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只有一個贏家」的土耳其政變


取材:聯合新聞網、BBC中文網、美國之音、新華網

 

一場「無預警」的政變

土耳其時間7月15日晚上10點,一群駐防第一大城伊斯坦堡的土耳其陸軍「第一軍團」小股部隊,會同在首都安卡拉的同黨,同時間於兩大城發動攻擊,並立即與效忠政府的政府軍及警察展開激戰,兩座連接歐、亞的跨海大橋和伊斯坦堡阿塔圖克機場立刻被叛軍占領,企圖切斷對外聯繫。另一方面,叛軍也攻佔電視台以自稱「國土和平會議」(Council for Peace inthe Homeland)的團體發表聲明,宣布實施戒嚴及宵禁,並表示發動政變是要「確保及恢復憲法秩序、民主、人權和自由,讓國家法律至高無上的地位獲得勝利」。並向國際宣誓所有前政府所執行的協議、合作框架都保持不變。

政變過程:持續更新!土耳其軍方發動反總統政變

 

亂象:互相指摘對方才是始作俑者

Darbe Teşebbüsü
事發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指控此事件為現居留美國前盟友,伊斯蘭教教士葛蘭(Fethullah Gülen)所策畫發起。不過,葛蘭否認參與政變,並且斥責軍方的舉動「愚蠢」。一個支持葛蘭的團體認為此次政變「怪異而有趣」,但否認團體參與破壞民主的行動,也擔心支持葛蘭的團體因此遭到新一波迫害。

政變輿論與葛蘭介紹:土耳其政變後續發展輿論觀點整理

另一方面,外界把矛頭對準埃爾多安,德意志新聞社(DPA)分析,以埃爾多安影響力,要自導自演製造政變並非難事,因為他處心積慮推動土國由內閣制轉型總統制,以掌控更大權勢。被埃爾多安指控為流產政變幕後黑手的伊斯蘭教士葛蘭也在16日於賓州自宅受訪時意有所指地稱:「政變可能是照本演出。」葛蘭的媒體顧問阿斯蘭多安更說,這次政變模式和過去無法相提並論,「沒經過縝密策劃,執行亂七八糟,且一切似乎都在埃爾多安掌控中,疑點太多了。

國際間對此事件處理態度多半謹慎因應,但也是有國家「幸災樂禍」,如埃及。法新社報導,埃及國營媒體「金字塔報」(Al-Ahram)斗大標題寫著:「土耳其軍方推翻埃爾多安」;小標題則寫著「埃爾多安正在消失」。「祖國報」(Al-Watan)報導:「軍方控制土耳其並罷黜埃爾多安」,將土國軍方1個派系在15日的未遂政變稱為「軍事抗命」。

兩國之間的怨懟,始於埃爾多安大力支持隸屬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的前總統穆希(Mohamed Morsi),穆希2013年遭軍方罷黜。埃爾多安經常抨擊埃及「政變」,觸怒開羅當局。土耳其發生未遂政變的消息於夜間曝光後,若干埃及媒體難掩興奮。紐西蘭電視台(TVNZ)也報導,埃及親政府的「國家之聲」(Sada el-Balad)脫口秀主持人穆沙(AhmedMoussa) 猴急地在節目上說:「首先,這是土國軍方內部發起的革命,不是政變;此事一定會成功!」這是Live On檔的節目,事後該節目過沒多久就被網路鄉民噓爆,但看得出來兩國積怨已久,打蛇隨棍上的用意很明顯。

 

評析:成熟的社會,軍事政變已不被民意允許

倫敦皇家國際關係研究院(Chatham House)歐洲事務助理研究員哈庫拉(Fadi Hakura)表示:「政變在開始前就失敗了」。他認為政變的策劃太過業餘,而且無法取得更廣泛的軍方支持而以失敗告終。這次的政變由軍方發起,理論上應該會獲各軍種全力配合,但這次陸軍多數主力部隊並未「一呼百諾」,海軍司令在事發當下就宣誓效忠埃爾多安,空軍、憲兵雖也有部分部隊譁變,但也很快被解除武裝,軍系無法統一命令鬧分裂就註定這是場鬧劇。

Cumhuriyet Halk Partisi

MHP logo Turkey

另外,政變也沒有來自政界或公眾的支持。國際社會雖對埃爾多安「意見很多」,但也對軍方魯莽的行動感到不悅和無法理解。回到土國內部,以繼承土耳其國父凱末爾遺志的世俗派反對黨共和人民黨(CHP)表示,土耳其已經經歷夠多政變,而且不想要「重複這些困難」。民族主義政黨民族行動黨(MHP)也站在政府這邊反對軍方干預,沒有民意相挺自然少了正當性和法統。

