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探索「橄欖枝行動」的背後目的


取材 : 聯合新聞網、新華網國際在線、法廣RFI、BBC中文網、維基百科

 

說文解字:「橄欖枝」Zeytin dalı

「橄欖枝」一詞源於古希臘,象徵「和平、勝利」。到了古羅馬時期,兩軍交戰之前會互派使臣傳遞文書(或戰帖),使臣手上拿的就是橄欖枝(對照中國就是「兩國交兵,不殺來使」)。到了18世紀,銜著橄欖枝的白鴿成了代表和平的象徵。既然「橄欖枝」源於古希臘,地理因素也讓阿拉伯、西亞地區也對橄欖枝有相同寓意,1974年時任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領袖的阿拉法特前往聯合國演說,他以「我帶著橄欖枝與自由戰士的槍前來這裡,不要讓我的橄欖枝掉下來」一說,暗示中東和平與血腥都在巴解組織的一念之間。更多說明可參考維基百科

 

火藥味十足的「橄欖枝行動」

前情提要:硝煙再起,土耳其越境出兵敘利亞

土耳其在1月20日發起針對敘利亞庫德族武裝團體「人民保衛軍」(YPG)的軍事行動,代號:「橄欖枝行動(Operation Olive Branch)」。安卡拉當局視YPG為一個恐怖團體,又與境內的庫德族工人黨聲氣相通,對土耳其具有威脅,戰局開打後,土軍與親土耳其的敘利亞反對派組織敘利亞自由軍(FSA)已包圍首要戰略目標阿弗林(Afrin),藉由空襲與切斷補給線的戰術迫使YPG放棄該據點。

Operation Olive Branch
目前戰況尚不明朗,交戰雙方的「戰果」都有灌水(或縮水)嫌疑,確定的悲劇是一座古老神廟艾因達拉(Ain Dara temple)嚴重損毀,這座神廟可追溯至約西元前1300年至前700年的亞拉姆時期(Aramean era),屬於鐵器時代新西臺文化(neo-Hittite)的遺跡,據說與傳說中的「所羅門神廟」(Solomon’s Temple)有著類似的建築工法,所羅門神廟是猶太教希伯來聖經(the Hebrew Bible)裡記載的「第一聖殿」(The First Temple)。這座神廟直到1982年才被發現,如今損毀程度高達60%,十足令人痛心。但「禍首」是誰卻眾說紛紜,土耳其軍方表示當日並無任何單位在此活動,也不曾以古蹟作為打擊目標;YPG也表示這個據點沒有戰略價值,並譴責土耳其的蠻橫舉動,責任歸屬目前是羅生門。

SYRIE 291

 

外交角力戰開始

「橄欖枝行動」之所以能夠展開,除了俄羅斯開了綠燈放行、敘利亞政府軍實力無法與土耳其軍隊正面對打、很大的原因其實是西方國家的袖手,尤其是美國。反ISIS戰鬥正酣之際,美國對於庫德族武裝可說「有求必應」,這已讓土耳其多次表達反對意見,還在2016年8月發動「幼發拉底河之盾」行動,同樣揮軍敘利亞掃蕩YPG。如今ISIS幾乎敗亡,美國牌「收割機」竟提出要在敘北接壤土耳其的區域建構「安全區」,並且以庫德族武裝為基礎;形同在土耳其的後院插上一把刀,趁著美國沒想好執行面的當下,土耳其立馬出兵用行動投反對票,美國政府見狀也對「安全區」的規劃縮手。敘利亞政府軍趁YPG、FSA雙方抽調人力之際,一舉收復阿勒頗北邊幾處據點,俄羅斯則以中立的姿態隔山觀虎鬥。種種跡象顯示,庫德族又成了這次「橄欖枝行動」受害最大的一方

FSA and Turkish flags on Barsaya mountain

前述提到袖手旁觀的西方國家之中,法國是唯一「不甘寂寞」出來想扮演和事佬,法國總統馬克宏日前提及土耳其出兵敘利亞北部一事,他表示:「土耳其的軍事介入如果變成對敘利亞的入侵,這將成為北約不得不面對的問題。」對此看法,土耳其外交部長恰武什奧盧2月1日回應:「法國沒有資格給土耳其上課,他們殖民非洲的歷史世人都知道,很不幸,很多歐洲領導人都是兩面派」。

 

出兵的根本原因:意在2019年的總統大選?

土耳其已經通過修憲公投,將原本的內閣制(總理制),改成總統制(無總理)。時間就訂在2019年開始,新任總統任期5年得連任一次。意味著現任總統埃爾多安可以競選新任期總統,連任後可以當到2029年,成為土耳其共和政體以來在位最長的領導人。

相關閱讀:土耳其走向總統制,超級總統的誕生?

歷經過2016年的流產政變,埃爾多安的政治權力與國際聲量持續擴張,對內部以國安為由整肅異己,對外則以民族主義為號召強力介入週邊的各項事務。強人領導之下的土耳其在2017年經濟表現已走出陰霾,旅遊、消費、工業生產都能繳出不錯的數據(受惠於里拉貶值的因素,另一面就是通膨的代價),如今距離2019年的選舉雖然還有一年多時間,部分國際分析師認為若埃爾多安現在開始就來政治動員有些太早,不過政治沙場的老手不怕沒牌可出,一旦軍事行動能夠滿足土耳其的需要自然會見好就收,畢竟軍費浩繁。持續發展經濟、用外交手段聯合俄羅斯制衡西方、又不致與西方徹底翻臉,同時顧及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在政壇幾無對手的情形下仍要贏得漂亮,這才是埃爾多安的算盤。

延伸閱讀:「只有一個贏家」的土耳其政變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旅遊咖20170210-03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