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系史番外:吳北所知道的土文系


系史2

吳興東教授與安大阿克白校長

正篇閱讀:土女之母 ── 政大土耳其語文學系

身為土語系第二屆畢業生的吳北,畢業至土耳其留學後返國任教,歷經風雨飄搖的斷交時期,於1988年到1994年間擔任東語系系主任,當時東語系系內有韓文、俄文、土文三組,系主任的助教卻只有兩位分別從韓語組及俄語組畢業的兩位助教,吳北一上任系主任,便趁大家在操場升旗結束後向校長爭取助教名額。當時系主任直接對校長負責、由官方派任,所以在當時的校長張京育升旗給咱吳北隨口答應之後,吳北趕緊送出了公文申請,就怕校長忘記。土語組的第一任助教邱志忠學長當時還在綠島服兵役,受吳北徵招回來系上,從此土語組也有了自己的助教。

系史吳伯

右二,為吳興東老師

訪問時,發現有好多這個時代無法想像的事情。土女1990年後出生,解嚴是1987年的事,而土語組是在大環境的因素下所成立。說來有趣,東語系各組的成立都有一些「收復山河」的初衷。比如南韓和當時的中華民國一樣喪失了領土,同病相憐,當時的政府希望能合作一起收復失土統一,才設立了東語系韓文組;為了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才成立了俄文組;阿拉伯世界幅員廣大,也需要加強聯繫,於是有阿語組的成立;至於我們土文組,聽說是因為台灣和土耳其歷處亞洲東西兩側且都堅決反共,想來個包夾才成立的。另外,前段提到吳北在升旗時向校長要到助教名額,這個「升旗」的活動也是為了因應各國紛紛與我們斷交之後,為了提升士氣才每個系每天早上開始輪流升旗。

吳伯同窗

劉恩霖老師(前中)與五位吳伯的同窗

吳北升大學的時候,還要先填志願才能考試。校區一樣有今天的醉夢溪溪界,但只有山下的部分,全校有教育、新聞、政治、外交、邊政、財稅、國貿、會統、銀行、中文、東語、西語等12個系,其中邊政系(邊疆政治)之後成了社會系和民族學系。這些系在當時各個都很特別,且顯然是在配合政策下而成立。學生大約只有1千人。吳北聽了同班同學的話選了東語組,當時土文組只有3位老師,劉恩霖、馬明道、和任振華老師,3位老師都是穆斯林,那時候他們第二屆5位學生,對伊斯蘭教的知識就像今天土文系的學生一樣,知道一些規定,別的什麼說不上來,沒想到之後吳北在土耳其和師母結婚之後也成了穆斯林。

劉恩霖老師

劉恩霖老師年輕時的大頭照

想想看,一屆5個學生,誰敢翹課啊?創組的劉恩霖老師還同時在國防部擔任陸軍上校,大學時期在土耳其念參謀大學所以土語組的成立也取得了國防部的同意,一談起劉恩霖老師,吳北馬上說:3顆梅花!」3顆梅花就是上校,比中校高,再晉升就是少將,劉恩霖老師身兼數職,有時候甚至來不及換軍服就來上課了。吳北一班只有5個學生、主要的教職員又是上將軍人(還穿著軍服)、回家又沒有Google Translate也沒有《土漢字典》,能不認真上課?

劉恩霖老師笑開

笑開的劉恩霖老師

除了畢業的同組的5人之外,當年的東語系只有22人,俄文10名、韓文2名、阿文和土文各5人,照畢業照的時候,老師比學生還多也成為一個有趣的現象。同屆的五人和土語組的師生情同手足,畢業後有的學姊馬上結婚、有的在德國、加拿大定居、有的繼續任教,而我們的吳北完成土耳其的學業之後就回系上任教,擔任完系主任便交棒給下個世代了。

吳伯畢業照


老師比學生多的東語系畢業師生照

中土在1971年斷交前雙方都互有交換學生。吳北的學長、學弟林義民和黃啟輝、高苓苓都幸運在斷交前留學返國。這些學長、學弟後來都進了外交部服務。林義民學長是1988年赴土成立經濟文化辦事處的先鋒,當時吳北在當系主任、自己在安大念書的同窗學弟又是辦事處的代表,雙方合作下,由擔任系主任的吳北熱心積極地推動,和安卡拉大學開始了學術合作的關係。至於與畢爾坎特大學(Bilkent University)的姊妹校關係建立,則是另一件誤打誤撞的美事

話說當時吳北和師母帶領系上同學遊學團赴土,在飛機上時遇到一位畢爾坎特大學的老師,老師驚訝他們為何會土耳其語,吳北解釋了一番後這位老師便邀情吳伯、師母和學生去畢爾肯大學參觀。第二次去的時候吳北見到了副校長,相談甚歡,但當時並沒有要定下姊妹校的約定,回國之後按例寫了報告交給國合處,沒想到商院在半年後邀請了畢爾坎特大學的副校長來演講,也通知了吳北,之後,也許是商學院和國合處的主導下,英語授課的土耳其畢爾坎特大學也成為了本校在土耳其第二個姊妹校。


 

這些事情都在時代的洪流中消失了,有意無意和吳北提到了學校文化盃的事還有課程精實,記不清吳北給了什麼評論,但有句話倒記得很清楚:「若算妳25歲,而我明年就75了,我們差了半個世紀⋯政大好也罷壞也罷,有些事情如果現在不說清楚,以後就會從記憶中消失的!哈哈!」關於系史,吳北也給了我許多資訊和縱向路線一一去勘查,就待我橫向把它們都串起來了。真的就如吳北所說,每個人都是一本歷史,我們這個番外篇,大概也時不時地會繼續下去唷!

 

延伸閱讀:吳北講古土耳其大學排排站  

Çüen
歲月不知人間。
旅遊咖20170210-03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