最後,民意不挺、土耳其總統透過擁抱社群媒體呼籲群眾上街,被認為這是扭轉整場政變的關鍵。事發當晚,軍方進佔首都圈主要媒體發布文告不久,在度假的埃爾多安即使用蘋果手機視訊Face Time功能,和CNN頻道主播連線發表談話,並且在Twitter(推特)帳號更新資訊,發動群眾上街抗議軍方的非法舉動;根據BBC在伊斯坦堡報導,當埃爾多安的視訊畫面散播出去,群眾也跟進響應了,情勢很快扭轉向支持政府這方。拂曉,政府軍、群眾和警方陸續對伊斯坦堡國際機場、跨海大橋、電視台等公家機構進逼,當埃爾多安的專機安全降落伊斯坦堡機場並公開發表談話,軍方的政變行動幾乎宣布失敗。

翻攝自youtube影片

翻攝自youtube影片

事後,有不少媒體用「埃爾多安用新媒體逆襲舊媒體」來作文章,他實現了一種脫離時間與空間約束的政治動員,軍方本想透過電視台來「代表土耳其人民」的努力化作泡影,原本占優勢的政變軍人瞬間被打成叛國者。埃爾多安常刻意打擊推特與臉書,還公開承認自己是社群媒體的敵人,但在此次政變的最初幾小時,儘管土國臉書、推特和YouTube都發生通聯受阻、封鎖,埃爾多安本人卻用社群媒體和手機程式為自己發聲,奪回主導權。

 

結論:政變結束,贏家只有一個,就是埃爾多安

「洛杉磯時報」說,土耳其對美國來說是個複雜而又難纏的盟友,埃爾多安總統在加強威權統治後更是麻煩。國際上,土耳其的局勢以及軍方對西方保持友好,對美國及歐洲非常重要,土國向美國提供空軍基地,支持美國對一些重要戰爭的軍事佈署,像是1990年代在巴爾幹半島,以及現在空襲敘利亞的行動。6月27日土耳其和以色列對於先前加薩事件的和解,也被視為土耳其在穆斯林與猶太世界扮演傳話者的例證。(相關事件請見:化敵為友,淺談土耳其外交政策的「髮夾彎」

Thaci-Erdogan2.jpg

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的資深歐盟特派員希斯,引述他的「土耳其消息來源」指稱「政變是演假的」「可以幫冒牌民主鬥士(埃爾多安)大忙」。這位人士便分析,土國可能提前大選,力保埃爾多安拿到壓倒性選票,確保他「繼續掌權10到15年,成為人民選出的獨裁政權」還預告「最慘的情況莫過於修憲,世俗主義徹底消滅,伊斯蘭出頭天」。英國「獨立報」也報導推特上網民以1933年德國國會大火做對照,德國當局以此為由大肆拘捕敵對勢力,並限制公民自由。影射埃爾多安效法希特勒當年作法。

整場政變會是自導自演嗎?

儘管各項陰謀論充斥,不過,德新社(DPA)引述了一位西方國安專家談話稱,儘管埃爾多安很勇於冒險,但不認為他敢於下重本,「這好像放火燒自己房子,卻得顧忌房子萬一燒個精光該怎麼善後。」

雖然政變陰謀論無從證實,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埃爾多安將是最大受益者。他的權位沒有因政變動搖,反而獲得鞏固其統治的契機。政變失敗後,軍方在政治上影響力大減,近年來尋求擴大總統權力的埃爾多安可望得到更多民意支持,他得挾民意推動內閣制轉總統制、修改憲法、限制軍方權力,如同俄羅斯總統普丁,傾權勢於一身的威權領導人。

 

經濟重創

土耳其的「流產政變」可能使經濟受到重創,並使投資人更加擔憂土耳其的政治不確定。為安撫投資人與穩定金融市場,土國央行17日決定提供銀行業無上限流動性。副總理辛賽克(Mehmet Simsek)也信心喊話,表示政府已掌控局面,將採取「一切措施」穩住情勢。

央行發表聲明指出,為維持金融市場的有效運作,將把對銀行業提供各種流動性的手續費降為零,且供應銀行業的流動性沒有上限。央行並表示,「將採取一切措施保護金融穩定,如有必要,還可以提高目前500億美元的外國存款上限」。

土耳其里拉對美元匯率15日重創近5%,創金融海嘯來最大的貶幅。里拉重貶,將推升通貨膨脹,政治不確定也威脅外人投資及觀光,經常帳逆差的壓力更重。全球資源顧問公司經濟學者伍瑟指出,「這是一次重大震撼,里拉的貶值便證明影響有多大」。

無標題

 

土耳其政變即便不成功也對該國的未來影響深遠,讓我們持續關注之!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