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土耳其地方大選,牽動埃爾多安的「政治行情」


取材:中央社、土耳其國家廣播電台、法新社、中時電子報、聯合新聞網

 

前情提要

3月31日是土耳其的省市地方級選舉,成績好壞與否自然是各方注目的焦點。選舉前夕,紐西蘭基督城的恐攻、里拉再次波動、國際勢力牽絆,總統埃爾多安所領導的土國執政黨-正義與發展黨(AKP)左支右絀,外界預估這次「期中考」成績會讓埃爾多安臉上無光。不過「超級大總統」名聲絕非虛假,埃爾多安對內以「國家生存」的主軸呼籲選民續挺,砲口更對外「火力全開」反擊的聲量驚人。今日(3/31)就是投票日,選民取向如何?一起來看!

上週整理報導:2019 土耳其地方選舉在即 檢視埃爾多安的「期中考」成績

 

基督城恐攻,催熱選情的「助燃劑」

紐西蘭基督城於3月15日發生大規模槍擊案,28歲澳洲公民塔倫(Brenton Harrison Tarrant)持槍前往城內兩座清真寺,殘殺正在進行主麻日午禱的信眾,造成50人死亡近百人受傷。土耳其「自由日報(Hürriyet Daily News)」報導,土耳其情報官員初步調查發現,塔倫分別在2016年3月17至20日、9月13至10月25日,入境土耳其,兩次停留共計約45天。行程結束後,當事人陸續出入塞爾維亞、蒙古、克羅埃西亞、波士尼亞、保加利亞;保國警方已經證實兇嫌曾在2017年11月參訪幾處奧斯曼帝國與保加利亞王國交戰的古戰場。土耳其官員已表示,希望與巴爾幹國家組成調查小組,調查兇手的旅遊行為,同時要查出當事者在土耳其境內活動時跟哪些人有過接觸。

巴爾幹地區與奧斯曼土耳其有關的景點,歡迎到巴爾幹旅遊說書系列

New Zealand Deputy Prime Minister Winston Signs the Department Guestbook

紐西蘭副總理皮特斯(Winston Peters)將以觀察國代表身分出席3月22日伊斯蘭合作組織(OIC)執行委員會緊急會議,共同商討因應對策。槍擊事件發生的當下,兇手採用「直播」手法將行徑「無碼」發送,加上當事者曾造訪過土耳其,對於「聖索菲亞大教堂」也指指點點,甚至有媒體認為他曾經可能設定「暗殺」埃爾多安總統,因為難度過高而作罷,對此「天上掉下來」的選舉大禮,埃爾多安不會放過任何一絲機會強烈反擊。除了公開播放下架禁播的「槍擊過程」,激起土國民眾的同仇敵愾,對於遇害的穆斯林表達慰問,並指派高階官員前往紐西蘭「好好談談」事件的處置方式,同時也強烈批評西方國家的領袖們「你們做了甚麼」?(事實上,除了教宗發表弔唁並呼籲各界冷靜,西方各國的「譴責聲明」幾乎流於形式,實際作為遠不如紐西蘭國內民眾自發的行動,還有紐國女總理「接地氣」的包容與執行力)。

甚至挑起一次大戰期間,紐、澳聯軍兵敗加里波利(Gallipoli)的痛處,擊中澳洲的不堪回首的過去。基督城「孤狼」的恐攻不只再次挑戰多種價值觀(穆斯林與基督文明、移民政策、槍枝管制),對於身陷泥淖的埃爾多安而言,這罐「助燃劑」一定要發揮到最大效益才行。

 

匯價波動,「經濟戰」成了選舉的關鍵議題

Visita Oficial delegación de Turquía

越接近選舉前夕,土耳其里拉匯率再次劇烈波動,3月23日的盤價一度觸及1美元兌換5.7里拉,對照年初的高點5.38里拉又貶了5%。對此土耳其央行出來喊話,強調會使用各種工具穩定匯價。埃爾多安也出面痛斥操縱匯率的投機客是希望土耳其陷入困境,企圖於31日地方選舉前為難土耳其,還特別點名是美國的投資機構在搞鬼。土耳其政府採用貨幣緊縮的策略,藉此打壓在市場的里拉游資。所謂的離岸隔夜交換利率(投資人在一段時間內以外幣兌換里拉的成本)成本飆漲了,受到打擊的外國投資人紛紛拋售里拉,造成土國股市大盤暴跌,本地銀行也承受不了壓力,紛紛停止提供里拉給作空的投資者。目前看起來「止血」的效果已有成效,但對於投資者而言,本地資金缺乏勢必墊高投資的成本,然而過多的游資會造成「投資」變成「投機」,埃爾多安的貨幣政策本質上希望「寬鬆」,但是在選情不利的情況下,強人也不得不對「經濟」低頭。

 

戈蘭高地是誰的?聖索菲亞大教堂是誰的?

3月25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命令,承認以色列擁有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的主權,引發輿論譁然。埃爾多安在第一時間就跳出來指出,華府的如此決定不可能被聯合國大會和安全理事會通過。以色列軍方在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期間從敘利亞手中攻占戈蘭高地西側約2/3土地,並於1981年宣布正式加以併吞,但從未獲國際社會承認。儘管川普作此宣布,但聯合國仍依國際法,重申戈蘭高地是被占領土地。歐盟的外交和安全政策代表茉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27日重申,歐盟立場「沒有改變」,美國的片面行動無助中東和平。埃爾多安也批評,海灣國家的「朋友們」沒有對戈蘭高地危機展現出堅定立場,大家都不喜歡現在的敘利亞是事實,但仍應該為其發聲。

埃爾多安除了對於戈蘭高地的主權歸屬大聲疾呼,也不忘拿出自家國寶「聖索菲亞大教堂」的歸屬問題做對照,他說:「如果有需要,穆斯林也可以到聖索菲亞教堂做禮拜」。形同打臉2018年9月土國最高法院的裁定,拒絕開放有「歷史地位」的建築讓穆斯林禮拜。當時穆斯林協會要求將聖索菲亞教堂恢復清真寺的用途,不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是將其納入「具歷史地位的博物館」作為世界遺產,因此法院作出穆斯林協會「無權要求變更建築地位」的裁判,埃爾多安的訴求也等於違反國際法。

DSC04541

1935年,土耳其國父凱末爾將軍將聖索菲亞大教堂改為博物館,並對外開放任何信仰的民眾參觀,被視為「融合、進步」的象徵。擁有教堂、清真寺雙重性質的特殊性,也一直牽動土耳其穆斯林社群的敏感神經,對照聖索菲亞教堂需要付費參觀,「藍色清真寺」則是免費參觀,如今埃爾多安藉著戈蘭高地的議題「順水推舟」拋出聖索菲亞「清真寺」的構想,同樣撼動西方社會的價值觀。即使是政治用語,埃爾多安的屢屢發言都精準到位,踩在對立者的痛處又能拿到政治資本。

「欲從政者,必先師法埃爾多安」這句話目前為止依然適用。

 

選舉結果很快就會揭曉,土女會再為各位整理各家的選後觀點!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