目前可以忽略不计。再者,离开党这些号称「菁英」的份子其实也各怀鬼胎彼此不对盘,例如巴巴江与达夫托葛鲁共事时就经常「网内互打」,如今两人都离开各自算计,其实也有利正义与发展党日后借机「各个击破、收编」的可能性。

延伸阅读:背刺党主席?土耳其「AKP三巨头」的脱党崩解危机

 

埃尔多安:联合国是我的秀场

9月25日是联合国大会各国领袖的发言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发表演说时,拿出2015年伏尸在土耳其西南海滨沙滩上的「亚蓝.库迪」照片,提醒世人支持安卡拉在叙利亚北部划出「安全区」的方案。埃尔多安说:「土耳其接纳500万难民,这数字超过美国29个州的人口。我提醒各位,或许这事件很快又被遗忘,但是随时有可能会再度发生,土耳其对于难民危机担负着重任,现在还有超过300万人滞留在我的国家,不可能一直持续」。

同时间,埃尔多安也抨击以色列、印度,以国总理纳坦雅胡为了胜选不惜又再次挑动敏感的以、巴关系,其政见之一就是要「扩大」并吞约旦河谷地,这里水源充足,被视为巴勒斯坦的「粮仓」。此一举动让埃尔多安怒不可遏,高分贝痛斥以色列:「哪边才是你的国界」?土耳其会站在巴勒斯坦这边!至于印度、巴基斯坦为了喀什米尔再次大打出手,以及印度取消喀什米尔的自治权,尽管土耳其与印、巴关系都有不错的关系(印度与土耳其的商贸往来频繁、巴基斯坦是土国军工体系的重要客户),埃尔多安用「和事佬」的观点要求两国必须坐下来谈判,尤其是警告印度不可忽视穆斯林的基本权利。

相关报导:喀什米尔危机 巴基斯坦总理警告恐爆发核战

原本外界预期埃尔多安与川普会在联合国大会期间碰面,但最后只有互通电话,发言人对外表示川普再次就S-400采购案、禁止向伊朗采购石油的议题与土耳其讨论,也承诺土耳其所提出「安全区」的相关细节会尽力配合。土耳其多家媒体引用相关消息指出,美国正考虑出售「爱国者3」系统、依合约交付F-35、调降钢、铝关税的诱因,吸引土耳其「回心转意」。特别注意的是美国新任国防部长艾斯培(Mark Esper)本身就是一位「军工超级业务」,能够保障美国就业、军工企业稳健获利现在是他的首要任务。再者,被视为「冷战活化石」的国家安全顾问波顿去职,川普身边的鹰派顿时没了靠山,自然也就让土耳其有了讨价还价的机会。不过,由于土耳其不甩美国的禁令仍持续向伊朗购买原油,所以各方角力仍有变数。

 

土耳其拓展赛车运动,拉力赛成为新宠

今年的世界拉力锦标赛(2019 World Rally Championship)第十一个分站于9月在土耳其地中海区举办,土耳其的汽车工业底蕴深厚,除了是许多汽车厂的最佳代工生产基地,土国也有自主品牌销售欧洲、非洲、中东地区。话虽如此,土耳其的赛车运动却不甚发达,除了两轮的Kenan Sofuoğlu的重机界在闯出名号(后来从政)、2018年在MOTO 3初出茅庐就拿下冠军的15岁小将Can Oncu(今年赛季成绩普普),4轮的赛事也仅于F-1(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曾在2005-2011在土耳其伊斯坦堡的举办,赛道的设计也是目前为止仅有的三条「逆时针」跑法,相当考验车手的方向感。由于转播权利金实在太贵,赛车场自2011年赛季结束后除了单项赛事,其余的时间都是闲置。一直有消息指称赛会与土耳其政府都很希望该分站能重新加入,只是还有些问题(当然是钱)需要双方在协调。

比起场地的限制,同样是4轮的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WRC)则相对入手简单,土耳其在2018年首度加入赛程,地点在爱琴海沿岸的穆拉省马尔马里斯地区,场地结合车迷最爱的碎石、干沼、小溪流、搭配少许的农庄石板路、柏油路面,相当考验车手的技术、车队的后勤等各个层面。2018年由丰田车队夺冠,总统埃尔多安亲自出席颁奖典礼,今年由雪铁龙车队拿下分站第一、二名,政府部门由穆拉省的省长授予奖杯。

官方网站:http://www.rallyturkey.com/

 

从严肃的党政、涉外关系的新闻,我们也会在每一次新闻整理中找一些不一样的话题,希望大家更认识、更理解这个充满惊喜(惊讶)的国度!

Web

Webber,学生时代大家都称呼我 「历史地理通」,大学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职业是国际运输业,任职于国际型海运公司。一直以来对土耳其充满兴趣。希望透过不同于传统学术的眼光,用我的所见、所接触、所听闻的资讯和大家分享这个充满历史文明、人文冲突、处在十字路口的国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