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人道主義高峰會於土耳其召開,無重要結論的大拜拜


取材:中央社、BBC中文網、法廣RFI、聯合新聞網、美國之音、台灣醒報

 

首次召開,地點、時機都敏感

UN Secretary-General Ban Ki-moon
約180個國家的領袖和代表於5月23日齊聚在土耳其伊斯坦堡,出席第一屆世界人道主義峰會,這是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上圖)在4年前就開始構思的會議,終於在今年順利達成峰會進行。召開的地點、議題設定都具敏感性。峰會為期兩日,包括七場由國家元首出席的高層討論會,以及多場特別會議等。會議結束後,聯合國將會撰寫報告,歸納與會國的承諾,並對人道主義行動作出裁示。

全球目前大約有1億2500萬人需要接受人道援助,其中6000萬人流離失所,潘基文呼籲各國政府和各界人士致力在2030年前,將因為天災和各種衝突所致無家可歸的人數大幅削減一半。

峰會東道主土耳其收容超過200多萬名難民,是全球接收最多難民的國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下圖第一排左三)表示希望峰會可以鼓勵更多國家,承擔起緊急危機下的國際責任。德國總理梅克爾發言時形容,人道危機是一場災難,各國間需要就人道原則尋求一個新的共識,並確保援助物資可以送到有需要的人手上。

Leaders' Family Photo

外界關注土耳其和德國的互動

外界除了關注會議進行的成果,更關心與會的德國總理梅克爾(下圖)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之間的互動。埃爾多安在峰會正式召開前與梅克爾進行閉門會面,兩人討論歐盟對土耳其公民實施免簽證安排。梅克爾會後表示,有關安排未必能按照原本預期於七月開始實施,因此外界解讀埃爾多安的如意算盤已然落空

歐盟和土耳其早前達成協議,由土耳其出面接收從歐盟各國退回不合資格的難民,換取土耳其公民到歐洲旅遊則可獲免簽證安排。僵局在於歐盟要土耳其對其反恐法進行改革,使其不再受到濫用,成為打壓政治對手的工具。但安卡拉政府拒絕修訂反恐法,認為這是內政問題不能「量身訂做」協議陷入瓶頸。梅克爾重申土耳其政府必須達到歐盟的所有條件才可以取得免簽證安排,土耳其則指若歐盟不遵守承諾有可能會中止雙方協議。延伸閱讀:免簽議題,土耳其、歐盟關係再現波瀾

梅克爾指出,對於土耳其議會超過四分之一議員的豁免權被剝奪,讓她相當擔憂。梅克爾說,庫德族工人黨在德國也被列為恐怖組織,打擊該組織當然是重要的。但是庫德族必須要在土耳其獲得公平的生存機會 ,他們也應能夠享受到國家的福祉和發展。

World Leaders Inaugurate World Humanitarian Summit

 

土耳其總理走馬換將,土、歐盟預料將再起衝突

曾任交通部長,現年60歲的耶爾德勒姆(Binali Yıldırım)一如預期,在土耳其執政黨「正義與發展黨(AKP)」的特別會議上,以唯一候選人的姿態獲得1470選票中的1405票當選黨魁,同時根據黨傳統出任總理一職。新總理人選出爐後,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隨即發表講話,批評歐洲沒有盡力分擔土耳其的難民問題,要求歐洲接收更多的難民。

外界認為,前總理達夫托格魯(Ahmet Davutoğlu),在許多議題上與埃爾多安出現嚴重分歧。而被視為「乖乖牌」的耶爾德勒姆在周日(22日)明確表示,新政府會優先推動建立總統制,以鞏固埃爾多安對權力的控制,更揚言:「埃爾多安的道路就是我們的道路」。

新任總理與前任總理風格迥異,對歐盟、土耳其的難民協議似乎不感興趣,這將使土耳其和歐盟的關係,特別是在合作解決敘利亞難民危機協議的實施等方面蒙上陰影,還會對土耳其的經濟成長增加不確定性。

Humanitarian Principles
 

 結語:一場只有一個A咖的大拜拜

由於缺乏強權參與,觀察家指出世界人權峰會僅有象徵意義。大部分先進國家的領導人不會參與,也不會追究有關違反國際人權法的責任。甚至連一直致力於國際災難救助的無國界醫生組織也表態退出,今年的高峰會淪為儀式,甚至外界都把目光擺在土耳其和歐盟之間的口水戰,以及土耳其總理換將後對於土耳其政體變化的新聞。雖有土耳其第一夫人的演說又拉回一點鎂光燈,可惜議題仍然失焦。

「紐約時報」指出,美國總統歐巴馬與國務卿凱瑞確定不會出席世界人權峰會,將由美國國際開發署負責人史密斯代表參加。而俄羅斯總統普丁也拒絕了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的呼籲,包括尊重現行國際法、防止區域衝突和更多的資金援助。少了兩個對敘利亞問題著墨最深的強權領導人,峰會難以產生實質上的約束力

唯一參加的A咖領導人只有德國總理梅克爾。而先前遭受美軍、敘利亞政府軍攻擊(誤擊?蓄意攻擊?)的無國界醫生組織也退出此次峰會,他們稱此次會議只是善意的遮羞布。聯合國原本期望峰會將把解決無國界醫生組織的問題視為優先事項,包括交戰各方將給予人道援助以及給予通行權力的問題;沒想到各重要單位都缺席。國際移民組織總幹事威廉表示,國際人權法在各方面都受到強權的侵犯,是因為各國缺少政治勇氣和參與這項議題。而且聯合國每年雖已花了250億美元於此,但仍然有約150億的資金缺口。

美國NGO聯盟副總裁帕特里夏指出,她對歐巴馬沒有出席很失望。她希望這次會議將產生具體措施,以減少武裝衝突中對平民的傷害,並恢復對國際人權法的尊重。挪威難民理事會秘書長埃格蘭也撰文指出,即使有足夠資源,目前的人權危機早已不是救援人員可以自行解決的,政治手段的介入十分關鍵。

Leaders' Family Photo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