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德黑蘭 FIFF國際影展 觀賞土耳其電影遊記


電影痴電影狂應該同意伊朗電影在亞洲影壇,甚至是國際影壇上影響力是舉足輕重的,最近10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得主也於2011年與2016年兩度由伊朗大導阿斯哈・法哈蒂(اصغر فرهادی ,Asghar Farhadi)掄元。也正因伊朗電影產業蓬勃發展,每年4月在德黑蘭舉辦的德黑蘭「Fajr國際影展(FIFF)」,總是聚集中東與世界各地的電影工作者,齊聚一堂歡度屬於伊朗電影最重要的節慶。

而剛好身處德黑蘭的矮夯北,雖然無法及時觀賞好萊塢電影《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能夠在中東藝術瑰寶之都,尋找屬於土耳其的相關線索,也算是稍稍彌補遺憾。本次德黑蘭Fajr國際影展共有4部土耳其電影、1部土耳其短片:餘味餅乾(Balık Kraker,Fish Cracker)土耳其影評講座與擔任國際評審團的土籍成員,只要細細尋找其實到處都可以看到土耳其電影工作者的影響力。

 

土耳其電影:《政變宣言Announcement》

Anons.jpg

翻開了洋洋灑灑的片單,首先ctrl+F選擇了土耳其這個關鍵字,選擇觀看由導演Mahmut Fazıl Coşkun執導的黑色荒誕劇:政變宣言(Announcement,Anons)。電影是由60年代土耳其軍事政變失敗事件發想,劇情描述1963年5月22日,一群對於土耳其政府現況不滿的軍官,決定起身投入政變,而電影中的主角群,唯一的任務便是在發動政變當晚,奪下控制伊斯坦堡電台總部,藉著配合安卡拉的同夥,於政變成功後,旋即利用廣播向土耳其民眾宣布政變成功的心戰喊話訊息。

但是就像每一個電影主角,總是會遇到許多的任務挑戰與困難,電影主角群遇到了包括突如其來的狂風暴雨、同夥的窩裡反背叛、唯一懂得操縱廣播機器的技工不在電台以及與安卡拉參與政變的同夥失聯等種種挑戰,他們在起義當晚,需要在天不時地不利的狀況下,一一排除難關,並安慰鼓勵彼此,希望能夠在曙光照亮金角灣,成功完成任務向全國同胞宣告政變成功的好消息,又或者⋯⋯事情有像他們計畫的這麼簡單嗎?

這部電影雖是改編自真實事件,但是從故事的第一個場景,導演特別使用灰暗鏡頭與充滿異國風味的土式音樂創造出風雨欲來的懸疑感。接著安排的台詞與劇情都讓觀影者感受到滿滿的怪誕感。導演Mahmut Fazıl Coşkun希望透過黑色幽默的手法,讓土耳其或是國際影迷能夠了解土耳其近代政治幾乎每10年都會輪迴一次的軍事政變就是最荒誕不羈的現實。

新銳導演Mahmut Fazıl Coşkun在2009推出電影處女作時就獲得伊斯坦堡國際影展最佳導演的殊榮,導演Mahmut在2016年土國軍事政變失敗之後,仍不畏艱能國內政治不正確氛圍之下,拍攝這部利用喜劇包裝針砭土耳其政治的諷刺電影,也難怪政變宣言獲得本屆德黑蘭Fajr國際影展,獲得東方視角(Eastern Vista)最佳劇情片的獎項。導演Mahmut也以此片於2018年獲得威尼斯影展地平線單元評審團大獎。

 

國際評審團-土國影評:Cüneyt Cebenoyan

正當矮夯北於等待入場之際,突然發現一頭灰白大捲髮鬍子的居內伊用土文與伊朗志工聊天。我也用土文跟他打招呼,居內伊十分驚訝會在德黑蘭遇到會說土語的台灣人,驚訝之餘,仍不忘利用等待接駁車回飯店的空檔,與矮夯北一同喝檸檬汁談電影。

國際評審團-土國影評:居內伊 Cüneyt Cebenoyan

國際評審團-土國影評:居內伊 Cüneyt Cebenoyan利用一杯檸檬汁的時間與我分享土耳其電影的點滴

矮夯北首先分享,本屆土耳其電影我只看了上述的《政變宣言》,也不甚滿意結局的安排,居內伊只是靜靜的聽著我班門弄斧的影評,沒有什麼回應。正當我回問,那依他專業的影評意見,本屆最喜歡的土耳其電影是哪一部,他眨眨眼睛微笑對我說,身為國際評審團成員,他無法在影展閉幕與頒獎典禮之前分享有關於本屆影片的相關意見,這讓矮夯北突然覺得自己也太不專業了,竟然連這種業界常態都不明白。我便生硬的轉了個話題,百惹味,我最喜歡的土耳其導演是錫蘭(Nuri Bilge Ceylan),他這時候也比較放鬆,也分享他最愛錫蘭的2011年出品的《安納托利亞故事(Once Upon a Time in Anatolia)》,每一個場景每一個內斂的對白都是十足的藝術。矮夯北此時也只能吸了一口酸澀的檸檬汁,同時並把我卡在喉嚨本來想與居內伊分享我在金馬國際影展觀看沉悶的《安納托利亞故事》後睡死的陳年往事硬是吞回了肚內。

