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宣布提前大選 埃爾多安的「超級總統」夢


取材 : 中央社、BBC中文網、新華網國際在線、中時電子報

 

「超級總統」提前一年半產生

4月18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突然宣布,原訂於2019年11月3日舉行的土耳其國會和總統大選,「提早」到2018年6月24日。這項直接跨過現行「內閣制」首長(也就是總理)職權的預告,意味擴大總統權力的新政治體系「總統制」將提早一年半生效。經過2017年修憲公投驚險過關後,土耳其的政體將廢除內閣制改為總統制,裁撤總理一職並縮減國會權限,原訂2019年的大選過後啟動新制。現任總統埃爾多安除了目前的任期外,還能再選兩個5年任期。

埃爾多安在宣布政策的同時提到:「面對變局,新的政府體制有急迫性,土耳其有必要快速排除自身的不確定性,這才能為國家的未來做出決定並強力施行」。

前情回顧:土耳其走向總統制,超級總統的誕生?

 

「撥過算盤」,埃爾多安胸有成竹

目前埃爾多安所屬的「正義與發展黨」在土耳其的「大國民議會」有317席議員,僅58%弱勢過半的席次(土耳其國會是550席次);因此埃爾多安拉攏極右派的「民族行動黨(議會36席)」,如此就可以掌握約2/3的席次。埃爾多安與民族行動黨總裁巴契利會面後達成結盟的行動,所以提前選舉並非衝動的決策。

TBMM-Nov 2015
這位被稱為近代土耳其「最會算計的政客」埃爾多安顯然是胸有成竹。

早在宣布提前改選前的一個月,土耳其剛修正選舉罷免法,提高由公務人員進行監票的比例,降低由獨立第三方人士(如公民團體、外國的選舉監察員)比重,當時僅有少數人嗅出不尋常的訊息,因為這表示由於公務員「聽話的人比較多」,政府好掌握選舉結果(當然,不論有沒有提前選舉,這些都只是「臆測」,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如今,土耳其宣布提早大選並適用相關法規,仍免不了被「好事者」們拿出來「事後諸葛」一番。

 

就算贏了又怎樣?新政府的「王牌」與「鬼牌」並陳

Meeting with President Erdogan

「王牌」:難民、國際關係

根據人權團體的估算,目前流落在土耳其的難民人數大約400萬,除了300萬的敘利亞難民,還有部分來自阿富汗、伊拉克、甚至北非的利比亞,並且對人口8000萬的土國產生不小的衝擊。由於土耳其是歐亞陸橋,難民利用海路、陸路深入歐洲都相當便利。對此,歐洲列強對於土耳其這位難纏的「守門員」可以說「一個頭兩個大」,若對土耳其百依百順,不僅需要擔心土耳其會「食髓知味」,還得面對國內質疑的聲浪(族群宗教、文化、政治經濟)還有衝擊。若擺出姿態,又害怕土耳其直接「開放邊境」,不用400萬,只需50萬湧向東歐的巴爾幹半島、中歐的奧地利、匈牙利,就足以癱瘓整個歐盟運作。這張難民牌,讓西方世界與土耳其至今仍在天秤上拔河,誰也不認輸。

「阿拉伯之春」顛覆了不少國家(利比亞、突尼西亞、埃及),也算是極端組織ISIS的「鼻祖」,然而這股「春風」吹進敘利亞卻完全走樣並沾滿「血腥味」,也成為眾多國家的「代理人戰爭」,人民流離失所飽受戰火摧殘。作為敘利亞的鄰居,土耳其自許態度「獨立」,既對於阿塞德政權不滿而寄託反對派加以推翻,卻無奈阿塞德找到俄羅斯來撐腰。雖然「原始目標」變成了形式,不過,土耳其「山不轉,路轉」,透過與俄羅斯「不打不相識」,保留自身在敘利亞議題上還有一席空間。近期土耳其針對庫德族進行的「橄欖枝行動」,對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形成壓力,讓外交政策一團混亂的泱泱大國竟在敘利亞問題上進退兩難。或許土耳其在西方國家眼中不過是個「選舉認可的小混混」,但是能夠在列強之間周旋保持彈性,埃爾多安還是有兩把刷子。

「鬼牌」熱過頭的經濟、政府赤字

4月9日,埃爾多安出席一場工商團體的場合作出宣示,政府將投資340億美元用在基礎建設與社會福利上,並且要求土耳其中央銀行降息。外界認為土耳其2018年預估將有7.4%的經濟成長,不僅超乎預期,而且屬於「過熱」,恐怕會面臨更嚴重的通膨問題。面對質疑,埃爾多安表示:「我們表現超乎預期就有人忌妒眼紅,過度成長不是壞事」。

過度成長其實是有代價的,土耳其的通膨已經來到雙位數,貶值、政府灑銀彈,市場的游離資金增加表面上會刺激消費與投資,但其實不然。這些熱錢反而會去追求短期的最高利潤,「高利潤」的另一面就是「高風險、高敏感」,一旦發現有異狀就會立刻撤離該市場,會增加匯市的不穩定性。對此,土耳其央行頂住壓力,宣布「升息3碼」壓制住熱錢的氣燄,也是為了在後續選舉時穩定匯價。土耳其央行看似與總統唱反調,實則是演一齣黑白臉的戲碼。通膨激增也顯示政府赤字將會再創新高,由於近年來土耳其面對反恐、對外作戰、基礎建設與社福開支都上升迅速,2017年土國政府的赤字已超過300億里拉,整體的對外貿易逆差總額也來到770億美元,這些沉苛將會是埃爾多安的包袱。

 

埃爾多安的「超級總統」夢會不會在6月24日實現?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