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摩蘇爾」之戰,土耳其、伊拉克、美國的三角習題


%e6%9c%83%e5%93%a1_%e4%bf%a1-01

 

取材:美國之音、BBC中文網、中央社、路透社、法新社

土耳其支持的敘利亞反政府軍

又奪下IS在敘國要地

敘利亞人權瞭望台組織和反政府軍在10月16日表示,在土耳其空軍、砲兵掩護下,已收復了由伊斯蘭國(IS)聖戰士手中的敘北城鎮達比克(Dabiq)。此地戰略價值相較伊斯蘭國控制的敘利亞城鎮拉卡(Raqa)、伊拉克北部大城摩蘇爾(Mosul)顯得微不足道,但意識形態上有重大意義,因為遜尼派有預言說,此地將是基督徒與穆斯林最終決戰之處。

160918-D-VO565-057

 土耳其的下一步

摩蘇爾

法新社10月17日外電,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指出,美國、伊拉克將發起奪回摩蘇爾的軍事行動,土耳其將會扮演一角。埃爾多安在電視發表談話說:「我們的兄弟在那裡,親人也在那裡。我們不可能不介入。」土耳其參謀總長艾卡將軍( Hulusi Akar,上圖左)已與美國軍方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將軍(Joseph Dunford,下圖左)討論過這個議題。伊拉克在10月17日正式啟動收復摩蘇爾的戰役,誓從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手中收復失土。摩蘇爾為IS控制下最大的城市,也是IS在伊拉克最後據點。路透社引述土耳其軍方消息人士報導,土國已為伊國的參戰部隊訓練約3000名官兵,預計先投入一半兵力,另一半部隊供備用輪調。這些部隊都在伊國北部距離摩蘇爾約40公里的巴希卡(Bashiqa)營區中接受土國訓練。

160801-D-PB383-021

延伸閱讀 : 土耳其揮師伊拉克,為何而來?

戰鬥箭在弦上,

土、伊兩國再起爭執

對於土耳其信誓旦旦地想要出兵,伊拉克總理阿巴迪(下圖左三)馬上潑了冷水,他在17日受訪時態度強硬地表示:「不准土耳其參加摩蘇爾行動。」但稍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回應:「單靠伊拉克軍隊不可能擊退伊斯蘭國,土耳其軍隊的參與能確保土國免遭受攻擊。土耳其也會參加戰後相關會談。」,雙方隔空交火。

 

Владимир Путин и Хайдар Абади 2

先前土耳其部隊進駐巴希卡營區時,就引發伊拉克政府強烈抗議,並警告土耳其若不撤軍,恐會引發兩國地區戰爭。土、伊有350公里的邊界接壤,摩蘇爾距離土耳其也不過140公里,IS同樣能威脅土國邊境,因此土耳其想在上陣參一腳可以理解。土耳其議會日前同意將越境在摩蘇爾地區打擊恐怖組織的駐軍時間延長一年,伊拉克議會對此則予以譴責。伊方認為,土耳其的決議無異允許外國軍隊入侵伊拉克領土。阿拉伯國家聯盟(Arab League,會旗如下圖)發出聲明表達關切,要求雙方冷靜不得擴大衝突。10月18日土耳其總理葉德仁也做出修正,表示將等伊拉克執政當局「核准」後,才會加入聯軍陣容。

Flag of the Arab League

為什麼土耳其如此看重摩蘇爾?

2014年6月摩蘇爾被伊斯蘭國(IS)攻陷至今,這裡是伊拉克第二大城,人口大多和土耳其同為遜尼派穆斯林。此地有條高速公路通往敘利亞第二大城阿勒頗(Aleppo),也有兩條省道通往土耳其邊境。因此摩蘇爾自古以來就是交通樞紐和貿易重鎮,除盛產石油和棉花外,食品及紡織品交易也很發達。

公元641年阿拉伯人攻佔摩蘇爾,在12世紀時創下文化高峰時期,之後先後落入蒙古人、波斯人及鄂圖曼人之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在一次世界大戰後被列強瓜分領土,此處就被立國後的伊拉克併入版圖。摩蘇爾人口在海珊執政時期一度增至約200萬,2003年美國二度入侵伊拉克時,支持海珊的民兵也曾在此地和美軍爆發激戰。

土耳其「準備好」應付開戰後衍生而出的難民問題?

