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土耳其、荷蘭齟齬,各取所需的暴走式外交


取材 : BBC中文網、法新社、路透社、RFI法國國際廣播電臺、美聯社

 

衝突起因於一場被取消的造勢

土耳其政府因應4月16日的修憲公投,積極向海外550萬的土耳其社群拉票,這些合法選票約佔土耳其總投票數的11%,被當局視為致勝的重要票倉。然而被外界視為「玩過火」的造勢卻引發歐洲各國「內政介入」疑慮。正逢大選年的德國(境內約140萬張土耳其選票)與荷蘭(40萬張土耳其選票),國內選戰主軸就因極右派的崛起而被導向了反移民論戰。為了避免「他國事務」刺激本國排外情緒,德國、荷蘭先後以「安全因素」為由,對於土耳其在本國國內的公投造勢下達禁令

其中,荷蘭政府不僅取消了土方的活動許可,甚至飛往鹿特丹參與造勢的土耳其外長卡夫索格魯(Mevlut Cavusoglu)還被荷方「婉拒入境」。土耳其政府改派在德國訪問的家庭部長卡雅(Fatma Betül Sayan Kaya)由陸路進入荷蘭,還是被擋下並要求離開,最後在大批武裝警察的包圍下,卡雅被強行「護送」離境。

由於荷蘭即將於3月15日舉行國會改選,當局擔心本就緊繃的國內氣氛,因為土耳其的政治集會亂入而再生波瀾,為聲勢大好的極右派政黨再添聲勢。因此,現任總理呂特(Mark Rutte)才會對土耳其的政治宣傳強勢表態。

Mark Rutte World Economic Forum 2013

荷蘭現任總理馬克・呂特(Mark Rutte)

 

再次用「納粹」一詞送給荷蘭

Erdogan after Failed Coup (Tempo, 8-14 Agustus 2016).
荷蘭政府的態度,不僅引發土耳其政府的強烈抗議,極為不滿的埃爾多安總統,厲聲譴責荷蘭政府盡是些「法西斯主義者」、「納粹餘孽」,埃爾多安還批評荷蘭是不夠民主的「香蕉共和國」,警告荷蘭「必須為此付出代價」,並指責西方國家有「伊斯蘭恐懼症」。這也是繼德國之後,一個星期內,土耳其總統第二次攻擊歐洲政府為「納粹」,激烈言詞也讓土耳其與歐洲的關係來到新低點

 

大動作展開反擊

Turkish people protesting the Netherlands

土耳其外交部長卡夫索格魯的專機被荷蘭拒絕核發降落許可,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他反問:「難道土耳其的外交部長(我)是恐怖分子?」同被擋駕的卡雅部長女士更怒批荷蘭政府「違反國際慣例、人權」,土耳其政府部門開始大動作對荷蘭發起「最嚴厲的制裁」,3月11日,土耳其政府也以「安全理由」,封鎖了荷蘭駐安卡拉的大使館與各地領事代表處,要求休假中的荷蘭大使「暫時不准回來」。同日,副總理柯土爾穆斯在安卡拉舉行緊急內閣會議後表示,凍結政府間高層人士互訪許可、不許荷蘭政府的航空器進入土耳其領空,直至荷蘭方面「糾正」行動為止。鹿特丹的土耳其大使館外,3月12日聚集大批土耳其政府的聲援者,並與荷蘭的鎮暴警察發生街頭衝突。

延伸閱讀:拒土耳其部會首長入境荷蘭水柱驅離抗議群眾

 

風暴仍餘波盪漾

荷蘭外交部向其國民發佈對土耳其的旅遊警告,指兩國正處外交衝突,呼籲國民小心人身安全。因應3月15日的大選,荷蘭總理呂特不能示弱,除了指責土耳其的作法「毫不理性」,荷蘭的作法並沒有不妥之處,他更表示:「把荷蘭與『納粹』扯到一起是『瘋了』土耳其政府欠荷蘭一個道歉!」呂特也說:「大多數有土耳其背景的荷蘭民眾都獲一視同仁對待,荷方願意為緊張關係降溫,『如果土耳其選擇要火上加油,我們也將做出反應,荷蘭永遠不能在這樣的威脅和訛詐下往來』」。另一方面,反伊斯蘭的「自由黨」國會議員維爾德斯將政府的作為當作自己的功勞,維爾德斯說:「我要告訴在荷蘭所有贊同埃爾多安的土耳其人:『滾回土耳其,永遠不要再來!』

荷蘭的舉措也引發了歐陸各國的政策串連,除了與土耳其正面衝突的德國、荷蘭之外,包括瑞士、瑞典、奧地利,都先後宣布「取消土耳其公投造勢的集會許可」,丹麥首相亦以「迴避爭議」為由,推遲土耳其總理的來訪行程。歐洲議會副議長藍斯多夫(Alexander Graf Lambsdorff)呼籲歐盟必須集體回應,「全面禁止土耳其官方在歐盟境內的公投造勢」,以避免外交影響內政的衝突繼續惡化。

