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土」然好想「尼」,跨國婚禮趣


你,參加過土耳其的土式婚禮。

但是你參加過土耳其與印尼跨國聯姻婚禮嗎?

跟著矮夯北的鏡頭一探究竟!

 

11年友誼一眼瞬間

認識新郎Selo是在2006年夏天矮夯北初次造訪土耳其時,透過Selo家庭接待與Selo熱情地地陪,讓我很快的在伊斯坦堡找到歸屬感,就像是在伊斯坦堡有個弟弟般的歸屬感。那時還未滿18歲的Selo帶著矮夯北參觀多瑪巴切皇宮(Dolmabahçe Sarayı)與伊斯坦堡考古博物館(İstanbul Arkeoloji Müzeleri),更帶我觀賞西克塔斯足球隊(Beşiktaş)的球賽,體驗球迷的執著與瘋狂。

雖然那是個沒有iPhone也還沒有土女時代的年份,伊斯坦堡的一切透過Selo的細心安排讓那時仍天真爛漫的矮夯北著實大開眼界。

2010年,再次看到Selo是在中國廈門。他在廈門大學念書,也在求學階段認識了來自印尼雅加達的Fitri,兩人是這麼登對,他的好配上她的甜羨煞了旁人。

不論是2006年的伊堡或是2010年的廈門,黑與白就是貝西塔克斯球迷的印記!

不論是2006年的伊堡或是2010年的廈門,黑與白就是貝西塔克斯球迷的印記!

2017年7月初,Selo邀請矮夯北8月初前往印尼雅加達參加他倆的婚禮,沒想太多立刻下訂機票,在他人生重要的一日見見好久不見的老朋友。

 

女方家中進行宗教儀式

當矮夯北搭紅眼班機從蘇加諾-哈達國際機場抵達新娘Fitri家時,首先對於豪宅規模吃了一驚,正面看來像是三棟並排的四層樓別墅打通,屋內還有游泳池,客廳大到可以在室內使用體感平衡車。

整日的宗教儀式,我們因為非家屬且非穆斯林,僅能靜靜遠觀。新娘Fitri的家庭更邀請了孤兒院的女童們一同誦經祈福,並讓孤苦伶仃的女童可享用美味的自助餐佳餚。著素衣的新娘Fitri一手拿著麥克風,一手拿著面紙拭淚,一面虔誠念著經文一面向女方家長辭行。「吾家有女出嫁」的氣氛讓賓客與家屬都感到非常的感動與不捨。

宗教儀式後與孤兒院女童合影

宗教儀式後與孤兒院女童合影

而當日晚上,是女生專屬的Henna之夜(又稱「指甲花之夜」)。新娘與女性友人留在家裡在新娘的手掌及腳上繪上悅目的圖案作為裝飾,然後吃吃喝喝度過一個精彩的單身派對。

 

飯店證婚儀式

隔天早上,矮夯北吃力的叫醒疲累的Selo,梳妝換裝完畢先在五星級飯店拍攝婚攝照片與活動影片側拍,然後新郎官Selo又馬不停蹄地參加證婚儀式。

由男方父母帶頭,帶著男主角及6位穿著印尼傳統正式服裝「貝斯卡努山塔拉(Beskap Nusantara)」的伴郎浩浩蕩蕩的進入會場。Selo的伴郎是他在土耳其、廈門以及台灣的土國好捧油,伴郎手裡皆拿著象徵要給女方的名牌鞋嫁妝,,先由男方證婚代表用英文簡單說明來意「我們的兒子想娶你們的女兒」後,再由男方的母親致贈嫁妝給女方。隨後由女方母親致贈花環,代表接受新郎Selo的提親,由女方父母站在新郎兩旁,牽起新郎Selo的手緩緩接受現場親友祝福步入證婚桌。

