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当地时间:
安卡拉天气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当地
时间

土耳其地方大选,牵动埃尔多安的「政治行情」


取材:中央社、土耳其国家广播电台、法新社、中时电子报、联合新闻网

 

前情提要

3月31日是土耳其的省市地方级选举,成绩好坏与否自然是各方注目的焦点。选举前夕,纽西兰基督城的恐攻、里拉再次波动、国际势力牵绊,总统埃尔多安所领导的土国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左支右绌,外界预估这次「期中考」成绩会让埃尔多安脸上无光。不过「超级大总统」名声绝非虚假,埃尔多安对内以「国家生存」的主轴呼吁选民续挺,砲口更对外「火力全开」反击的声量惊人。今日(3/31)就是投票日,选民取向如何?一起来看!

上周整理报导:2019 土耳其地方选举在即 检视埃尔多安的「期中考」成绩

 

基督城恐攻,催热选情的「助燃剂」

纽西兰基督城于3月15日发生大规模枪击案,28岁澳洲公民塔伦(Brenton Harrison Tarrant)持枪前往城内两座清真寺,残杀正在进行主麻日午祷的信众,造成50人死亡近百人受伤。土耳其「自由日报(Hürriyet Daily News)」报导,土耳其情报官员初步调查发现,塔伦分别在2016年3月17至20日、9月13至10月25日,入境土耳其,两次停留共计约45天。行程结束后,当事人陆续出入塞尔维亚、蒙古、克罗埃西亚、波士尼亚、保加利亚;保国警方已经证实凶嫌曾在2017年11月参访几处奥斯曼帝国与保加利亚王国交战的古战场。土耳其官员已表示,希望与巴尔干国家组成调查小组,调查凶手的旅游行为,同时要查出当事者在土耳其境内活动时跟哪些人有过接触。

巴尔干地区与奥斯曼土耳其有关的景点,欢迎到巴尔干旅游说书系列

New Zealand Deputy Prime Minister Winston Signs the Department Guestbook

纽西兰副总理皮特斯(Winston Peters)将以观察国代表身分出席3月22日伊斯兰合作组织(OIC)执行委员会紧急会议,共同商讨因应对策。枪击事件发生的当下,凶手采用「直播」手法将行径「无码」发送,加上当事者曾造访过土耳其,对于「圣索菲亚大教堂」也指指点点,甚至有媒体认为他曾经可能设定「暗杀」埃尔多安总统,因为难度过高而作罢,对此「天上掉下来」的选举大礼,埃尔多安不会放过任何一丝机会强烈反击。除了公开播放下架禁播的「枪击过程」,激起土国民众的同仇敌忾,对于遇害的穆斯林表达慰问,并指派高阶官员前往纽西兰「好好谈谈」事件的处置方式,同时也强烈批评西方国家的领袖们「你们做了甚么」?(事实上,除了教宗发表吊唁并呼吁各界冷静,西方各国的「谴责声明」几乎流于形式,实际作为远不如纽西兰国内民众自发的行动,还有纽国女总理「接地气」的包容与执行力)。

甚至挑起一次大战期间,纽、澳联军兵败加里波利(Gallipoli)的痛处,击中澳洲的不堪回首的过去。基督城「孤狼」的恐攻不只再次挑战多种价值观(穆斯林与基督文明、移民政策、枪枝管制),对于身陷泥淖的埃尔多安而言,这罐「助燃剂」一定要发挥到最大效益才行。

 

汇价波动,「经济战」成了选举的关键议题

Visita Oficial delegación de Turquía

越接近选举前夕,土耳其里拉汇率再次剧烈波动,3月23日的盘价一度触及1美元兑换5.7里拉,对照年初的高点5.38里拉又贬了5%。对此土耳其央行出来喊话,强调会使用各种工具稳定汇价。埃尔多安也出面痛斥操纵汇率的投机客是希望土耳其陷入困境,企图于31日地方选举前为难土耳其,还特别点名是美国的投资机构在搞鬼。土耳其政府采用货币紧缩的策略,借此打压在市场的里拉游资。所谓的离岸隔夜交换利率(投资人在一段时间内以外币兑换里拉的成本)成本飙涨了,受到打击的外国投资人纷纷抛售里拉,造成土国股市大盘暴跌,本地银行也承受不了压力,纷纷停止提供里拉给作空的投资者。目前看起来「止血」的效果已有成效,但对于投资者而言,本地资金缺乏势必垫高投资的成本,然而过多的游资会造成「投资」变成「投机」,埃尔多安的货币政策本质上希望「宽松」,但是在选情不利的情况下,强人也不得不对「经济」低头。

 

戈兰高地是谁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是谁的?

3月25日,美国总统川普签署命令,承认以色列拥有戈兰高地(Golan Heights)的主权,引发舆论譁然。埃尔多安在第一时间就跳出来指出,华府的如此决定不可能被联合国大会和安全理事会通过。以色列军方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期间从叙利亚手中攻占戈兰高地西侧约2/3土地,并于1981年宣布正式加以并吞,但从未获国际社会承认。尽管川普作此宣布,但联合国仍依国际法,重申戈兰高地是被占领土地。欧盟的外交和安全政策代表茉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27日重申,欧盟立场「没有改变」,美国的片面行动无助中东和平。埃尔多安也批评,海湾国家的「朋友们」没有对戈兰高地危机展现出坚定立场,大家都不喜欢现在的叙利亚是事实,但仍应该为其发声。

埃尔多安除了对于戈兰高地的主权归属大声疾呼,也不忘拿出自家国宝「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归属问题做对照,他说:「如果有需要,穆斯林也可以到圣索菲亚教堂做礼拜」。形同打脸2018年9月土国最高法院的裁定,拒绝开放有「历史地位」的建筑让穆斯林礼拜。当时穆斯林协会要求将圣索菲亚教堂恢复清真寺的用途,不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将其纳入「具历史地位的博物馆」作为世界遗产,因此法院作出穆斯林协会「无权要求变更建筑地位」的裁判,埃尔多安的诉求也等于违反国际法。

DSC04541

1935年,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将军将圣索菲亚大教堂改为博物馆,并对外开放任何信仰的民众参观,被视为「融合、进步」的象征。拥有教堂、清真寺双重性质的特殊性,也一直牵动土耳其穆斯林社群的敏感神经,对照圣索菲亚教堂需要付费参观,「蓝色清真寺」则是免费参观,如今埃尔多安借着戈兰高地的议题「顺水推舟」抛出圣索菲亚「清真寺」的构想,同样撼动西方社会的价值观。即使是政治用语,埃尔多安的屡屡发言都精准到位,踩在对立者的痛处又能拿到政治资本。

「欲从政者,必先师法埃尔多安」这句话目前为止依然适用。

 

选举结果很快就会揭晓,土女会再为各位整理各家的选后观点!

Web

Webber,学生时代大家都称呼我 「历史地理通」,大学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职业是国际运输业,任职于国际型海运公司。一直以来对土耳其充满兴趣。希望透过不同于传统学术的眼光,用我的所见、所接触、所听闻的资讯和大家分享这个充满历史文明、人文冲突、处在十字路口的国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