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跨境出兵庫德族出訪沙烏地 土耳其解除室內口罩禁令


取材:聯合電子報、中時電子報、BBC中文、新華網國際、TRT Haber、Daily Sabah、Cumhuriyet、DW Türkçe、Milliyet

 

對庫德族用兵、出訪沙烏地,土耳其軍事、外交大出擊

4月18日,土耳其國防部、內政部相繼宣布,已「跨境」針對伊拉克北部接壤土耳其邊界一帶的「庫德族工人黨」據點進行清剿。此次軍事任務稱作「爪鎖行動(Pençe Kilit Operasyonu)」。從2019年5月開始,土耳其就展開針對庫德族工人黨的軍事動作「爪子行動(Pençe Operasyonları)」,爪鎖行動已經是第八次。土耳其國防部稱這些行動是在尊重伊拉克國土完整的框架下進行,目標「只有恐怖份子」。由於時逢俄、烏衝突期間,外界解讀這是歐美列強「默許」的行動,就連「被入侵」的庫德族自治區政府、「主權國」伊拉克政府都只發表簡短的聲明「譴責」土耳其的行動。

眾所周知,庫德族工人黨(PKK)是歐美等西方國家「認證」的恐怖組織,但是旗下的人民保衛軍(YPG)卻也是反恐戰爭中對抗「伊斯蘭國」的先鋒部隊,也是敘利亞的反政府武裝之一,戰鬥力深獲肯定。然而矛、盾的情結在伊斯蘭國衰敗後又重新浮現,西方勢力逐步撤出之後的權力真空造成庫德族、土耳其、敘利亞(背後的影武者俄羅斯)互相爭奪,一旦失去「馬前卒」地位的庫德族只能重回檯面下,繼續進行「不對稱」的對抗。

4月28日,埃爾多安前往沙烏地阿拉伯進行2天的訪問,除了與國王薩爾曼(King Salman)會面,還會與「實質掌權」的王儲薩爾曼親王(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進行會談,與土耳其同行的代表團有內政部長、國防部長、司法部長、衛生部長、財政部長、觀光文化部長、總統府發言人等多位要角,埃爾多安對於開啟與沙國的「新時代」有期許。這是自從2018年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哈紹吉(Jamal Khashoggi)遇害之後,兩國首度有元首級的接觸。

哈紹吉堪稱「一生監督薩爾曼親王」,也是中東地區最具影響力的記者。2018年10月2日,哈紹吉於沙國駐伊斯坦堡的領事館內「失蹤」,之後被證實遇害。美國情報機構的解密文件顯示這場「暗殺」行動是薩爾曼親王批准,之後土、沙兩國關係即陷入冰點。不過,一切「事過境遷、利益大於一切」,2022年1月初,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Mevlüt Çavuşoğlu)出訪沙國,外界嗅出「破冰」信號, 4月7日,伊斯坦堡的法院對涉嫌殺害哈紹吉的26名嫌犯進行判決,將本案移交給利雅德(Riyadh)當局。也為埃爾多安的出訪鋪平道路。雖然沙、土兩國在哈紹吉事件後互相叫囂、制裁,但是雙方商業往來在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後不減反增。現在老國王年事已高,實質掌舵的親王雖然對於宮廷統治、異議人士出手殘酷,但是對於民間卻展現其「開明」的作風,加上土耳其近年來深受沉重的通膨壓力,亟需外界的資金活水,這也是埃爾多安願意與薩爾曼碰面「搏感情」的原因。

 

俄、烏衝突持續,土耳其努力保持「平衡」的立場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25日前往土耳其與埃爾多安碰面,商討俄、烏衝突的議題。隨後轉往俄羅斯會面後也再度在電話中與埃爾多安說明與普丁的溝通狀況,土耳其也表示準備好支持由聯合國領導的人道主義小組與撤離。聯合國發表聲明指古特瑞斯與埃爾多安的共同目標是盡快結束烏克蘭戰爭,強調現在急需人道走廊有效疏散平民,也要送援助去給受到影響的社區。

Antonio Guterres (01010965) (47944056822)

