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土國背包客 吃土也要環遊世界?


不知道是錯覺,還是時代在進步,社會改變?

總覺得近兩年來臺灣旅行的土國背包客蔚為風行,從前那個黃金年代,土人都在土國海岸度假、或者前往歐洲勝地,鮮少來亞洲的背包客。但是這兩年陸續看到土人來臺旅遊住飯店、民宿或是Airbnb,有些土人則選擇以不花錢為圭臬,其中最有名的土耳其背包客就是號稱「不受拘束的旅人」(Rotasız Seyyah)的 Mehmet Genç,幾年來的環球之旅,除了Instagram上23.5萬追蹤、拿到Canon、卡達航空與Columbia服飾贊助外,還於2017年出了兩本同名書籍「不受拘束的旅人(一)」與「不受拘束的旅人(二)」,相信也有相當比例的土國青年看到前人的腳步也想要效仿,不花錢要怎麼趴趴走跳世界呢?

節省旅費三步驟不外乎:第一就是搭上便車、第二則是無地不睡、第三是什麼都吃。

 

愛圖魯(Ertuğrul)與布拉克(Burak)的故事

在西門電影街末端電影主題公園塗鴉牆前看到兩位土人,身旁擺著登山大背包,大喇喇的坐在錫箔紙隔熱墊上,加上身旁許多啤酒與飲料罐,不說我還以為是街友的住所呢,有偶像包袱的矮夯北剛坐在他們兩位的中間,便被蚊子攻擊到五味雜陳,也實在有點太在乎身旁機車騎士的眼色,總覺得不太自在。

愛圖魯(左)在這段旅程中已經練就無處不睡、隨時可入夢鄉的境界
愛圖魯(21歲)與布拉克(22歲)是伊斯坦堡人,愛圖魯一頭鐵灰綠的長髮佩上浮誇的南洋服飾,加上好動、愛笑又瘋顛的行事風格實在與梳著包包頭激似印度北方旁遮普省人的布拉克展現出的成熟穩重有著天壤之別,兩個人的好友誼甚至在左手腕上刺上了同款的哈利波特分靈體刺青,原來是哈利波特迷布拉克從小看著哈利波特系列電影長大,便慫恿愛圖魯一起刺上分靈體圖案的刺青,布拉克甚至在香港購買哈利波特音樂盒當作旅行殺時間的幸運符。

矮夯北總覺得個性反差的兩人難道一路上都沒有受不了彼此的時刻嗎?

布拉克這時就顯現出成熟大老哥的真性情,說著路癡愛圖魯如果沒有他的陪伴,迷路也是家常便飯。當然兩位好友也會因為行程安排而分頭而行,給彼此一點喘息的空間。

矮夯北與兩位土男孩相談甚歡,有種看到10多年前自己在土國自助旅行的影子,雖然有種世代隔閡的感覺,但是兩位土人自然不作做的真性情,也讓矮夯北感到既來之則安之,便認真地問了他們我內心深處的疑問。

 

Why Travel? Why Taiwan?

愛圖魯與布拉克兩位從大學輟學後,便在同個公司工作,上班一年之後,因為土耳其經濟持續不振,去年人均收入僅為10,597美元,較2016年的10,883美元減少2.6%,兩人毅然決然離開職場,決定離開伊斯坦堡前往馬來西亞吉隆坡,本來只想要單純遊覽兩三個國家之後就返回土國,怎知在出發前一天,愛圖魯因緣際會之下,在博斯普魯斯海峽渡輪上認識了一位曾經壯遊亞洲的土人,那位土人告訴他們可以在艾米諾努(Eminönü)旁的香料市場(Mısır Çarşısı批避邪眼串珠,再於旅途中自行加工成手鍊,於各地沿途販賣賺取盤纏 。他們臨時決定用7里拉買了500顆避邪眼串珠,就這麼的趕鴨子上架出發了。

因為土耳其現今在國際社會的形象,所以土耳其人在東亞能夠免簽的國家除了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不外乎就是與土國相稱友誼之邦的韓國、日本以及2016年10月起適用落地簽證的台灣,也因為這樣,來臺的土耳其人逐年爬升應該非海市蜃樓的錯覺。

 

沒錢有沒錢的玩法

愛圖魯與布拉克到訪各個國家如果經濟可以負擔,他們便下榻民宿的多人房,盥洗、休息兼洗衣服;若是覺得房價過高或是天氣不錯,便在公園或是公共場所席地而睡,節省住宿費用。聽到這邊,矮夯北也瞠目結舌,不能同意這種旅遊方式,但是看到他們在各國景點拍出的網紅美照,也讓矮夯北羨慕不已,五味雜陳有點難以言語。愛圖魯更滔滔不絕的分析在新加坡聖淘沙睡得最為舒服,在乾淨明亮的公共空間、又有24小時開放的公廁,再加上美麗的風景,讓他們覺得賺到了,而曾經在香港麥當勞待上一個月的愛圖魯,則是將香港評為最不舒服的棲身之所,但是他也說到香港因為貧富差距大,即便這麼不舒服的環境,每天晚上仍有許多外國旅客或遊民在麥當勞覓個落腳處。而西門的臺北市電影主題公園,則是因為夜晚蚊子猖狂以及時不時會有員警關切,被他們評為兩者之間,還算可以接受的範圍。

 