出乎矮夯北意料之外,現場的司儀除了以印尼文主持外,男司儀竟然還能夠以土耳其文進行,側面了解男司儀曾經在土耳其念過宗教學校,故能夠以流利的土耳其文主持證婚儀式。

Selo 2017年證婚儀式與伴郎合影

證婚儀式與穿著印尼傳統正式服裝Beskap的土耳其伴郎合影

就在我還在讚歎司儀的土語流利程度後,會場後一陣驚呼,原來是伴娘領著精心打扮的新娘入場了,氣勢震懾讓全場的手機鏡頭像是飛蛾撲火餓虎撲羊般此起彼落拍個不停。而後,在一長串誦經文的祝禱之後,新郎Selo與新娘Fitri在眾人的見證下簽下了婚禮協議,代表雙方正式結為連理,上午的證婚儀式也在親友團在笑僵的新人旁瘋狂地拍照中,暫時告一段落。

 

五星級豪華婚宴

以土耳其傳統致贈新娘手鍊祝福新人百年好合

以土耳其傳統致贈新娘手鍊祝福新人百年好合

相信我,這個婚宴場地是我參加過最豪華的婚宴,沒有之一。

挑高寬闊的場地、火樹銀花的裝飾、現場樂隊的演出還有目不暇給的印尼與土耳其佳餚,讓矮夯北嘆為觀止。聽說新娘Fitri的家庭重金禮聘印尼阿Ken擔任婚禮主持人並邀請印尼黃小琥勁歌表演,馬上炒熱現場氣氛,讓印尼賓客有視覺、聽覺更有味覺的多重享受。

身為土耳其人的伴郎群們,站在新郎Selo後方緩緩陪著新郎走向晚宴的場地中央,新郎Selo在中央的舞台單膝跪下接過場地另一端走來的新娘Fitri與伴娘們,接著兩支隊伍像是水乳交融般,一同走向富麗堂皇的婚宴主舞台,不誇張,舞台大到可以辦場校園演唱會了。

印尼式的婚宴不像我們圓桌用餐,印尼人喜愛站著吃把費,與親友賓客交談的氣氛。還好,還有一區是保留給伴郎與伴娘的座位,讓矮夯北可以稍稍的喘息。

接著趁著新人稍微休憩之際,矮夯北趕緊衝上主舞台,親身將準備的紅包直接交給老朋友新郎官Selo,我知道我可以在報到處直接交給收禮金的,但矮夯北希望能夠親自的與新人傳達祝福之意,希望他們收下這微薄之禮。

來自土耳其的伴郎們,也依照土耳其傳統婚禮習俗,在婚禮中將錢幣用別針別在男主角Selo西裝胸前,也準備一條手鍊給新娘Fitri,讓她感受到土國來的祝福與心意,緊張過度的伴郎手抖了半天都無法成功將手環扣在新娘的手腕上,也讓新郎Selo與新娘Fitri都笑了開懷,現場喜悅的笑聲從爪哇海傳回馬爾馬拉海。

趁著婚禮的最後,土耳其伴郎起鬨請音控播放土耳其耳熟能詳的婚禮國歌「Ankara Bağları」,接著新郎新娘跟著伴郎們,瘋狂的圍成一圈跳舞狂歡,慶祝兩人的共結連理,雖然賓客漸漸離去,佈景也慢慢拆卸,但是在音控斷電之前的那一刻成了永久的回憶,那一夜的雅加達非常土耳其。

 

恭喜,Selo與Fitri有情人終成眷屬,也祝他們百年好合。

 

矮夯北
矮夯北Ayhan bey - 2004年,某天,我聽了奧罕‧帕慕克政大演講,我的一生從此轉變。2006年環繞土耳其,那是我一生中最愜意的時刻,而我卻不知道。非土語系畢業生,卻又土心積慮的10年來一直在土語圈子裡繞啊繞,希望未來有那麼一天在直腸上,喔不,職場上能夠土破重圍,土近甘來。
旅遊咖20170210-03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