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投稿】一路向東的土耳其未知之旅


 在從希臘回土耳其(Rhodos-Marmaris)的船上,我一直在掙扎我該怎麼過我這趟旅行的最後一個禮拜,一方面是因為在希臘每天都和德國、西班牙女孩跑到不同的海灘曬太陽,已經覺得玩水玩夠了(而且也夠黑了),一方面是我的小旅伴在希臘找到了一個好歸屬想要在希臘多待幾天,這樣一來我一個人就可以比較彈性地去我真的想去的地方-土東。

 

在計畫中不斷被刷掉的土東

土東在我這次的計劃中一直被刪來刪去,因為接近敘利亞和伊拉克邊界,又是庫德族大本營,常被庫德工人黨(PKK)和伊斯蘭國(ISIS)恐怖攻擊,網路上幾乎查不到任何更新的旅遊資訊,所有人都勸我不要去,加上在西邊英文都不太通,到東邊更是不用想了,所以當政變發生後,我們把行程全部改到了西半部。

但其實這樣的猶豫也沒有持續很久,因為我知道如果不去的話我一定會後悔,所以在短短一個多小時的航程中我就決定改掉所有的行程前往土東,即便當時我所有的旅遊資訊只有一班16:00從費提耶(Fethiye)往東的巴士。(費提耶和馬爾馬里斯 Marmaris 是土耳其西邊的地中海度假勝地)

 

臨時規劃的土東之旅

我在馬爾馬里斯(1)住一晚,隔天一大早就拖著行李搭上小巴到費提耶(2)巴士站問票。我希望的行程是先到哈爾費蒂 (4)再去馬爾丁(5),但是巴士站也沒有人確切知道怎麼去哈爾費蒂(4),所以我決定參考巴士公司的建議,先買了一段費提耶(2)-尚勒烏爾法(3) 的巴士票,畢竟尚勒烏爾法 (3) 是東部大城,問路應該不難吧?

當時距離下午4點的發車時間還有幾個小時,我問賣票的人這段時間能做什麼,他跟我推薦兩個選項:去死海(Ölüdeniz)的山頭玩飛行傘,或者可以去每個星期二才有的Tuesday Market。在台灣坐過飛行傘覺得沒什麼興趣的我選擇了巴札。

正要問怎麼走時,賣票的那個人就說他的兒子Deniz在那邊有一間鬆餅店,可以順便載我去。

星期二市集

這個 Tuesday bazar 真的很大、很漂亮,從一條小河的兩側延伸,從水果到衣服到電燈什麼都有,背景就是死海出名的玩飛行傘的山頭。 Deniz很熱情地請我吃了很多東西,跟我分享了很多有關他的或者費提耶的事,Deniz跟我一樣都是21歲,但是看他做生意和社交的樣子一點都不像大學生,他還介紹了他的泰拳老師和英國朋友一家人給我認識。就這樣又逛又吃又玩3個小時後,本來打算沿著河散步回去,但Deniz堅持要載我回巴士站。下午4點,我搭上了這班往東的巴士,迎向未知的20小時。

搭上長途巴士

土耳其的巴士上都會有一個車少,不定時的推出餐車。我很幸運每次一個人搭巴士的時候都受到很多幫助和照顧,到休息站會買東西給我吃,飲料會多給我倒一杯,看到我旁邊坐不太正經的男生會主動幫我換到別的座位,看我睡覺睡得不舒服會叫我到最後一排躺著睡還拿外套給我當枕頭,雖然他們一句英文都不會說(每次都是講一串土文再加上比手畫腳,好像我聽得懂一樣)。

在車上度過了大概18個小時後,一個可愛的女孩上車坐到我旁邊,她是小學的電腦老師,只會很簡單的英文,但是感覺得出來她真的很想跟我聊天。所以我們就用英文和土文和google翻譯聊了許多許多東西,甚至我到尚勒烏爾法站要下車了,她還下車堅持要幫我拖行李,幫我找到往哈爾費蒂(Halfeti)的車子後才離開。而且這張照片明明都照到臉歪掉,她還是一直說我很漂亮。

 

從尚勒烏爾法(Şanlıurfa)出發至哈爾費蒂(Halfeti)

到了尚勒烏爾法,在這個女孩和許多熱心當地人的協助下,我很幸運地趕上一班即將發車往哈爾費蒂的小巴(3小時車程,沿路會經過很多待開發的小村莊,路況很糟,顛到胃快抖出來。而且這個小巴根本沒有時間表,但是沿路都還是會有人跳上車,完全不懂他們怎麼知道什麼時候車子會來。)土女備註:此處應是指土耳其的Dolmuş小型巴士,隨叫隨停,合法經營。

在小巴發車前,有很多當地人跑來跟我講話,請我喝茶,問我從哪裏來,怎麼會一個人跑到東邊,還幫我趕走一直想要跟我要錢的胖醜男(他一直跟我要小費,而且當時只有我一個女生,我真的有被嚇到)。那時候我心想,土東其實也沒有那麼可怕,天空一樣藍,太陽一樣大,人一樣熱情。