摩蘇爾目前粗估仍有70萬人口,聯合國擔心伊拉克軍隊強攻會造成慘重傷亡。儘管開戰三天後的情資顯示ISIS已丟失摩蘇爾的外圍數個村莊據點,並且開始收縮防線、加緊城內防禦工事、挖掘坑道運補物資、作戰設備搬入住宅區、強逼居民作為人肉盾牌、也極有可能用自殺炸彈遲緩聯軍進攻。對於想要逃離的居民,輕則罰款,重則斬首。土耳其紅新月會(Turkish Red Crescent,下圖為組織救災現場)會長季尼卡(Kerem Kinik)表示:「開戰可能造成10~40萬名難民逃至敘利亞、土耳其、甚至靠近伊朗、伊拉克、土耳其三國交壤的庫德族自治區。然而,聯軍在摩蘇爾行動上,並沒有在人道方面深思熟慮。」季尼卡提出警告,伊拉克境內已經有300多萬無家可歸的人,官方要努力去應對逃亡潮的問題。

Turkey earthquake – a glimpse of the ECHO assessment

土耳其官員表示「已有收容難民的準備」,並且和紅新月會、伊拉克政府、伊拉克紅新月會等援助機構合作,預計一星期內完成在伊拉克北部興建新的營區構工,可以收容2萬個家庭。此外,來自土耳其20輛的救援卡車已待命隨時出發前往伊拉克北部。對於援助機構的規劃,人權、救援組織則不表樂觀。城內的民眾疏散時間不足,能否順利逃往邊界是個疑問;再者,土耳其已收納280萬名敘利亞難民,還有多少空間、多少錢、資源、心力去管理難民?

 

摩蘇爾之戰,

再次燒出美國在中東問題的左右為難

收復摩蘇爾作戰目前看來進展順利,但隨著之後的巷戰、游擊戰,戰鬥可能需時數周甚至數月,以伊拉克及國際聯軍的戰鬥力,打下摩蘇爾是遲早的事。然而考慮到當地複雜形勢,如何重建及控管摩蘇爾這個遜尼派城市,將令伊拉克什葉派政府感到頭痛。

Census Operations in Zinjali Neighborhood of Mosul

土耳其目前看起來尊重伊拉克政府,暫時「按兵不動」,但不排除在戰局順利時突然出兵加入戰局「割稻尾」的可能性。不過,戰略學者憂心警告,目前摩蘇爾的東、南、北三面都已經被聯軍(庫德族民兵、什葉派和遜尼派民兵)、政府軍、美國等北約盟軍封鎖,剩下西面通往敘利亞阿勒頗有缺口,然而此地的複雜性更不下於摩蘇爾。近日,土耳其空軍大舉轟炸阿勒頗東邊幾處庫德族工人黨的地盤,IS如果這時往西逃竄進入此區,勢必對局勢更雪上加霜,ISIS會為了求生而和庫德族、土耳其支持的敘國反抗軍地盤拼個魚死網破,一向以代理人姿態間接介入敘利亞內戰的土國軍方不排除會和ISIS直接交火。 

U.S. Soldier's Transfer Authority in Mosul

最後,摩蘇爾戰役是美國另闢戰場全力幫助伊拉克的體現。藉由打擊恐怖組織ISIS在伊國的最後據點,樹立以伊拉克為中東重要戰略夥伴的意義;不過,土耳其卻也是美國無法拋棄的盟友。現在兩個盟友間在執政宗派不同(土耳其為遜尼派;伊拉克是什葉派)、戰略思考也南轅北轍,這都讓美國夾在中間頗為苦惱。分析指出,美國所能做的就是盡可能調停雙方,兩國現階段不至於兵戎相見,其一兩邊都不具備吃掉對方的能力,其二倘若雙方擦槍走火,獲利者除了ISIS、伊朗、甚至俄羅斯、庫德族都能坐收漁利。但想要兩國和解共同為美國的中東戰略服務,依兩個國家領導人的「聽話程度」,不僅是不可能的任務,也燒出美國的左右為難。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