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土耳其傳播史


藝文月的主題,就讓我從大眾藝術流行開始,首先說到土耳其的傳播歷史,本篇有超多超連結,歷史故事總是又臭又長,大家對誰有興趣都可以點進超連結看更多,許多新聞網站今日也都還存在,可以看看土耳其花俏的新聞網站!

第一家印刷廠,出現在伊斯坦堡,後來的鄂圖曼帝國首府,當時也有不少希臘人與塞法迪猶太人Sephardim Jews,西班牙裔猶太人The Nahmes brothers,從西班牙逃到土耳其的兩兄弟,在1499年出版了先知摩西五聖書,1500年後不少猶太人的印刷廠,在其他城市像是塞薩洛尼基Selanik、阿勒頗Aleppo與愛第尼Edirne陸續開幕,1494年至1729年期間,共有37間印刷廠由外國傳教士與其他小眾成立,但是出版的所有著作都不是土耳其文

終於在1727年12月,İbrahim Müteferrika與Sait Efendi成立了第一家土耳其文印刷廠。

土耳其的第一份報紙

第一份報紙是1795年在法國大使館印的,當然,報紙的名稱是法文:「Bulletin des Nouvelles」,在法國大革命之後,逃到土耳其的反革命分子-Alexander Blacque,則在伊茲密爾出版了第一份名為:「Spectateur Oriental」的私家報紙,這份報紙攻擊不少支持希臘獨立、擴張愛琴海島嶼運動的其他大國,即便出版商並非土耳其,但是可以這麼說,土耳其第一份私人報紙是反希臘觀點的。

在「Spectateur Oriental」之後,30年才有第一份土文報紙,1831年在伊斯坦堡,名為「Takvim-i Vakai」,馬哈茂德二世支持下出版的官方報紙,持續營運到1922年帝國解體;雖然大眾普遍相信第一份土耳其文報紙是「Takvim-i Vakai」但Orhan Koloğlu宣稱,Mehmet Ali Pasha 1828年在埃及出版的「Vaka-i Mısriye」,用來推廣他在埃及的訴求。

Takvimi vekayi 1831

Takvim-i Vakai報

第一份土耳其文的私人小報也是出自外國人之手,由一位叫做William Churchill的英國商人發行,報紙名為「Ceride-i Havadis of Churchill」,在1840年7月3日出版,1850年間,賣出1萬份。

在1860年間,受當時大眾媒體的自由氛圍感染,不少報紙如雨後春筍般出版,當時的新聞領導人物是Namık Kemal,「我們國家為什麼落後其他國家好幾世紀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我們沒有媒體!」他在Ibret裏頭如此爭論,因為他的文章所以這個報紙常常被禁,最終這個報紙關門大吉,然後他本人被流放到法馬古斯塔(北賽普勒斯)

逐漸加深的經濟危機與逐漸脫離西方獨立,讓鄂圖曼逐漸出手立法限制反對的媒體聲浪,1858年開始全面的媒體限制,一直到1867年才解除;政府甚至授權可以關閉報紙,接下來的幾年,土耳其的年輕人在法國與其他歐洲首都出版不少反政府報紙。

19世紀半,土耳其傳播媒體在政壇扮演要角,1860年一堆有志知識份子湧出,當然他們就和孫中山一樣,希望可以推翻舊帝國,推翻鄂圖曼蘇丹與那些他授權的法規禁令,新聞記者也和他們站在同一線反帝國,不過是以另一種方式,好巧就是「德先生與賽先生」,他們用傳媒角度介紹西方觀點給鄂圖曼土耳其,一直到共和國時代都是如此。

報紙

姊姊自己做的傳播史簡圖,點圖可放大

君主立憲制Constitutional Monarchy

Sultan Abdul Hamid II of the Ottoman Empire

蘇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

1876年,蘇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宣布進入君主立憲制,又相對提升了言論自由,但當然這股氛圍沒有持續多久,審查權首次的運用是在1876年,Basiret與Sabah表達對審查權的抗議,Basiret用頭版標題表示:「我們的印刷機故障了,所以接下來這幾天無法出版」,Sabah更有創意,「那些政府核准的專欄,會永遠空白。」,藉此知會讀者審查權的存在。

1878年蘇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解散國會,然後開始長達30 年的君主專制,那是土耳其媒體最黑暗的年代,並持續受到審查委員會的壓制,這只是土耳其傳媒İstibdat(專制時期)的開始,其實就是我們說的白色恐怖,不光只是表達意見,部分用字也被禁,舉例來說新聞記者不得使用以下詞彙:罷工strike、陰謀conspiracy、反叛rebellion、無政府anarchy、社會主義socialism、平等equality、自由freedom、波斯尼亞Bosnia、馬其頓Macedonia,還有大鼻子 big nose,因為蘇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有個大鼻子。