Erdogan-Demo-Köln-31-07-2016-Deutzer-Werft (66)

儘管歐盟成員多半反對土耳其在其境內進行宣傳造勢,但是法國政府「送暖」,認為土耳其的集會並不具威脅性,准予土耳其的外長到法國梅斯市(Metz)為修憲公投造勢,「收到接到法國善意」的埃爾多安為此感謝說:「法國跟荷蘭和德國不一樣,未墜入同樣的陷阱。」當然,法國政府與迴異於歐盟的做法也引來極右派的國民陣線等黨派大肆抨擊。深陷於家人與自身「領乾薪、貪汙」風暴的法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費雍指責歐蘭德「明顯破壞歐盟團結」。法國外長艾羅解釋說,土耳其的外長此行「對於法國公共秩序不構成威脅,也不存在任何干預法國內政的風險,沒有理由禁止」。為了安撫反對聲音,艾羅也呼籲土耳其「應當克制,保持冷靜」。集會也順利落幕並沒有出亂子,也算是賞了反對土耳其集會的歐洲國家一記耳光。

 

各取所需的一場戲

眼見雙方外交糾紛仍在持續都不肯服軟,歐盟總部、北約在3月13日相繼警告土耳其「要保持冷靜」。同時,俄羅斯、法國、德國等國充當起「和事佬」,紛紛呼籲雙方克制。德國財政部長朔伊布勒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強調:「德國在處理與土耳其的關係時仍小心翼翼,因為一旦雙方撕破臉,安卡拉可能會撕毀去年3月簽署的難民協定,這對於歐盟是災難性的影響」。歐盟總部、北約也紛紛表態,希望雙方減少爭吵,要儘快緩和關係。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敦促土耳其和北約盟友間應相互尊重,歐盟外交負責人墨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和區域政策代表哈恩(Johannes Hahn)發表聯合聲明:「避免衝突升溫和找到讓情勢冷靜的方法非常重要。土耳其不要再有「納粹」等過激言論,避免矛盾升級」。俄羅斯新聞秘書佩斯科夫13日則呼籲土、荷兩國克制,並稱:「兩國彼此間不需要調解者,只有他們自己能擺脫這種緊張局勢。」

Federica Mogherini, Alta representante de la UE para relaciones exteriores y vicepresidenta de la Comisión Europea

歐盟外交負責人墨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

大多數土耳其人對於歐盟諸國偽善的反應感覺很厭煩。例如:土耳其和西方國家都將庫德工人黨(PKK)視為恐怖組織,但庫德工人黨的運動人士卻可以在荷蘭等歐洲國家舉行示感;PKK可以,代表土耳其合法政權的政府想參與僑民集會卻不行?卡雅被荷蘭阻擋時,指控警方違反了「民主、人權和國際法」;土耳其人亦將政府官員受到扣留一事視為不可接受的羞辱。土耳其代表世俗派的反對黨-共和人民黨黨主席奎里達歐魯(Kemal Kılıçdaroğlu),儘管反對總統擴權,可是國家遭到羞辱則必須拋下成見,他與埃爾多安在此事件上是同一陣線,認為荷蘭的行為應當受到制裁。

外界看土、荷的外交口水戰,可視為「各取所需」的政治戲碼。對土耳其來說,歐洲的反土態度,無疑是凝聚國家向心力的最好機會;而荷蘭的呂特總理,亦能透過對土的強勢表態,凝聚自己在右翼的號召力,以避免保守派選票遭到極右派熱門的懷爾德斯(Geert Wilders)併吞分食。依照3月15日的投票結果,呂特這招確實穩住自身「中間偏溫和右派」的票源,也吸納部分心向懷爾德斯、卻又懼怕政局動盪的部分選票,最後勝出並將與懷爾德斯以外的勢力共組聯合政府。

土耳其專欄作家艾登泰斯巴斯(Aslı Aydıntaşbaş)在華盛頓郵報的專欄發文,他不諱言的批評,歐洲人直到最近都仍對土耳其的反自由主義和民族主義噤若寒蟬,最顯著原因就是土耳其幫忙擋下進入歐洲的難民潮,而現在歐洲人被他們鄙視的鄰居給困住。他要歐洲各國好好想想「如何讓土耳其回歸民主,而不是設立障礙,把所有土耳其人擋在門外」。這齣爆走式外交戲碼將會給歐洲帶來更多衝擊,值得令人深省!

 

此事也在維基百科擁有一項說明:2017年荷蘭-土耳其外交風波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旅遊咖20170210-03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