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NATO北約高峰會 土耳其與西方列強的花邊口水大戰


取材:中時電子報、中央社、聯合新聞網、新浪網、TRT中文網

 

北約組織(NATO)於12月3、4日在英國倫敦開會,這個年滿70歲的軍事組織現在正面臨空前的挑戰,首先有美國總統川普的抱怨會員們「會錢贊助太少」,還有目前陷入「內憂」的法國總統馬克宏「北約腦死說」,當然少不了組織內部第二大軍事力量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搏版面」。整場會議可以說「沒有結論」,反倒場邊花絮不少。

President Trump Attends the NATO Plenary Session

在這邊,土女就用土耳其的視角帶大家來看這場戲吧!

 

土耳其VS法國:埃爾多安與馬克宏唇槍舌戰

土耳其是北約在冷戰期間最東邊的防線,防止俄羅斯的黑海艦隊出入博斯普魯斯海峽,同時也掐住當年環繞黑海地區「華沙公約」組織的附庸國,如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烏克蘭等國的對外聯繫管道。如今,華沙組織已不存在,取而代之是「北約東擴」將羅馬尼亞、保加利亞收編麾下,土耳其在北約裡面的「戰略資產」地位不若已往。少了「聲量」的土耳其為了「另找生路」而找上俄羅斯。也造成北約、土耳其、俄國的「三角習題」,加上近年來恐怖主義、分離主義的盛行,有關「伊斯蘭國」、「庫德族」之間其背後勢力的糾葛不清,也讓土耳其感到不安,甚至感到「被放槍」的感覺,趁著這次法國「發難」,土耳其也「打蛇隨棍上」要吵就吵個過癮。

土耳其在11月底公開宣布正測試從俄羅斯購入的「S-400」防空飛彈,引發外界關注土軍「拿什麼家當」當誘餌?依照「官洩」的資料,土耳其使用F-16、F-4戰機進行驗證,結果預料也會「不公開」,不過對於其他北約成員來說內心仍是忐忑,因為過往從來沒有一個會員敢「高調」驗證「潛在敵人」的產品,(即使同屬北約的希臘有購入S-300系統(屬於S-400的上一代產品),超過20年沒有更新)這也是土耳其「打臉」北約盟邦「不可購買俄國軍品」的理由之一。加上埃爾多安早先已經放話,要求北約重視土耳其在「和平之泉」行動的成果,他說:「我們付出不少代價建立了『安全區』,也驅逐庫德工人黨(PKK)的分支『人民保衛軍(SDF)的勢力,庫德工人黨也是歐盟「認證」的恐怖團體,你們(特別指法國)卻又跟他們的分支組織眉來眼去,這是甚麼意思」?

埃爾多安會這麼生氣不是沒有原因,土耳其在發動「和平之泉」行動初始,法國就是第一個「反對」者,認為這樣傷害庫德族的「盟友」無益於區域和平。加上馬克宏總統一席「北約腦死說」,引發評論分析法國是否又將要退出北約的指揮體系,內政官員也曾表示「不歡迎」土耳其將關押的「法籍聖戰士」遣返回國,引發土耳其政府強烈不滿。土耳其內政部官員已證實最近已將7名德籍恐怖份子送回德國,著名的愛爾蘭籍「聖戰新娘」麗莎・史密斯也被遣返,美國國土安全機構也接收土耳其送回的2名美籍ISIS戰士。唯獨法國、英國目前仍「卡關」,這也讓美國總統川普順路「撿到槍」狠酸馬克宏:「我們都敢接回恐怖份子受審,你們呢」?

President Trump Meets with the President of France

 

土耳其VS北約VS俄羅斯VS中國:團結需要有「動機」

雖然在場邊「吵架吵沒完」,不過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仍分別和法國總統馬克宏、德國總理梅克爾、英國的首相強生、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會面,商討敘利亞的重建問題、東地中海區域EEZ(專屬經濟區)的衝突、北約強化波羅的海駐軍的組成、戰略目的等話題。會談的「唯一成果」是敲定2020年2月將在伊斯坦堡再次針對敘利亞的問題「再談一次」。

如同前面的報導提到,北約對於土耳其在敘利亞的軍事行動十分不滿,但也礙於土耳其手上擁有360萬的「難民大軍」也實在難以接受,儘管四方在重建議題上沒有共識,但是至少同意難民必須「自願性」回到安全區,不得有逼迫的行為,土、英、法、德的元首每年集會一次檢討進度。