對他的暴政反對聲浪持續上升,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1908年宣布進入君主立憲,同年7月24日宣佈君主立憲那天,伊斯坦堡4家報紙新聞記者聯合,希望能終結媒體審查權,接下來的3年,報章雜誌出版社總數達500家,總發行數成千上萬份。

在立憲主義Meşrutiyet開始之際,自由之風並未長久,四位記者Hasan FehmiAhmet SamimHasan Tahsin,他們批評İttihat ve Terakki(聯盟進步委員會)而被殺,而殺害他們的兇嫌至今仍未被找著,當時有名的記者Ahmet Rasim,在土耳其媒體歷史上佔有一席之地,他是第一個堅持需要有記者工會的人,他甚至提出土耳其學校應設立閱讀與理解報紙的課程

新的挑戰

在帝國面對國際間的挑戰時,伊斯坦堡有兩大媒體勢力pro-Ankara與pro-Istanbul,很簡單吧就像北京和南京,支持復辟與民國一樣;一群支持凱末爾解放運動的民眾與蘇丹佔領軍,支持國家抵抗外敵的報紙İleriYeni GünAkşamVakit與希望國家別站出來的報紙Peyam-i Sabah、Alemdar、Türkçe İstanbul

當凱未爾搬到安卡拉,開啟大國民議會並開始了國家報,命名為Hakimiyet-i Milliye,在1920年1月10日發行,這個報紙後來改名為Ulus,變成阿塔圖克共和人民黨的報紙,凱末爾在國家解放戰爭期間,建立了安納托利亞通訊社以作為和運動人士溝通的管道,他們的座右銘是“如此,世界才能聽見安納托利亞”

除了伊斯坦堡與安卡拉的媒體,在安納托利亞其他城市還有不少當地小報,媒體被用為,向大眾溝通的管道。

Hakimiyet-i Milliye Gazetesi.jpg
Orhan Koloğlu’nun yazdığı ve Kültür Bakanlığı’nın 1993’te yayımladığı “Kuvayı Milliye’den Günümüze Türk Basını” adlı kitabın 20. sayfasından alınmıştır. tarafından üretilen “Hakimiyet-i Milliye Gazetesi“. Vikipedi kaynağında Adil kullanım ile lisanslanmıştır.

共和國時代

共和國剛開始,土耳其媒體在哈里發這件事情上鬧分歧,對於穆斯林世界的領袖,那些替哈里發辯護的,反對凱末爾將國家轉為世俗共和國的計畫,被告上革命法庭,1925年東土耳其發生由謝赫 Sheikh(阿語意為部落長老)領導親庫德族的伊斯蘭叛亂發生,因此對伊斯坦堡媒體實施更嚴苛的禁令,某種程度上引發新生共和國的叛亂,於1925年3月4日頒布的Takrir-i Sükun法,授權政府遏制新聞自由的權利,也導致了這樣敏感的結果,有了這條法律,新的政權噤聲自由主義,左翼反對派也有志一同。

Cumhuriyet April 12, 1925

法律實行的第一天,六家報紙關閉;第二天,超過五家媒體被迫關門,最後,在1925年4月15日Tanin也關廠大吉,然後安卡拉獨立法庭這些報紙被起訴,Tanin報的Hüseyin Cahit YalçınZekeriya Sertel與Resimli Hafta報的Cevat Şakir坐上被告席,Cahit Yalçın因為說服人心的媒體自由演說而被無罪釋放,但其他人被判處流亡至死,本來以為會被判死刑的Zekeriya Sertel,告訴他太太「好消息,我被判處終身流放!」

多黨制

一直到1945年多黨制被引進土耳其前,土耳其媒體都受到執政黨共和人民黨(CHP)的嚴格控管,而民主黨(DP)土耳其的第二個政黨,開始成立自己邊的報紙,並建立自己與媒體的連結,被流放的Zekeriya Sertel,出版了Tan,他與妻子Sabiha Sertel站在反對派的新政黨這邊,他們每天撰寫多黨制的好處,他也怪罪執政的共和人民黨腐敗,並為自己和俄羅斯交好辯護,這些說詞讓執政當局氣壞了。

