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通俄門」燒出土、美 化不開的心結


取材 : 聯合新聞網、中時電子報、法廣RFI、自由電子報、中央社外電

 

言猶在耳的否認

2017年11月12日,「通俄門」案特別檢察官穆勒已啟動調查前白宮國安顧問佛林將軍(Michael Flynn)是否曾與土耳其的官員密會,並討論流亡美國的伊斯蘭教士葛蘭驅逐出境、遣返土國,事成之後土耳其將支付報酬。對此,佛林的律師團予以否認,稱媒體報導「不實」,還指出指控已涉及綁架與收賄,「離譜至極又存有偏見」

 

案中有案,酬金不只一筆

報導指出有消息人士透露,土耳其政府看上佛林若能位居要津,就可運用他在白宮的影響力,把葛蘭交給土國政府。為此,佛林旗下的顧問公司據了解已經收到約60萬美元「相關作業費」,若事成之後的「後謝金」尚不明朗。另外,案子還查出若佛林能暗助讓與土國總統埃爾多安有關的黃金交易商札拉布(Reza Zarrab)獲釋,還將有1500萬美元的酬勞。綜合來說,事證明確的也只有第一筆60萬。其餘的款項也因為沒有「完事」而入帳;至於這些巨款的「幕後金主」是否有官方色彩截至目前也查不到源頭

札拉布(Reza Zarrab)何許人也?

札拉布(Reza Zarrab)是一位入籍土耳其的伊朗人,2016年在美國邁阿密被捕,他被指控是2013年一樁非法黃金交易醜聞的關鍵人物,涉嫌幫助土耳其向伊朗秘密出口200噸黃金(約合120億美元),讓伊朗出口石油(因受到制裁的緣故,伊朗無法賣石油換現金,因此土耳其用黃金向伊朗購油再出口套利),而此時是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還時任總理之時。札拉布於2007年加入土耳其國籍,也是一家控股公司的老闆。美國司法機關發現美國有數家銀行在5年的時間裡違反國際制裁,透過札拉布的公司向伊朗轉移黃金,最終於2016年3月在美國邁阿密警方逮捕。

 

峰迴路轉,佛林「認了」作偽證


事隔不到一個月,佛林承認對聯邦調查局(FBI)說謊,並表示「我負全責」。他涉嫌在「通俄案」調查中,對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提供不實陳述遭到起訴。根據紀錄,佛林已在12月1日於華府的聯邦地方法院出庭應訊時向法院認罪。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佛林遭起訴的罪名當中,最高將面臨五年有期徒刑。

延伸閱讀:「通俄門」若屬實…川普恐成首位彈劾下台的美國總統

白宮特別顧問柯布(Ty Cobb)1日發布聲明時也明顯與佛林「切割」,還不忘暗示佛林在從事相關行為時的「身份」。因為聲明寫道:「白宮任職25天的前國安顧問佛林,也是位歐巴馬政府前官員,在法庭上向聯邦調查局就提供虛假陳述的認罪,虛假正也是他去職的主因;佛林的認罪除了與佛林有關,沒有牽涉其他任何人。」

根據CBS的報導,起訴佛林的罪名中,罪責最重的是「外國代理人註冊法案」(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即當事人須誠實申報自己為外國政府機構擔任代理人。然而佛林擔任川普競選團隊高級幕僚,卻同時以60萬美元的價碼,擔任由土耳其商人擁有一家公司的代理人,工作內容明顯對土耳其政府有關(這裡是指拘捕葛蘭的顧問費),此事並未申報,直到佛林在2017年2月因為對副總統潘斯說謊導致丟官。拖到同年3月才根據「外國代理人註冊法案」,對於先前為土耳其政府工作的項目提出申報。

 

土、美心結越結越深,匯率先遭殃

伊斯坦堡的首席檢察官在12月1日對於前美國中情局(CIA)官員富勒(Graham Fuller)發出逮捕令,稱富勒出席一場於土耳其大島/王子島(Büyükada)的秘密會議,日期恰巧在敏感的2016年7月15、16日,在土耳其政府後發制人後,富勒隨即離開回到美國。據了解,指控的罪名包括「參與政變」、「企圖推翻土耳其政府」、「企圖推翻憲法秩序」、「獲取機密訊息」等罪名。

土耳其人民銀行(Halkbank)副執行長阿提拉(Mehmet Hakan Atilla)日前也被美國政府逮捕,理由是阿提拉與剛認罪的札拉布在2012-2013年間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禁令,審理法官柏曼(Richard Berman)宣布,原定當天開始的陪審團成員選取延後到27日,辯論開場陳述則排在12月4日。這場審判已引發安卡拉當局的憤怒。土耳其政府稱此案是「政治事件」,密謀打擊土耳其。政府發言人暨副總理博茲達(Bekir Bozdağ)表示,2名嫌犯被羈押已重創兩國關係。

市場擔心此案對美國與土耳其關係帶來的衝擊,目前里拉的匯率來到1:3.96的低價,若阿提拉被判有罪,銀行可能將遭受連帶罰金處分,可能重演德意志銀行遭到72億美元的天價罰金,這對相對脆弱的土耳其里拉是「不可承受之重」。

 

小結

冷戰時代結束後,土耳其與美國的關係從未像今日如此緊繃,即便過去曾有過爭執也是很快就化解掉。

自從土耳其爆發不成功的流血政變後,兩國的「疏離感」越發明顯,如同土耳其與歐盟的關係一樣。相反的,俄國藉著介入敘利亞內戰的機會取代美國拿到有利位置,過程中發生了戰轟機遭土耳其空軍擊落的重大事件,但是這樣的「犧牲」卻得到地緣政治上拉攏土耳其「往東靠」的意外效果,在地中海東部、西亞、中東問題上插旗,逐步取代美國主宰的地位。

大國間的博弈帶著現實主義、機會主義,誰掌握了誰就是老大。如今土、美間的心結解鈴尚需繫鈴人,目前只能如同八點檔肥皂劇的劇情般,讓觀眾期待每天的新「爆」點了!

 

*以上為整理外電報導,並不代表土女與筆者私人立場。

 

Web
Webber,學生時代,同學朋友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 一直以來就對 土耳其這個橫跨兩塊大陸之間的國家充滿興趣。也是我第一個造訪的歐洲國度,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經濟正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旅遊咖20170210-03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