賣鍊賣照賺盤纏

在臺北西門的兩人,也趁著白天人潮擁擠的西門町席地販賣手工避邪眼手鍊,他們也曾經將Instagram旅程風景照沖洗後販賣回憶,兩位土人到達新的國家便用Google翻譯用當地語言寫下「我是環遊世界旅行者,你可以幫助我嗎?手鍊不限金額,謝謝。」聽著他們的分享,好像挺好賺的,在臺北一天可以賺取新臺幣1至2千元,布拉克說他的最高紀錄是一天6千7百元,看來臺灣人對於贊助年輕旅者還持正面支持的態度。

布拉克工作照

愛圖魯四個小時靠著避邪眼手鍊賺了4,500元
他們也提到,如果繼續留在土耳其領死薪水,可能每天為生活忙盲茫,這次為了環遊世界的旅行投注一點旅遊資金,再透過各路善心人士的相助,讓兩位年輕的土男孩可以一邊圓夢,一邊賺取超過百倍的收穫,矮夯北當下對於這種販賣小物賺取贊助的行徑感到不以為然,但是轉念一想,一個巴掌拍不響,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這不偷不搶的行徑也沒有什麼值得我說嘴的。

 

自助‧人助‧互助

說到這,布拉克拿出手機登入「İnterrail Türkiye」網站與Facebook粉絲專頁,İnterrail Türkiye於2013年11月2日由Bestami Köse與86個志工團隊共同創立,成立宗旨希望能夠提供土國自助背包客旅行以及安心上路的概念能夠更為世人所接受。在İnterrail Türkiye成立後的短短2年半便成為吸引超過80萬人使用,成為土耳其青年最大的社群平臺之一。

Interrail Turkiye(@interrailturkiye)分享的貼文 張貼

矮夯北定睛一看,粉絲專頁竟然有超過14萬的土國背包客按讚,更有一個不公開的社團,回答問題加入後,可以與世界各城市的土人聯繫,只要有困難,大家都會互助伸出援手。布拉克就舉例,之前有個女性土國背包客獨自在馬尼拉旅行,因為身體不舒服前往醫院就醫,就上社團PO文求助,結果真的有7-8名正在菲律賓當地的土人背包客出手援助,前往醫院關懷同胞。

看到社團上許多人熱情主動PO文告知歡迎借宿一晚的友善訊息,讓我有種好像看到PTT八卦版鄉民互助合作的既視感。

 

國道夜驚魂

但是,愛圖魯與布拉克在台灣的自助之旅也並非一帆風順,在台北多日的他們,從基隆開始打算搭便車方式,前往目的地台中,想要拜會去年於韓國認識的台灣阿姨,就是這麼一個緣分,這麼一個信念與承諾,讓兩個土人一路在高速公路上攔車、詢問並搭上便車,更驚動了用路人向警方報案,警方接獲4個不同的報案訊息,終於在中壢交流道附近找到沒有交通常識的不瞭解台灣交通規則的兩位土人,一場國道夜晚驚魂記就此告一個段落。

看完了新聞影片,兩位土國大男孩除了很認真的要矮夯北一字一句翻譯之外,還要我特別更正,影片中畫面有帶到警方向便利商店店員詢問公車站方向,好像讓警方,好像說到警方提供他們食物充飢,他們很認真的澄清,警察沒有買食物給他們啦,總之,他們長途跋涉,涉險搭便車,只是為了達成在韓國中許下的承諾。

 

台灣熱情跨越語言隔閡

這次在台中與台灣阿姨重逢,阿姨對兩位土人就像是自己兒子般的照顧,不但把他們照顧的無微不至,還帶他們一起全家出遊去佛光山紀念館、更趁著清明連假去台南以及高雄等地拜訪親戚與朋友,溜冰以及卡丁車等活動,讓兩位土人感受到南台灣的熱情與超越語言友誼,言盡於此,布拉克特別請我翻譯他心內話成中文,讓他可以傳達最深的感謝。

“在韓國認識妳。來台灣真的讓我很開心。跟妳們相處的5天,妳們那麼熱情的招待我,就像是我們的媽媽一樣照顧著我們,帶我們認識妳的朋友和家人,還帶著我們造訪台南和高雄,逛逛吃吃喝喝。妳和妳的家人都是非常好的人,我現在在台灣找到一個媽媽和家人。”

而台灣阿姨也很快的回覆:

“我很開心認識你們。你們離開我依依不捨。因為你們跟我一樣從那麼遠的國家來。我很珍惜非常開心。也謝謝你把我當你的家人。歡迎你隨時來台灣找我們。要保重身體喔

我想,我有什麼資格批評20歲初頭背包客如何過他們的花樣青春呢?

陪著布拉克搭上深夜前往桃園機場的巴士,在等公車的空檔,矮夯北訪問了最後一個問題:「旅行這麼久的時間,每當你離開一個國家、一個城市,難道都不會感到難過或不捨嗎?」布拉克放下叼在嘴上的煙,悠悠的吐了一句:「不會,因為我對於未知下一站的挑戰,總是充滿了興奮之情。」隨後,他便頭也不回的上車了。

眼光炯炯有神的布拉克
看著隔著車窗他炯炯的眼神,我突然頓悟,只能說就像是孫燕姿所唱的歌詞般,「開始懂了,快樂是選擇」。

追蹤

愛圖魯(Ertuğrul)的Instagram

布拉克(Burak)的Instagram

矮夯北

矮夯北Ayhan bey – 2004年,某天,我聽了奧罕‧帕慕克政大演講,我的一生從此轉變。2006年環繞土耳其,那是我一生中最愜意的時刻,而我卻不知道。非土語系畢業生,卻又土心積慮的10年來一直在土語圈子裡繞啊繞,希望未來有那麼一天在直腸上,喔不,職場上能夠土破重圍,土近甘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