Hüseyin Cahit Yalçın寫了一篇文章,標題是「Wake up O People!」,這是一篇挑釁文章,而地址直接導向Sertel的Tan,1945年12月4日,一萬名憤怒的大學生走向Tan,他們破壞和搶劫所有路見的東西,並用斧頭摧毀了當時土耳其最棒的輪轉印刷機,警察對一切視而不見。

這是土耳其媒體史上最黑暗的一天,Sertel夫婦被逮捕並受六個月的牢獄之災,在本事件後,之後他們離開土耳其,在國外生活直到離世,1968年Sabiha Sertel在巴庫(亞塞拜然首都)過世,丈夫Zekeriya Sertel在1980年於巴黎過世。

İlk Hürriyet.jpg
«İlk Hürriyet». تحت پروانهٔ CC BY-SA 2.5 به وسیلهٔ ویکی‌پدیا .

這事件成為分水嶺,土耳其媒體轉為支持反對政黨而非執政的共和人民黨,同時土耳其正一步步走向多黨制,阿德南·曼德列斯Adnan Menderes,當時新建立的民主黨副主席,承諾大國民議會主席會保障媒體自由;在1948年5月1日 Hürriyet,兩天後Milliyet相繼出版,這兩大報的出版,記錄了土耳其媒體的新紀元。

AdnanMenderes

阿德南·曼德列斯本人

這兩大報選擇作為大眾報紙而非政黨的官報,同時向大眾展示國家當代的摩登印刷科技,在1950下半年,他們每份報紙印製超過1萬份,在1960年中Hürriyet變成土耳其第一的報紙,發行量突破一百萬。

新的國會在1950年7月15日,制定了新的新聞法,新法讓媒體又進入更自由的氛圍,新的民主黨政府和媒體開展一段蜜月期,但這甜蜜期也沒維持多久,土耳其經濟開始下滑,媒體開始批評政府,民主黨也不能忍受這些批評,1950年5月14日民主黨取得政權後,大眾民意希望能取得更多自由,政府又開始箝制那些反對政府政策的媒體言論,他們改制新聞法對權威的控制,改制過後,檢察官被授權起訴這些媒體,民主黨關閉了Ulus,共和人民黨(CHP)的出版, 超過70歲的Hüseyin Cahit Yalçın被逮捕。

1955年9月6日至7日間發生的事件,因謠傳土耳其駐希臘薩洛尼卡總領事遭到炸彈襲擊,而激發了伊斯坦堡民眾的反希臘暴亂,希臘土耳其兩個民族,暴亂主要針對希臘人聚居區的住宅、商店、教堂,進行了大規模洗劫破壞,官方已九月事件稱呼此事,民主黨宣布進入戒嚴時代,也代表報紙的關閉與禁令,後來在1956年相繼頒佈的兩條禁令(6732號與6733號),記者是可能被捕的。

此外有些新聞完全被禁,要是太晚得知新聞是禁止的,頭版就會是空白的,其實跟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的年代差不多,民主黨政府承受替媒體撐腰的大學生排山倒海的抗議壓力,土耳其軍隊與年輕警察們都與學生站在同一陣線。

1960年軍事干預

1960年5月27日,軍隊推翻了民主黨政府,總理阿德南·曼德列斯與他的兩名部長被處決,1960年的軍事干預是土耳其軍隊第一次介入,伴隨另外兩場分別在1971年與1980年政變發生,和後兩次不同,第一次的軍事干預以該國有史以來最民主的憲法做終,也為土耳其媒體帶來最偉大的新聞自由。

軍事政權在1960年5月27日制定新的212號新聞法,這號法律組織了新聞工作者的工作環境,有了這條法律之後,記者在未付薪資前是不能被開除的,另外一項新發展是Basın İlan Kurumu(新聞顧問委員會)的建立,但引起了報紙業主的不滿,強烈地批評新法,1960年1月10日,AkşamCumhuriyetDünyaMilliyetTercümanVatanYeni SabahHürriyet 與 Yeni İstanbul共同發表聲明,表示報紙三天不出版以示抗議

然而這項法律對於新聞從業人員是個大好機會,他們終於確定自己從事一份安穩的工作,所以他們像老闆抗議並自行發行替代報紙,讓三天沒報紙看的民眾有東西可以看,第一天的替代報紙是這麼寫的“業主並未關閉報紙,即便是在媒體自由受壓迫的這個年代,這個年代不只新聞媒體,整個國家都陷入危機之中,而現在業主反對的Basın İlan Kurumu新聞顧問委員會,在新聞史上並非光榮的一筆,新聞出版不像經營一家襪子工廠,新聞是一種大眾服務“