對於「EEZ」的議題,主因是土耳其與國際認可的「利比亞全國團結政府」簽署諒解備忘錄,共同開發兩國重疊的海上專屬經濟區,這也涉及到賽普勒斯的歸屬問題,引起希臘政府驅逐利比亞大使作為報復,更派出海軍前往爭議的克里特島南方海域巡弋,放話如果土耳其的油氣鑽探船敢來「侵門踏戶」就要扣押,如果土耳其海軍出面護航也不排除訴諸武力。

希臘國防部長在北約峰會上強硬指出:「希臘會自己保護自己,不求外人」,希臘的總理米佐塔基斯也與埃爾多安會晤並談及此事,雖然雙方「沒有共識」,但同意彼此「克制」。兩國在政治上冷處理其來有自,因為日前一條從亞塞拜然經過土耳其的天然氣管路「跨安納托利亞天然氣管道(Trans-Anatolian Natural Gas Pipeline, TANAP)」與「跨亞得里亞海天然氣管道(Trans Adricatic Pipeline, TAP)」完成連通,這是歐盟推動的南方天然氣走廊(Southern Gas Corrido, SGC)工程的里程碑,管路在土耳其的邊境城市埃迪爾內(Edirne)分岔出去,分別輸往阿爾巴尼亞、希臘,並跨越亞得里亞海前往義大利;同時間埃爾多安也宣佈來自俄羅斯的土耳其溪 (Turk Stream)天然氣管線也會在2020年1月在埃迪爾內(Edirne)會合,此管路將往北進入保加利亞等巴爾幹各國。

TAP TANAP SCP Schah Denis

埃爾多安早先受訪時就說:「東地中海的能源開發是個合作議題而不是衝突的工具,土耳其不會讓別人來破壞利益」。冬天已至,由於俄羅斯曾因為烏克蘭東部、克里米亞半島問題與北約衝突,俄國就透過切斷天然氣供應對歐洲「斷氣」,導致歐洲連續數年冬季的供暖出現缺口,如今角色加入土耳其掐住分流的節點,預期希臘方面會壓抑反彈,至少等冬天過去再說。

北約之所以到今天依然存在還加入許多「新夥伴」,主要是因為俄羅斯的影響力。這次的峰會也聚焦在北約希望在波羅的海、巴爾幹地區增加駐軍兵力,先前傳出土耳其將進行「抵制」藉以施壓北約在敘利亞問題上跟進土耳其。不過,土耳其最終並未如傳言般採取行動,反而是「放軟調」,重申北約與土耳其「脣齒相依」。分析家也認為,少了土耳其的北約如同「跛腳鴨」,土耳其脫離北約後所投注的資金與新血也將「付之一炬」。儘管馬克宏在「腦死說」之內容中提及土耳其的軍事行動讓「北約」很受傷,也引來埃爾多安回嗆「關你何事」?但是現階段的北約與土耳其之間還是必須「在一起」才符合最大效益

北約的高峰會上也出現一段很有意思的文字,因為提到中國大陸在歐洲的影響力與日俱增。雖然字裡行間沒點名中國到底是「敵人」還是「夥伴」,不過大陸的「軟實力、硬實力」確實在北約各國間發揮了力量,一股「威脅論」甚囂塵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1月12日出訪希臘,兩國簽訂16條有關「一帶一路」的相關協議,國企「中遠海運集團」也宣布加碼增加投資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6億歐元更新設備,其中3億會在未來4年到位。比雷埃夫斯港的貨櫃裝卸排名已從中遠投資前的93名「飛躍」到32名,中間僅花了10年。同一時間,首列從中國西安的貨物列車通過「馬爾馬拉海底隧道」前往捷克布拉格,這是中國的第三組陸上「鐵絲路」,也是首條不經過俄羅斯的鐵路運輸路線,也視為更早之前亞塞拜然、喬治亞、土耳其三國鐵路聯通系統的用途「再進化」。雖然哈薩克、亞塞拜然之間的運輸仍需透過「裏海鐵路渡輪」運送,不過貨列能利用夜間客運收班的期間通過海底隧道,省去另一段通過博斯普魯斯海峽時也需要使用渡輪的不便,大大提高了運輸效率,符合土耳其與中國雙邊倡議的「中間走廊計畫」,亞洲、歐洲之間陸上貨物運輸的「路線多角化」,預期到2023年土耳其建國百年之時,每年有200-300萬噸貨物透過土耳其的鐵路系統往返中國、哈薩克、亞塞拜然、喬治亞、土耳其、保加利亞、塞爾維亞、匈牙利、斯洛伐克、捷克等國。

一場峰會可以看熱鬧,也可以看門道,各位覺得土女的視角是甚麼呢?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