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大選在即,安全和社會分化問題正困擾土耳其


 

The main chamber.

土耳其大國民議會

取材:中央社、BBC中文網、新華網國際在線、美國之聲、國際日報

越近選舉關頭,亂象叢生

前言

土耳其民眾11月1日又要去投票了,這回競選也變得更加激烈。因為6月7日舉行的國會選舉,正義與發展黨(正發黨)在選舉中喪失了自2002年以來一直保持的過半數議席。受命組成聯合政府的總理達夫托格魯與其他黨派的談判後又以失敗告終。埃爾多安於是宣佈再次召集大選,希望正發黨能夠奪回多數黨地位單獨組閣,進而實現自己把國家政體從議會制轉為總統制的計劃。

不料,在10月10日在首都安卡拉的一個庫德族人和平集會遭遇炸彈襲擊,給這次的大選蒙上了一層陰影。對於安全威脅和恐懼,也正使得這個穆斯林民主國家走向更深層的社會分化。

 

大眾的顧慮

土耳其在2015年6月份選舉結束之後,由於黨派之爭而無法達成一致成立聯合政府,政府宣佈將於11月1日重新改選。7月下旬,在土耳其東南部幾處接壤敘利亞和庫德族聚落的城市發生多起恐怖攻擊,促使土耳其同時向國內反政府的庫德族工人黨武裝和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境內的目標發動空襲。此後,土耳其軍警與庫德工人黨武裝之間的衝突愈演愈烈。10月10日,在首都安卡拉一次發生兩起針對庫德族政黨活動的自殺式爆炸案,更是震撼土耳其全國。

然而,即便面對如此血腥的恐怖襲擊,土耳其全國也未必團結一致,各黨派事後繼續互相攻訐和指責,土耳其人和庫德族人之間、世俗派和傳統伊斯蘭派之間仍彼此對立。這種分化令不少人憂心忡忡。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和所屬的正義發展黨已經領導土耳其13年了。初期,正義發展黨的確為土耳其帶來社會穩定和亮眼的經濟成長。不料,從埃爾多安從總理掌政後期和當選總統後,對土國的異議人士由包容轉而積極打壓,導致自由派、庫德族、女性選民等票源逐漸流失。

批評人士指出,在埃爾多安給予庫德族等少數民族更多權利以及部分承認土耳其對亞美尼亞人的暴行之後,民眾就對解決社會分化問題充滿樂觀,然而政治氛圍卻在轉了一圈之後又回到原點,執政黨變得愈來愈保守和獨裁。最近,不滿政府處理首都爆炸案的人們在伊斯坦堡附近的澤伊雷克(Zeyrek),以插滿了親庫德族的政黨人民民主黨的旗幟以示抗議。

Ibadethane Zeyrek.jpg

澤伊雷克(Zeyrek),位於伊斯坦堡勝利(Fatih)區

執政者的盤算和引發的後果

土耳其的領導人們只在一點上有共識就是:「國家正面臨嚴重的威脅。」但各方在如何解決這些問題上有著很大分歧,這一分歧看來在加劇土耳其國內的分化。選舉將至各方情緒高漲,更是擴大動員力度;下屆政府的重大挑戰將會是如何去彌補土耳其社會日益擴大的分歧。

埃爾多安近來強調,若要國家恢復和平與穩定,唯有正發黨重新贏得多數黨地位和再次實現一黨執政。他在10月26日公開表示,11月1日的大選「至關重要」,土耳其應當以「更強有力的方式」重建在6月7日選舉中「受到損害的氛圍」,繼續向前行進。

橫跨歐亞兩大洲的土耳其與阿拉伯國家、伊朗和以色列一道被視為中東地區四大地緣政治力量。作為北約成員國的土耳其局勢不穩定,無疑會對中東乃至全世界造成影響。

Barack Obama addresses Turkish Parliament 4-6-09 2.JPG

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土耳其議會發表過演說

民意對政客的算盤潑冷水

然而,一些土耳其專家和選民均對正發黨捲土重來的前景說「不」,認為當前的形勢需要成立一個聯合政府加以應對。近期民調結果顯示,正發黨獲取多數票的可能性不大。

土耳其亞洲戰略研究中心主任蘇萊曼·申索伊(Süleyman Şensoy)告訴新華社記者,即便正發黨贏得足夠選票自組政府,他仍然認為聯合政府才是解決土耳其面臨問題的最佳選擇,包括敘利亞衝突和土耳其加入歐盟談判。他認為選舉結果最有可能的是正發黨與共和人民黨(CHP)聯合執政。

巴赫切謝希爾大學政治學者梅爾韋·奧茲德墨基讓認為,分化不僅對於土耳其,同時也對本地區的和平與穩定構成嚴重威脅。她說:「我們今天所親歷的並不僅政治上的分化,而是社會分化,這比前者還要更加危險。」她認為,聯合政府會發揮「調和」作用,原因在於政黨只有在參加組閣談判時彼此才會妥協。民調結果也顯示,曾經反對建立聯合政府的選民也改變了觀點。過去土耳其社會把聯合政府執政視為「災難」,現在有逐步接受這一觀念的趨勢。

 

NATO Ministers of Defense and of Foreign Affairs meet at NATO headquarters in Brussels 2010.jpg

土耳其在NATO軍力僅次美國

總結

每回選舉,外界都會討論結果「執政黨是否過半」、「朝小野大」、「聯合政府」等這些中外皆然的問題。然而,甚麼樣的結果最好可不一定!土耳其的民眾或許對埃爾多安有諸多不滿,期望新一輪選舉讓執政黨徹底死了「過半數領政」這條心;不過到底而言,土耳其內部社會階層、宗教派別、種族組織的差異存在陳年問題,這些不是一句「組聯合政府,才彼此妥協」就能解決 ;政府職位也不應該是「多少蘿蔔多少坑」的權力分配。這些,都還有待土耳其自己摸索出一套「土式規格」!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