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土耳其對「川普現象」的反思


US-Turkish pride, Chicago
新聞取材:美國之音、聯合電子報、BBC中文網、中時電子報、法新社

輿情上跌破眾人的眼鏡

2016年11月8日在眾人、輿論驚呼聲中,美國史上「最激烈的總統大選」結果揭曉,共和黨籍地產大亨唐納.川普(Donald John Trump) 擊敗民主黨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這也是美國史上第二位沒有競選公職經驗的美國總統。投票前,媒體、輿論、國際間都看好希拉蕊勝選,認為她相較川普有更好的一致性、可預測性。「跌碎眾人眼鏡」的結局正開始影響土耳其!

SPLC Logo

土耳其也對美國發佈「旅遊警示」

美國人權團體「南方反貧窮法律中心」(SPLC,上圖) 指出,川普贏得總統大選後,全美已發生超過 200 件種族歧視言行事件,校園裏類似狀況層出不窮。美國各地接連爆發反川普示威。土耳其外交部前日以示威愈趨暴力為由,向美國發出旅遊警告,並提醒在美及準備赴美的土耳其公民保持警覺,遠離示威區域,並留意當地新聞有關事態發展。土耳其公民如遭種族歧視或攻擊,應立刻報警及聯絡土耳其駐美使領館。過去,由於土耳其政府和庫德族工人黨(PKK)經常發生流血衝突,導致美方多次向美國公民、駐土耳其大使館、辦事處、眷屬發布安全警示,要求撤離或減少前往衝突地點。此次土耳其政府「反將一軍」,很明顯也是對美國目前的處境不放心。

川普反穆斯林的立場多次牽動土耳其人情緒

時間往前推到2016年6月29日,伊斯坦堡機場發生自殺炸彈客攻擊事件,當時已是共和黨準總統候選人的川普便表示:「非常糟糕的事情正在發生,美國最好要學「聰明」一點,而且還要更「堅強」,否則國家能失去的東西已不多,大禍臨頭時將會非常慘痛」。

Trump Towers, Şişli

另一方面,川普鮮明的反穆斯林形象也讓土耳其不爽。時間再往前推到2015年12月,川普首次發表主張暫停讓穆斯林進入美國的激烈言論,土耳其民眾聚集在土耳其第一大城的伊斯坦堡川普大樓(Trump Towers Istanbul,上圖)外抗議,譴責川普的這項言論。並呼籲建造者土耳其富豪艾登多安(Aydın Doğan)解除大樓使用川普品牌的法律關係。伊斯坦堡川普大樓兩棟不對稱方式結合的住商混合摩天樓,樓高175米,聳立在伊斯坦堡繁忙的商業區,艾登多安向川普購得冠名在2010年落成啟用,是歐洲最早的川普大樓之一。(下圖為艾登多安與埃爾多安為該大樓的新購物中心剪綵現場)

Trump AVM opening ceremony (cropped) 2

伊斯坦堡川普大樓購物中心經理庫拉爾(Bülent Kural)表示:「我們很遺憾並譴責川普的歧視言論,此種說法完全沒有價值,只是不一個瞭解伊斯蘭心靈所產生的東西,伊斯蘭是個講究和平的宗教。」庫拉爾發布的聲明指出:「我們已將此事向川普家族表達反映。」

土耳其對勝選後的川普有所期待

土耳其文裡的蘿蔔叫「特普(Turp)」,發音和川普相近。土耳其西南部大城安塔利亞的果菜市場負責人得知川普當選,立刻拿出500公斤的蘿蔔免費發送市民來慶祝。

相較部分土耳其民眾對於川普勝選感到興奮,執政當局卻感到立場尷尬。土耳其對美國這幾年在中東問題上的舉措不定相當憤怒,但對於川普這位政治素人狂妄言論也不太信任,在得知川普當選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致電川普,表示希望川普上台後可為兩國關係帶來改善的契機,當然也提到引渡反對派伊斯蘭傳教士法圖拉.葛蘭的請求。

土耳其教育基金會督學委員會主席比羅教授(Prof. Dr. Birol Akgün) 表示,川普在美國大選勝出將對國際舞台上的局勢產生積極的影響,包括中東地區。土耳其媒體援引報導:「 川普選為美國總統將對國際舞台總體局勢產生積極的影響,這不會在希拉蕊勝利的情況下發生。因為她會延續歐巴馬政府的外交政策,其結果是讓包括中東問題會更加尖銳。」他認為,川普將更傾聽安卡拉的意見,這有助克服土耳其與美國關係的信任危機。土耳其應該向美國新領導人解釋,華盛頓過度向敘利亞庫德族民主聯盟靠攏,對美國和土耳其關係的發展已產生了負面影響。

The World Affairs Council presents Thomas Friedman, February 7, 2013

小結

「世界是平的」作者湯瑪斯佛里曼(Thomas Loren Friedman,上圖)在紐約時報投書,美國新領導人川普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是同一類的人物,都是靠著超高人氣攀上了權力頂峰,上任不久就「原形畢露」,限縮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打擊「非我族類」人、事、物,並在結尾寫道:

「你若喜歡今天的土耳其,你一定會喜歡川普治理下的美國。」

這已經在土耳其得到相當的驗證,川普比埃爾多安的「更喜歡」槓上媒體,不論在選舉期間和各大媒體時有摩擦,勝選後更和紐約時報持續互嗆,雖然川普應不至於會「接管」紐約時報(如同埃爾多安將土國多家媒體關閉、接管),兩位「狂人」不愛媒體指指點點,卻在危難時刻透過媒體搶下發言權,不有些相似之處?

川普在選戰期間發表過冒犯穆斯林、拉丁裔、女性、殘障人士等的言論,但靠著民粹、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讓傳統型政客希拉蕊敗下陣來。贏得大選後,川普雖然在言談上似乎收斂了些,但他需要回應眾人對他的疑慮,尤其是撲滅蔓延的仇外情緒。

Vladimir Putin carrying his buddy Donald Trump

川普一向被認為和俄羅斯普丁親善,同樣的埃爾多安最近也和俄羅斯重修舊好,因此有部分學者認為三個領導人不排除會在敘利亞內戰、對抗ISIS戰鬥有新的合作框架,但也有另一派人持保留意見。因為川普在11月11日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時,暗示他將拋棄歐巴馬政府試圖在敘利亞內戰中支持溫和反對派的做法,對敘利亞問題將聚焦於打擊其境內的伊斯蘭國,並與俄羅斯和敘利亞政府軍站在同一陣線。川普說:「如果美國打擊阿塞德(Bashar al-Assad),我們會變成『跟俄羅斯打仗、跟敘利亞打仗』」。同樣的,敘利亞總統阿塞德也道出對川普的疑慮,並質疑真的能否兌現自己競選承諾。不過,阿塞德支持川普的某些看法,並點名埃爾多安的「自大」認為藉由打垮伊斯蘭國,一併解決敘利亞內戰和剷除阿塞德家族是「白癡又瘋狂」的想法。川普「素人」身分及其毫無國際政務處理經驗,在選戰中不斷強調並深植「孤立主義」的印象,若美國中東政策「髮夾彎」,勢必影響區域內各勢力。距離川普上任還有一些時間,他要怎麼談?怎麼實踐?土耳其在「川普現象」後,對世局有甚麼新的見解?我們拭目以待!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