我真的很喜歡在土東的公路之旅,當窗外的風景從光凸凸的山變成一片片的平原和放牧的人,就算車上沒有冷氣,就算擋風玻璃上有彈孔,就算我根本不知道我要去的地方長什麼樣子或者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但只要一望向窗外,什麼陌生害怕的感覺都沒了,左右兩側都是那片肥沃了幾十個世紀、我心心念念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那片迦南。

終於在下午抵達了Eski Halfeti 。土女備註:eski是土耳其文「舊的、老的」的意思。哈爾費蒂是一個很小很小的村莊,就像幼發拉底河邊的一顆珍珠。遠遠的看到碧藍色的幼發拉底河我真的開心的不得了,連司機都笑了,這條留了幾千年的河比我想像的還要壯觀還要漂亮。

入住在哈爾費蒂(Halfeti)的河邊

司機很好心的陪我找到一家在幼發拉底河邊的旅館後,我跟他約好隔天早上7點再來這邊接我回尚勒烏爾法(Şanlıurfa) 巴士站,因為我有問到11點的巴士前往馬爾丁(司機會答應我也蠻訝異的,畢竟早上7點要到哈爾費蒂的話,他大概4、5點就要從尚勒烏爾法出發了)。這個旅館是石頭蓋的,就在幼發拉底河邊的山坡上,拉開窗戶就可以看到這條美麗的河。放下行李後我才知道我是這間隨意找的旅館當天唯一的房客,老闆說你就當我的客人吧,他當了我一天的小導遊,連住宿費都不跟我收。這個老闆才26歲,在幼發拉底河邊有一間旅館,兩艘船,和一間水上餐廳。安頓好行李後他帶我去他的水上餐廳吃午餐。他說一定要試試幼發拉底河裡抓的魚,很好吃。

吃完午餐後,他帶我免費搭了一趟boat tour,由他和他的朋友輪流開船,船往河的上游開到一個廢棄的城堡Rumkale後折返。土女備註:Rumkale是個堡壘,歷經亞述人、希臘化時代等政權控制,在歷史上是個重要戰略位置。搭這種遊船對他們來說就好像我們在日月潭採天鵝船那樣吧,但對我來說是特別幸運的,能徜徉在流了這麼長這麼久的幼發拉底河。那天所有的人都好開心,每一艘船上的人都會勾起小拇指,很有默契地跳起土舞。人說時間像一條很長的河,但那時候我真的真的覺得時光是靜止在西元前了吧。

回程的時候突然飄來一大片烏雲,接著開始下雨,山谷間的強風家雨水把大家都凍壞了,他們跟我說,這裡不常下雨,你很幸運。傍晚我才明白他們口中的幸運,是雨過天晴後的夕陽,在配上被晚霞染成墨綠色的幼發拉底河,比畫還美。

泅泳於幼發拉底河

下船後我問老闆我可以下去游泳嗎,他說這邊水深100米,所以帶我去河的另一邊比較淺的地方,拿了他船上的救生圈給我,讓我下去泡泡水。於是我完成了我的心願:在幼發拉底河游泳,而且那時候正是夕陽。

在水中玩了一陣子後,老闆說我可以先回房間沖個澡然後帶我去吃晚餐(我一整天已經不知道白吃白喝多少錢了)。我本來以為會是一頓普通的晚餐,沒想到老闆準備了一桌很豐盛的土耳其菜在他的船上。他還讓我掌舵把船開到幼發拉底河中間,他說我是個蠻厲害的船長。

那天是月圓的前一天,吃完飯後我們躺在甲板上看星星,船被山谷風吹著轉啊轉的,我們看著天空踢著水。那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在作夢,幼發拉底是一條留了幾十個世紀的河啊,是擁有多大的恩賜才可以流的這麼遠這麼久,從土耳其流進敘利亞再流進伊拉克,灌溉了幾千年肥沃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孕育出多少個文明,而我在21世紀來到這裡,她依然那麼壯麗,永垂不朽。

那天晚上我一直問自己,到底何德何能遇到這麼多好人。我一個人,拖著行李,沒有任何計畫的來到這裡,不知道有沒有巴士,不知道有沒有房間,不知道會不會遇到炸彈攻擊。只是為了圓一個夢,壯著膽子來到這個旅遊書都不一定會寫的地方,卻幸運的經歷了這麼多我想也沒想到夠我回憶一輩子的故事。

*土女提醒: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經歷與想法分享,土東絕對值得探險,但是安全至上! 請為自己做好準備!

 

作者: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c1 preset

Angel

90後,愛做夢、很有自己想法的女孩。因為總是在不同的時空下被擁有不同文化、說著不同語言的人感動,因此愛上旅行。會走進破爛的街角,會相信微笑請我喝茶的陌生人,會學習簡單的當地語言為了走進他們的生活。夢想是走遍全世界,但不只是過路人。

更多土東之旅的照片,請見Angel的部落格喔!

土女時代編輯部
集結不同背景的編輯們,呈現給網站讀者最全面的閱讀角度與觀點。 提供與土耳其相關、多元豐富的文章, 給認識土耳其的人一再回味;給不認識土耳其的人全新靈感。
旅遊咖20170210-03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