古特瑞斯表示支持土耳其的「外交努力」,特別是外界關注馬立波「亞述鋼鐵廠」開通人道走廊、敦促兩國外交部長再度會晤、烏克蘭希望土耳其成為安全的「擔保者」。土耳其表示願意在調停戰爭上給予雙方最大支持,也同意應烏克蘭願成為「擔保國」,也會將這次會談的內容與莫斯科、基輔雙方高層交換意見。同時埃爾多安也有與普丁和澤倫斯基保持聯繫,表示願意跟進提供協助。

除了外交上持續斡旋,土耳其也對俄羅斯「加壓」關閉領空,4月23日開始即禁止俄羅斯軍機、民用飛機穿越土耳其飛往敘利亞,為期三個月,埃爾多安已知會普丁,俄國外交部回應理解土耳其決定。增加機艦巡邏東地中海、黑海濱土耳其控管的水域、空域,慈善團體前往羅馬尼亞、斯洛伐克、波蘭幫助烏克蘭進行民生物資運送、難民收容。最近許多國家開始討論加入歐盟與北約,希望保障自身安全,土耳其也忍不住抱怨歐盟至今30多年仍把土耳其「拒於門外」,忽略8千多萬土耳其人「融入」歐洲的期盼。而針對能源問題,土耳其再次提出了自己可作為歐盟能源安全伙伴的優勢,與莫斯科的友好關係更是其他歐盟成員沒有的,外交部次長更說如果土耳其是歐盟成員,或許今天俄、烏衝突就可避免。

德國的智庫也提出烏俄戰爭對土耳其跟歐盟的影響,土耳其短期內因為地緣政治與經濟考量會與西方在北約和歐盟的框架下行動,但長期來看要達成全面戰略一致是遠不確定,土耳其國內存在反西方的聲音以及歐洲諸國政治領袖對土耳其狀態的信任度都有待加強,另外埃爾多安個人的政治考量也是左右的關鍵。

 

取消室內口罩禁令,土耳其逐步解封「恢復常態」

4月26日埃爾多安總統在內閣會議後宣布取消室內戴口罩的規定!土耳其終於走出疫情的陰霾,鑑於近期的新增確診人數都低於3000人,總統表示,疫情已不再是大規模威脅,歐洲國家正陸續取消相關限制,土耳其也來到此階段,政策將依照現況持續調整,全面取消室內戴口罩的規定,但大眾交通工具、醫療院所仍須配戴口罩,直到每日病例數降至1000以下,建議慢性病患者與高風險族群繼續配戴口罩,國產對抗新冠的藥物會免費提供給公民。

現在在土耳其室內外皆不會強制戴口罩,取消使用HES健康碼制度,無症狀者將不會被要求採檢,一切都很自由。

土耳其自疫情初始至今累積的病例數仍在排行榜上前10名。伊斯坦堡等高密度人口的城市開設新的專責醫院,大型公共空間也改成臨時病房。疫情頂峰階段,蓋在舊伊斯坦堡機場的「方艙醫院」還從臨時組合屋改建為永久建築,設為「穆拉特・迪門奈爾教授急診醫院(Prof. Dr. Murat Dilmener Acil Durum Hastanesi)」凸顯出土耳其的病例數「爆炸式」增長。

網路照片:醫院空拍照與機場跑道

為了避免病毒肆虐,政府也動員起來打疫苗,目前已超過5300萬人完整接種疫苗,達人口62.9%,衛生部長繼續向民眾喊話,風暴已過去,但疫苗的重要性仍在,去年12月底起,接種兩劑中國科興、兩劑輝瑞BNT(Pfizer-BioNTech)已滿3個月者,能預約再施打加強劑(第5劑疫苗),並可選擇科興(滅活)、輝瑞BNT(mRNA)及土耳其國產疫苗Turkovac(滅活)。隨著疫苗的施打率上升、群體免疫的因素,如今土耳其的新冠加護病房患者數減少,當局也決定將臨時型的收容中心陸續退場,幾個「熱點」仍保留專責醫院(舊伊斯坦堡機場的醫院先封存50%量能)以備不時之需。

 

[vivafbcomment]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