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土耳其齋戒五月 焦點新聞彙整


取材:中央社、中時電子報、聯合新聞網、法廣RFI、新華網

 

忙碌的五月天,土耳其進入齋戒月,理當是個平靜祥和的時間,但從一開始就陸續有幾件政治大事值得關注!

 

伊斯坦堡市長需重選

前情提要:伊斯坦堡市長需重選 選民選擇從一而終?

5月6日是伊斯蘭教齋戒月的首日,土耳其的最高選舉委員會就發佈震撼的訊息!由於伊斯坦堡市長選舉的結果「有爭議、差距過小」,因此裁定選舉無效須重選。伊斯坦堡位居歐、亞交界的咽喉要地,除了戰略地位不可言喻,更是土國經濟的櫥窗、政治的風向球與樣板。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更是從伊斯坦堡市長開始迅速累積政治資本,有了「伊斯坦堡經驗」當作「起家厝」一路高升到總理、總統。

2019 İstanbul mayoral election ballot (1)

時間往前拉到4月17日,最高選委會將當選證書頒給「共和民主黨」的勝選者伊瑪莫魯,時局就注定這位「短命市長」的任期不會超過1個月。理由很簡單,因為伊斯坦堡市政府一年的預算高達美金40億,而且「正義與發展黨」的系統已在此地耕耘25年,憑甚麼這次選出來的市長「不是自己人」?基於有這樣的「意念」,促使執政黨運用政治力介入司法、選務系統修改了「遊戲規則」,不過目前輿論對於現任領導者仍是滿滿的負面情緒。選委會宣布重選的時間為6月23日,雙方主帥仍是伊瑪莫魯vs葉德仁捉對廝殺,其結果如何我們拭目以待!

 

魚與熊掌真的不可兼得?

「買S-400防空飛彈=拿不到F-35戰機」,這句「通關密語」相信很多土女讀者應該已經「心有靈犀」。

美國真的怕F-35的相關參數被「毛熊」用後門程式參透?反過來說,戰鬥民族不擔心這些機敏數據也被米國人摸清楚?回顧過去的歷史,「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例子太多太多了,戰場上沒有永遠無敵的「大殺器」,也沒有只靠防守就能打贏戰爭的案例,而是鬥志、鬥智的比拚。根據媒體的報導,川普與埃爾多安在5月29日通了電話,土耳其方面提議雙方共組技術研究小組,共同解析S-400防空飛彈系統的相關元件與參數。川普總統對這項提案似乎頗感興趣。會議中也對一位具有土耳其、美國雙重國籍的學者格爾蓋(Serkan Gölge)被關押進行討論,埃爾多安向川普保證這位學者「很快就會獲釋」。

F-35A flight (cropped)

美國國防部、國安單位對於土耳其的提案都認為「不懷好意」,畢竟F-35是美國除了不外銷的F-22猛禽戰機之外近20年來的心血結晶。但是不可否認的,土國不但是F-35的「創始成員」,幾次經費發生短絀危及到研製時,土耳其和相關的夥伴也硬著頭皮買單,目前生產線上每架F-35的起落架、襟翼也是土耳其廠商供料,美國若除去土國供應商將造成交機時程延誤至少10-24個月。況且俄羅斯已經在敘利亞佈署S-400系統,特別是土耳其2015年擊落俄軍SU-24戰機造成兩國的交惡,俄國就特別挑在土、敘邊境佈署S-300/400飛彈,土軍戰機即便在自己領空活動也被看得「一清二楚」。以色列空軍近期空襲敘利亞時也或多或少「領教」過S-400的「友善預警」(俄方並未發射飛彈,是利用雷達迴波向以方戰機示警「已遭鎖定」,提醒以軍這裡有俄軍存在,不要跨越紅線);以國空軍也宣稱曾利用電戰技巧取得部分S-400的數據,看來美國擔心是多餘的。兩大陣營還相當保護自家的「矛、盾」。由於川普預計7月將會訪問土耳其,屆時土國的想法會不會讓川普開口說Yes, I do?靜待分曉!

 

庫德族領袖解除禁見,和平的開始?

Abdullah Öcalan

5月份的土耳其另一項大事就是庫德族工人黨(PKK)領袖奧嘉蘭(Abdullah Öcalan)解除長達8年的律師禁見,這位被土耳其依照叛國罪入獄服刑已20年的政治犯,得以會見律師、家人,相關陣營的友軍也宣布停止絕食抗議,並希望能換得土國政府更大的善意。相關報導按這裡

İmralı prison

幾乎在同一個時間,歐盟對於土耳其的人權成績打了「不及格」的成績,並表示土國的司法、獄政和經濟狀況持續惡化。根據路透社的報導,歐盟執委會表示,土耳其經歷2016年失敗政變後,基本人權、司法獨立和經濟政策都一再失序,甚至「進一步嚴重倒退」,這時候想要加入歐盟的機會是越來越渺茫。由於歐盟一向以尊重法治、人權、經濟自由、民主制度作為主軸。土耳其卻偏偏走在相反道路上,明顯與歐洲各國的價值觀不同。土耳其拋出解除對反對派政敵的禁令,外界解讀這是土國政府「施以小惠」,因為奧嘉蘭還扣在政府的手上,恩典隨時可以收回;況且庫德工人黨依然名列歐盟、美國「恐怖組織」的名單上。土耳其仍有理由壓制庫德族。現階段的要務是如何修補過去自IS崛起後與庫德族之間難解的「三角習題」,以及處理美軍正逐步撤離敘北邊境之後留下的「權力真空」該由誰來承接。現在只是土耳其頭痛的開始。

沉悶的五月天,希望這些壟罩在土耳其頭頂上的烏雲趕快散去!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