1960是新科技到來的一年,土耳其迎接了第一台電視,而報章雜誌也運用不少新科技,留學美國的Haldun Simavi出版了新的報紙,更好讀、新聞報導更短、字體更大,那些從前人們認真看待與閱讀的政治議題頭版轉移到雜誌,更甚者土耳其新聞首次迎接半裸的女孩,這份報紙是Günaydın,Haldun Simavi的夢想成真了。

在1960年新報紙陸續出版,但有影響力的還是那些老媒體,像是Hürriyet報的Simavi家族、Milliyet報的Karacan家族與Cumhuriyet的Yunus Nadi ,這些傳統的新聞從業人員主宰1980年代的土耳其新聞界。

1971年與1980年二度軍事控制

1970年代開始了一段社會混亂,恐怖氛圍瀰漫土耳其,年輕人因為政治立場相左而大打出手,大學城了格鬥場,政府太過積弱無力維護法律與秩序,部分學者與記者與軍隊合力,但軍隊裡權利鬥爭厲害,溫和派的就被淘汰了。

保守集團在1971年主導了軍事干涉,在軍事干涉發生後11個城市宣布戒嚴,逮補與拘留陸續發生,許多記者被逮捕與折磨,政府置換了許多1961年憲法的自由條款,其中有不少條款是有關新聞自由的,1970年代非常慘,新聞充斥恐怖新聞,1979年2月1日記者Abdi İpekçi被殺。

Abdi İpekçi Anıtı (2).JPG
Abdi İpekçi Anıtı (2)“. Licensed unde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那個年代軍事干涉幾乎是十年一次,1980年土耳其又再度面臨軍事干涉,對於媒體,這結果實在是太慘烈,許多記者被捕、折磨或是消失,軍事政變改寫了1961年憲法,1982年頒布的新憲法,稱新法會讓媒體取得更多自由,因此,所有新聞的管制依法被合法化。

1983年選舉圖爾古特·厄扎爾Turgut Özal土耳其祖國黨掌權,吹來自由之風,他面談不少報章企業主與各大報編輯,他和新聞記者與商人一同旅行,他是第一位嘗試要與媒體建立親密關係與試圖操控新聞媒體的人,雖然他本人是吹自由主義的風,可是相對其他媒體從業人員,與被逮捕的人數迅速攀升,在1980-1990年期間,控訴記者、作者、藝術家的案件就超過2000件,1990年代有不少領銜記者被謀殺:Çetin Emeç (1990)、Muammer Aksoy (1990)、Tarık Dursun (1990)、Uğur Mumcu (1993)、 Ahmet Taner Kışlalı (1999)

土耳其媒體大亨

1948年Sedat Simavi首度出版Hürriyet,Simavi是報紙的擁有者也是主編,他也是第一個把賽普勒斯議題搬到新聞社的,他甚至發起活動,認為土耳其該加入北約(他成功了),他在1953年時過世,他的報紙企業由兒子們接手,Erol與Haldun Simavi 做了垂直、水平整合,讓Hürriyet家族更完整,出版新的雜誌與報紙, 因此Simavi家族,踏出媒體轉為企業的第一步。

Istanbul -Hürriyet- 2000 by RaBoe 01

持有Milliyet的Karacan家族緊跟在後,1960年軍事干涉時期Kemal Ilıcak買下Akşam,還有自1929年起就持有Cumhuriyet的Nadi家族,都是媒體家族,他們的經營方式就像一般大眾認知的一樣,只從事大眾傳播。

這塊媒體大餅有不少人想吃,舊雨新知都希望能在這裡飛黃騰達,Bilgin家庭是三代傳承的記者家族,他們在伊茲密爾出版Yeni Asır,Dinç Bilgin的目標是在伊斯坦堡有家報紙,Sabah達成了他的目標,但他不因為有了Sabah而滿足,踏入私人傳播企業之後,他成立了電視台-ATV,然後他又踏入金融界,買了間銀行,但結果並不理想,今天Sabah集團屬於另一個新主人 Ahmet Çalık

Land on the Moon 7 21 1969-repair
其實和台灣的情形有諸多雷同,會再繼續跟大家分享現代的傳媒管道,今天是一個傳媒開頭故事。

GÜLÜMSER姐姐

喜歡思考與知識,對土耳其愛恨交織,愛的時候發胖,恨的時候寫文章,更多時候我也只是為它寫下那麼零點幾詩篇罷了!期望所傳達的是明確、平易近人的,喜歡互動與激盪思考的火花,有時心直口快與自我,但攻擊性零。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