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2019 土耳其地方選舉在即 檢視埃爾多安的「期中考」成績


取材:中央社、土耳其國家廣播電台、法新社、中時電子報、聯合新聞網

 

3月31日是土耳其的地方選舉(2019 Türkiye yerel seçimleri),將選出全國各省省長、市長、省市議員等席位,成績好壞與否自然是各方注目的焦點。經濟萎縮、失業率攀升、通膨危機未解,讓總統埃爾多安領導的土國執政黨-正義與發展黨(AKP),在各大城遭遇硬戰,各方估計「期中考」的成績可能不會太好看。對此,埃爾多安以「國家生存」的主軸呼籲選民續挺,也積極下鄉輔選力挽狂瀾。執政團隊究竟有多少勝算,又碰上哪些影響選局的事件?我們一起來看!

 

政府介入當「賣菜郎」,聰明反被聰明誤

土耳其里拉狂貶的新聞不是一天兩天,匯價在2018年10月份來到谷底後已開始逐步回穩,其中因素不外乎是土耳其釋放了布朗森牧師,換得美國收手不再對於土國施以「雙倍」的經濟制裁。不過傷害已然形成,即使匯價攀升卻無助於通膨緩解,土國的通膨始終維持在20%上下,不但進口商品的價格陡升,連國內的內需消費也一起出了問題,特別是反映在糧食的價格上。

土耳其的糧食供應除了自給自足還可以供應外銷,匯率走低的情況下糧商偏好將商品大量出口,反倒使得國內的供應量不足;加上通膨的預期心理影響,消費者、供應商都會有囤積的念頭。對此,土耳其政府並未對出口糧食的政策做出限制,或是刺激更多的供給量,卻是政府自己「跳坑」,自創品牌供應低於市價的生鮮,並採取「限額、限量」的方式企圖化解民怨。雖然順應民情,卻擾亂市場機制,不用說批發盤商怨聲載道,許多自產自銷的「自耕農民」也無法從買賣上獲利。有學者分析,「市場經濟就是『供、需』的拉鋸,不能要求、期待政府直接介入」,何況土耳其政府的做法是「慨納稅人的錢」,完全是選票考量。

以下也可以看看土女之前分享因為洋蔥發生的事件:

 

經濟數據慘兮兮,吹破埃爾多安「經濟神話」的牛皮

3月5日,美國總統川普提出打算將印度、土耳其從貿易最惠國名單除名,理由是「經過美國貿易代表署的確認,土耳其的經濟已經充分發展,不需受到美國的額外禮讓」。如此一來,土國每年輸往美國的16.5億美元商品將失去保護,看似不大卻也是土國貿易收入的來源。對於土耳其「紙老虎」般的經濟結構勢必造成衝擊。

雪上加霜的事接踵而來,3月11日,土耳其國家統計局發布2018全年度的經濟成長報告,土國的經濟成長率在2018年「僅有」2.6%,遠低於2017年的7.4%(雖然這是因為2016年土國發生政變,導致該年成長率僅3.2%,基期偏低造就隔年「耀眼」的成績,不過近10年的土耳其經濟成長率平均都有4%的成長)。細究數據,2018年第三、第四季土國的經濟成長率幾乎「零成長」,對照前一年同期都是顯著衰退,對比埃爾多安在輔選過程中不斷吹噓在他主政期間土耳其經濟「成長強勁」,打臉的意味十分濃厚。

 

對外關係步步驚心,考驗土耳其的「博弈能力」

回到美國欲解除土耳其「最惠國名單」一事上,觀察家分析這是美國對於土國向俄羅斯購買「S-400」防空飛彈「成本最小」的報復,因為美國考量土耳其已在F-35「閃電II式」戰機的投資已投入310億美元,撤銷交易除了得要將這筆錢「連本帶利」吐回土耳其,將土國供應商移除改換新的供應體系還有24個月的認證期要走,連帶影響其他盟邦的交貨,甚至美軍在土耳其境內部署的長程預警雷達也會遭到土國關閉。因此,這是美方透過經貿政策的調整,持續對埃爾多安施壓。

另一方面,美國在3月15日提名資深外交官,現任國務院近東事務代理助卿的大衛・沙特菲德(David Satterfield)擔任懸缺已久的駐安卡拉大使。並暗示川普總統可能在土國大選後出訪土耳其,美國欲透過「經濟縮手、政治伸手」的兩手策略與土耳其在棋盤上一搏高下。

Senior Executive Seminar 18-11

除了對美關係,歐洲議會在3月14日透過「沒有強制性」的投票,建議歐盟的執委會「暫停」土耳其入盟談判,作為對應土國執政黨鎮壓異己、司法不公平、新聞不自由的批判。土耳其政府對於這個投票結果似乎也了然於胸,總統發言人卡愣(İbrahim Kalın)就表示這代表歐洲議會的作為「沒有擔當」,對提案的荷蘭議員卡蒂皮里(Kati Piri)反唇相譏:「不妨說說貴國對難民問題做了甚麼犧牲」?

İbrahim Kalin
對於中國大陸在新疆維族自治區實施「再教育營」的舉措,安卡拉與北京之間的針鋒相對卻似乎「雷聲大雨點小」,一開始「上駟對下駟」由埃爾多安出馬叫陣,到後來由外交單位接手口水戰,最後不了了之。熟悉中、土關係的專家就指出,面對土耳其境內的「基本教義派」,埃爾多安必須在第一時間表態;外交部長在國際會議上接力總統意志,等到中方回擊後,交由「外交部發言人」淡化處理,除了中國方面掌握住土耳其拒絕不了的「誘因」,例如土國亟欲能源自主,積極尋找第三座核電站的協力商,中國的核電技術極富吸引力;另外「中遠集團」在2017年取得伊斯坦堡貨櫃港的經營權,「一帶一路」的刺激也讓港口吞吐量上升來到第51名。如果這時搞砸關係,對於土耳其絕對不是好事。

有興趣的人可以看關鍵評論網發佈的相關影片:國際大風吹|土耳其為了新疆維族槓上中國?恐怕是作秀|EP41

 

小結:埃爾多安的硬仗

取自İndigo Dergisi

雖然民調預測執政黨正義發展黨(AKP)在31日省巿長選舉中,會在全國各地鄉村地區和小城鎮開出佳績。不過接近AKP的消息人士認為,伊斯坦堡、安卡拉、布爾薩(Bursa)、安塔利亞(Antalya)、哈泰(Hatay)、尚勒烏爾法(Şanlıurfa)等大城,執政黨都面臨硬戰。埃爾多安除了幫自家人站台,還幫同一執政聯盟的民族行動黨(MHP)聯合競選固票,這是過去地方選舉不曾出現的情況,顯示出埃爾多安的焦慮感上升,倘若選舉結果不理想,有可能提前跛腳。

 

3月31日近在咫尺,讓我們靜待結果!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