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探索土耳其調停卡達斷交風暴中的動機


取材:BBC中文網、法廣RFI、聯合新聞網、轉角國際、自由電子報

 

雪中送炭外加嚴詞批評,土耳其站在卡達身邊

Amaneciendo
卡達遭逢自6月5日以來的斷交潮,由於該國的民生物資大多仰賴進口,為避免民眾的恐慌心理造成國內不穩,土耳其、伊朗、摩洛哥從6月8日開始展開援助,目前卡達已暫時度過斷糧的危機,局勢趨穩。6月13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Tayyip Erdoğan)站上火線,嚴詞批評這些與卡達斷交的國家「不人道且違背伊斯蘭的價值觀」,卡達像被判了「死刑」無法翻身。土國外交部長卡夫索格魯(Mevlüt Çavuşoğlu)表示,埃爾多安將會與美國總統川普通話商討波灣問題,也會找法國總統馬克宏談話。

 

持續穿針引線,土耳其外長很忙

土耳其努力化解盟友卡達面對的僵局,卡夫索格魯14日先前往多哈(Doha)與卡達國王塔米姆(Sheikh Tamim bin Hamad Al-Thani)、以及卡達外長薩尼(Sheikh Mohammed bin Abdulrahman Al-Thani)會面。6月15日風塵僕僕地前往科威特,與科國高層會談。最後才飛抵聖城麥加和沙國國王會晤。

Mevlüt Çavuşoğlu (139309261623105844316374)
6月16日,沙烏地阿拉伯國王薩爾曼(King Salman)與卡夫索格魯碰面,為化解波斯灣數年來最重大的外交危機而努力。消息人士告訴法新社:「會談正面」,但具體的細節則無可奉告。卡夫索格魯在出訪前就曾表示,沙國是製造危機中的一方,卻也是化解危機的一方。此番旋風式的外交斡旋成效如何有待觀察。

下圖為美國總統川普五月與國王薩爾曼及其他阿拉伯國家代表會面

President Trump's Trip Abroad

 

全力相挺的動機其實沒那麼單純

土耳其除了援助民生物資之外,國會更授權政府增派海外部隊協助卡達穩定國內局勢。多項解密報導均指出,2016年7月15日土國發生政變時,卡達就曾經緊急向土耳其派遣150名特種部隊,目的是保護已不再信任自家軍方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並在公開場合支持土國政府。雖然雙方在事後都不願正面承認有派軍之實,但遭此劫難的埃爾多安對於卡達的兩肋插刀想必是點滴在心頭,如今輪到好友碰上困難,自然要拿出更高的誠意「報答」。土耳其學者Erkmen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也表示,土耳其為了自身利益考量,絕對會全力支持卡達。他指出,一旦卡達倒台,土耳其在波斯灣的勢力會被動搖,僅管土國與沙烏地、阿聯酋、巴林的關係也不差,但絕對不會放任卡達被封鎖。

15 july 2016

觀察家則質疑土耳其是否真會增派軍隊支援卡達,初步認為土耳其現階段不會有此舉動,因為阿拉伯國家們早已講明軍事手段不是選項。除非局勢迅速惡化,否則土國貿然出兵就會被視為挑釁。再者,土耳其軍方的海外投射能力有限,若以海運輸送重裝部隊,想通過波斯灣(沙烏地、阿曼、巴林)、蘇伊士運河(埃及也對卡達斷交)就是難題;就算是空運輕裝、特戰部隊前往卡達,也得考慮這些利害關係國是否對於土國空軍開放領空。土耳其國會的舉措其實是「口惠實不至」,頂多向考慮對卡達動武的國家提出警告。「若周邊國家想要用外交手段以外的方式施壓,卡達不是孤單的。」

 

相互扶持的基礎源於共同利益

土、卡兩國有着共同利益與理念。雙方對穆斯林兄弟會的態度溫和、巴勒斯坦的問題則對哈瑪斯也比較愛護、兩國均希望敘利亞的阿薩德下台、對於伊朗的態度不持絕對「非敵即友」思維這點也不太見容於其他海灣國家。隨着卡達的危機發酵,美國、俄羅斯均已透過不同的管道開始介入其中。土國手上的牌其實不多,充其量扮演起區域間的調停者,國力也談不上具備決定權。

對土耳其而言,卡達是土耳其南下波斯灣重要的盟友及橋頭堡,必須戮力支持。土耳其里拉在2016年的流產政變後嚴重貶值,土國需要足夠的外銷和外國資金流入來提振國內經濟並穩定匯價。卡達是土耳其重要的國外投資者,兩國貿易額7億美元不算多,但這次的外交風波,不啻是提升兩國貿易量與經濟關係的絕佳機會。

土耳其在此次的風波中扮演的「和事佬」角色,其意圖也不在與海灣國家對立,反而像是個賣弄小聰明的商人「嗅到商機」,其實這也是保護自身安全的手段之一,只要區域情勢穩定,自然對土耳其有利。相較於今天的局面,土耳其想不插手來平衡各方勢力,也不符合土耳其的利益。一般認為,土耳其對卡達的支持非常節制,也控制在海灣國家能夠接受的範圍內,不會有更進一步的行為,既然大家都是舞台的一份子,就算沒有劇本也可以「演」得很自然。

 

所以,這場戯已經演過中場,大家看懂箇中道理了嗎?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