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入歐公投」、「死刑公投」接力,土耳其「投上癮」?


取材:聯合新聞網、中時電子報、BBC中文網、法廣RFI 、香港01

 

「推入歐公投」、「死刑公投」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5月1日接受印度電視台專訪時表示,土耳其將舉辦公投決定是否繼續爭取歐盟會員國的資格。埃爾多安說:「土耳其將選擇接下來的道路,舉辦類似英國脫歐的公投,因為歐盟既不「真誠」也不「誠實」,讓土耳其在歐盟大門外苦等。」此外,「死刑公投」也是另一項話題,土耳其政府也磨刀霍霍。

完整訪談看這裡,有關歐盟話題請從29:00開始觀賞。

土耳其是穆斯林占多數人口的國家,隔著博斯普魯斯海峽與歐洲相望,自2005年開始進行加入歐盟會員國的協商,但進展不大。在4月舉辦重大公投擴張總統權力後,歐盟曾經表示對土耳其有沒有努力達到歐盟人權標準和法治,必須提供更清楚的訊息。然而,埃爾多安顯然並沒有屈服壓力,反而講話的聲量越來越大聲。透過各種專訪的場合強烈批評部分歐盟國家,也使得土耳其與歐盟國家的關係轉冷。

延伸閱讀:政變後眾人之怒,土耳其死刑論戰捲土重來

土耳其法律相關內容說明:土耳其為了加入歐盟所作的一系列法律改革

 

德國:廢除「廢死」,就別想加入歐盟

梅克爾在5月3日在接受「科隆城市報」採訪,記者在提及歐盟與土耳其簽訂的難民條約時,一併要求梅克爾評論有關土耳其想續推兩項公投的議題。梅克爾做出了「不得廢死」的宣示,她還表示:「土耳其若想加入歐盟就不能恢復死刑,這一點將是加入歐盟的基礎」。

身為總理也是歐盟的「領頭羊」,梅克爾首先對於歐盟和土耳其簽訂難民條約是讓土耳其有「勒索的籌碼」予以駁斥。她表示:「難民條約符合土耳其利益,因為這對打擊土耳其沿海地區的犯罪組織起著重要作用。土耳其已接收三百萬敘利亞難民,歐盟會按照條約規定為土耳其提供經濟幫助。」梅克爾認為歐盟與土耳其進行良好交往符合雙方利益,但如果埃爾多安堅持重新引入死刑,等於「打碎了土耳其入歐談判的基石」,她會密切注意土耳其「令人憂慮的」情況並發表看法。

「加入歐盟的首要條件就是沒有死刑,既然德國反對死刑,也就沒有討論的餘地」- 梅克爾。

梅克爾會這樣說,主要是針對埃爾多安在5月2日對歐盟發出了「最後通牒」,他威脅稱,歐盟除了重新開啟土耳其入歐談判外沒有別的選擇,「如果不開啟的話,再見 ! 」據報導,歐盟在去年十二月已經決定,將陷入停滯的土耳其入歐談判持續冷凍。德國政府發言人強調,如果土耳其想推「死刑公投」,土耳其駐德國的領事館及大使館將不得用來作海外投票所。

 

土耳其將會在北約高峰會爭取曝光度

Emmanuel Macron (11 décembre 2014) (1)
土耳其總統府消息人士指出,埃爾多安在5月8日致電法國總統當選人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表達祝賀之意。他向馬克宏表示「法國總統大選結果增加歐洲聯盟未來的希望」。聲明指出,兩位領袖都強調土、法的關係很重要,土國和歐洲聯盟的爭議也必須妥善處理,兩人也預約5月底在布魯塞爾的北約組織(NATO)高峰會上會晤。據了解,北約各會員的領導人都將出席這場高峰會,包含美國總統川普、德國總理梅克爾、法國總統馬克宏、荷蘭總理呂特。對於土耳其來說,出席國際大場合絕對是露臉的大好機會。

 

土耳其的「歐盟夢」未完待續

土耳其加入歐盟的困難大致來自三方面:在亞洲的面積太過廣闊、經濟條件較差、穆斯林人口眾多。

反對土耳其加入歐盟的主張者,不乏「地緣因素」。因為土耳其國土有97%在亞洲,加入歐盟會使得歐洲的「政治面積」擴大,將與伊拉克、伊朗、敘利亞接壤,這將使得西亞、高加索地區不安定的成份容易透過土耳其傳染到歐洲。再者,土國現在接近8000萬人口加上1.7%的成長增幅,預計2020年之前就會超過德國成為「泛歐洲」人口最多的國家,可是這樣的人口、市場紅利換算而來的經濟規模,卻僅有歐盟平均的30%左右。言下之意土耳其仍算是個「窮國」;歐盟對於下轄各國的農業、偏鄉地區均有共同基金加以補助,這早已被不少人批評是個「錢坑」,土耳其加入歐盟,將會對已經捉襟見肘的歐盟財政形成更大負擔。

另一個關鍵是「宗教因素」,對比也在排隊等候加入歐盟的阿爾巴尼亞和波士尼亞,兩國經濟狀況比土耳其還差,而且擁有一定數目的穆斯林人口,但他們面積很小,不會給歐盟造成大問題。相反地,土耳其人大多數都是穆斯林。在近年穆斯林族群與歐洲國家爭議漸多的情況下,歐盟國家對土耳其缺乏認同感(當然包括埃爾多安的口無遮攔),造成入歐程序更停滯不前。

 

小結:各取所需的政治現實

土耳其政府想要將「恢復死刑」、「入歐」兩個議題都訴諸公投解決,但嚴格來說這兩個議題卻互相衝突。因此有部分專家認為土耳其要如何安排公投項目的「順序」,將會左右土耳其未來的外交路線走向。

Noose, Old Austin County Jail, Bellville, Texas 0130101348BW

對於土耳其來說,希望在2023年共和政體建國一世紀時完成多項指標建設,例如成為全球10大經濟體、至少10項國際性品牌、中東往歐洲油氣的樞紐、2000公里的高鐵建設、國際港口、機場現代化、伊斯坦堡為貴金屬等金融交易中心之一。這些「願景」在2013年開始至今幾乎都已經上路推動,部分建設還湊巧搭上了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的順風車 ; 土耳其想恢復「帝國夢」的雄心不言可喻。倘若真要委屈自己,甚至要改變態度尋求加入跟自身文化有衝突的歐盟,是否符合利益也是種矛盾。

不過,多數的觀察家仍然相信,不管過程有多崎嶇,安卡拉政府都不會放棄和歐洲結盟的機會。土耳其的歐盟關係專家魯梅利利(Bahar Rumelili)表示:「與土耳其保持健康關係,象徵歐盟是個兼容並蓄、具備改革能力的國際要角,這點對歐盟沒有害處。」與歐盟保持好關係對土耳其政權來說非常重要,就算沒有實質進展,也必須要持續接觸。土耳其雖然挾著難民問題掐住歐盟的咽喉,也讓歐洲人覺察到想要孤立土耳其是個錯誤,損害歐盟「包容不同聲音」的形象。因此,各取所需卻又保持一定距離,或許是目前土耳其、歐盟政治的「最大公約數」。

 

Web
Webber,學生時代,同學朋友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 一直以來就對 土耳其這個橫跨兩塊大陸之間的國家充滿興趣。也是我第一個造訪的歐洲國度,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經濟正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旅遊咖20170210-03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