居內伊也分享這次是他第一次參加德黑蘭國際影展,他參加過許多國際影展,但是德黑蘭國際影展的特別之處是選了許多哈薩克、烏茲別克與吉爾吉斯等中亞國家或伊斯蘭背景的電影,這與主流影展的選片獨樹一格,甚至在伊斯坦堡國際影展都很難看到本影展選擇放映的許多國家的獨特電影。居內伊也委婉分享伊朗影展仍有許多可以改進之處,讓國際評審團或是外國影迷能夠更能舒適地享受盛典。但是同時他也謝謝全體工作人員與志工從早到晚的微笑與協助,讓他在德黑蘭的這幾天都享受到伊朗人舉世聞名的待客之道。

居內伊在離開會場搭乘接駁車之前,總結說到他在伊朗感受都能夠輕易的跟任何伊朗工作人員連結,因為伊朗與土耳其共享許多相似的文化面,甚至土耳其文有許多單字從波斯文借詞而來,他只是不懂波斯文,但是在德黑蘭感覺就像是在土耳其一樣自在。他最後分享他評斷電影,最重視的是電影需要能夠讓主角有角色成長,飾演主角的演員需要搭配縝密撰寫的劇本,運用高超的演技讓觀影者信服,這就是他挑片評比的重點。

 

土國藝術電影最強背影殺手:Muzaffer Özdemir

轉瞬間,德黑蘭國際影展即將畫下句點。趁著認識的記者朋友帶我勇闖德黑蘭國際影展閉幕暨頒獎典禮現場,我看到了台上來自土耳其的電影工作者兼演員莫札菲與其他國際陪審團成員排排站時十分的安靜卻又堅定,他雖然沒有拿著信封公布得獎者,但在台上從頭到尾都給人暖暖的感覺。

土國藝術電影最強背影殺手:Muzaffer Özdemir

在典禮結束人潮疏散之際,矮夯北突然看到莫札菲迎面走來,就像他在台上那樣,靜靜地堅定地走著,也或許這邊是伊朗導演與演員的主場,伊朗影迷都爭相與伊朗明星合照,矮夯北決定背道而馳,與莫札菲打聲招呼。

Muzaffer Ozdemir 莫札菲用土語親切與矮夯北分享從影工作經驗談

莫札菲一聽到矮夯北用土語跟他打招呼,就好像是轉換個角色性格似的,用土語總是能夠快速的拉近我們與土人之間的距離。莫札菲大學念的科系是地理工程系,現在卻在影壇發光,自他有記憶來,他就為電影癡狂,他說當他就學期間,土耳其境內沒有任何一所大學開設電影系,而他同時也喜歡地理知識,便決定就讀地理工程系,並同時自學電影拍攝等相關的技術。

Uzak afiş.jpg

矮夯北狂亂地Google了莫札菲之後才驚覺,他曾經出演土國大導錫蘭前3部長片《小鎮(The Small Town;1997)》、《五月雲(Clouds of May;1999)》與《遠方(Distant;2002)》,並以遠方男主角抱回2003年法國坎城影展最佳男主角獎項,但是莫札菲仍謙虛地說道,這個國際獎項對於他往後的演員生涯並沒有顯著的鍍金效應,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加分。

他也分享擔任錫蘭導演3部長片的主角一切都是巧合,他在錫蘭執導小鎮時就是影組的工作人員,就這麼糊里糊塗被錫蘭欽點成為第一部長片的男主角,他也說錫蘭導演的執導風格與伊朗導演是非常的相像,錫蘭常常會讓他自由發揮即興台詞,也許因為這樣子沒有台詞的束縛,讓錫蘭導演的電影看起來十分自然,就像是日常生活對話那樣,讓影迷都可以很快進入角色的心境。

土國藝術電影最強背影殺手:莫札菲 Muzaffer Özdemir與國際評審團排排站

土國藝術電影最強背影殺手:莫札菲 Muzaffer Özdemir與國際評審團排排站

揮揮手向莫札菲道別之後,看著手機上Google到的遠方電影海報,莫札菲在伊斯坦堡金角灣看著海景抽煙的那張照片,對照此時看著莫札菲好緩慢的腳步,我想我此次德黑蘭國際影展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

唉!我不知何時再能與他相見!

 

矮夯北

矮夯北Ayhan bey – 2004年,某天,我聽了奧罕‧帕慕克政大演講,我的一生從此轉變。2006年環繞土耳其,那是我一生中最愜意的時刻,而我卻不知道。非土語系畢業生,卻又土心積慮的10年來一直在土語圈子裡繞啊繞,希望未來有那麼一天在直腸上,喔不,職場上能夠土破重圍,土近甘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